Home >  > 幸福需要自身来实现

幸福需要自身来实现

文/关中人

有一篇博文叫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说到国人一边诅咒体制的黑暗,一边又身体力行地做着维持这种不公平体制的推手,因为大家都知道:不按“潜规则”做事就会被推到圈外或淘汰。

我将国际间的各种制度、主义、人权、宗教等等比作这个花花世界。白糖自然好,但没有黄连它的甜味是要打折扣的,反之黄连离开白糖也要打折扣,但这两种东西人们都需要,也离不开它们。二者的关系是相互强壮对方,彰显自己存在的必要。所以我认为国际间拿主义、制度、人权、教派这些东西说事的人都是虚伪和徒劳的,那些攻击别人的需要和理由都是言不由衷的,用民间的俗话来说就是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说徒劳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两败俱伤没有结果,发动战争例外。

左岸.思文群是个思想碰撞的地方,常看到群里有为一件事或一句话理解不同,各自陈述理由较量半天,最后不了了之。作为旁观者我通常觉得一旦引起争执大多时候就偏离了它自身的含义,而辩论的双方各执一端无限延伸,大多数情况下将正反两方的观点综合起来就能全面阐述所争论的内容,旁观者清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可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旁观者未必请,当事者清。不然文艺工作者为啥要深入到基层和农村群众当中去,深入到作品提到的生活当中去。做个旁观者在室内不用风吹日晒就能写出好作品,有吗?有,梦幻小说可以这样写,但离不开现实生活作基础。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不能这样写。

所以说凡事没有绝对。立场不同,角度不同,观察者的差异会使观察对象在同一时间产生不同的现象,赋予不同意义,人类个体的差异也导致了价值观的多元化。孰对孰错除了当事者,谁能说得清。

按照自己的意愿胁迫别人是自私的,对被改变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改变实现了自身意愿与价值,但对被改变着来说就丧失者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我们每个人都是改变者,也是被改变者。伟人曾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但不得不承认在改变这些的同时,他也被这些改变。

快要睡醒的时候,潜意识告诉我:要得自己身受其益,先改变自己所在的环境。这是近几天一直在潜意识内寻找的答案。因为看多了人与人之间的争吵,利益之间的博弈,无论是在网上、书里还是生活中,牛人的观点,历史和现实社会里的典型事件,时刻摧残着我那颗敏感的心,让我疑惑、思考,生命和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我该如何去做?答案是每个人只能做好自己,控制别人是与有违天意的。

看看今天国内的空气污染,难道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一边喊着雾霭吞噬生命,交通赌赛,一边又都不放弃汽车,不放弃属于自己的那怕那么一点点小小的优越感。有人会说我可以放弃,但别人不放弃,我会失去的更多。再说比汽车尾气污染更严重的是化工、水泥、造纸、炼油厂等城市基础产业,老百姓自觉行动改善生活环境这些行动,和工业企业排放的垃圾与污染比起来,仅算九牛一毛。所以不得不又回到前面的话题:一边诅咒体制的黑暗,一边又身体力行地做着维护这种维护这种不公平体制的推手。

同环境污染和交通恶化这些情况一样,教育、医疗、交通、金融、治安、化工…哪一样不是被老百姓一边诅咒着不公平,一边又被传承下来的治理经验、手段、行业潜规则和政治利益、集团利益这些关系捆绑左右着,充当着维持这种现状牢固的钢缆。在幼儿园和小学,如果别的家长给老师送礼,就你自己不送礼,自家的孩子肯定在班里不受待见,为改善这种状况,只能违心送价钱更多的礼物给老师。

人类自诩为世上最聪明的动物,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从造访月球到此时的量子力学探索,这些都是其他动物所做不到的。但一群苍蝇般大小的原始的土蜂可以在山里追赶人跑几十里,狼知道只靠自己一只狼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有群狼围村之说。人在一些方面反不如野蜂和狼这样的低等动物有勇气和献身精神,女友被奸自己吓得在一旁观看,土地被抢走不能以命相争,诸如此类总有一部分人活得很悲催。被称为动物界最聪明的人类,却做了不少饮鸩止渴的事。我们都知道靠政府不出面仅靠自己一人是做不来的,然而政府由少数有特殊地位和权力的人把持着,有些事属于能力所限,有些是为维持掌权者自身利益有意为之,总之在没有受到相当触动不会主动改变当前那些不平等的规章制度。最愚蠢的事是自欺,最难堪的是向恶势力妥协,但有几人能做到不自欺不妥协。

一个事物能够长期存在自有其维持的原因,制度和环境也是如此,推广到人类自己也逃不出这个的缺陷,因为人类的贪欲和维护正义的精神产生了社会里的矛盾。有人把自己升华到神,讽刺的是被他人当一个会思考的工具。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自己手中的蜡烛,除了自救,自觉抵制黑暗,将自己的心灯点亮,别无他法。别人尚且自顾不暇,不把你拖进黑暗已算是善人了。黑暗与光明同住,魔鬼与我们同体,除了自己体内那个神,没人能战胜它。每个有独立思想的人注定是孤独的,前方的路要靠心灵去探索,对有信仰的人来说,为了光明,甘愿冒着随时熄灭自身生命的风险。

只有身边这样想且身体力行的人多了,才能驱走寒气,改变现有的环境。我不想改变谁,因为保持或朝着那个方向改变自己是每个独立个体的权利。但我要尽可能影响周围的人,点亮心灯,温暖自己,驱走黑暗。

左岸记:一点亮光也许微弱,却足于温暖身边的几许亲人、朋友,给予自己或者身边的人一个可能的启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