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习惯同道德及体制的关系

习惯同道德及体制的关系

文/杨亦勋

人的思维多取决于性格上的倾向,其言论多取决于被灌输的知识和主张,但其行为却多取决于他们长期养成的习惯。——培根

这是一句我心目中的至理名言,因为它是如此浅显地道出了社会学、国际关系学、甚至人类学都无法彻底解释的制度与民族性的差异的根源。

大禹传乘的中华传统美德,孔子的儒学理论使中国人的道德观有了系统化的定义,然而这一切似乎已成往昔,如今关于中国人素质差的无奈感慨,以至期望寻根求源以突破死角的声音此起彼伏。笔者倒也想引申培根多个世纪前的非凡锐利眼光来表述一下看法。

生活在恶劣环境下的生物,天长日久就形成了因生理适应需要而衍生的自我保护功能,如含羞草的“含羞”习性。而社会体制长久的良好就如同一个温室,使得人的适应能力不需要过度调节各项指标以达到发展所需要的高度水平,从而逐渐透支了习惯。清廉,整洁,礼貌,美观等温室的催生品已植根于人的习惯中,即使没被监督或提醒,人也自觉地知道该这样做——但其实他们根本不会意识这样做是否合理或是否符合道德准则——因为这是出于习惯。与之相对的则是在西方,人们通常赤裸裸地讨论性,表白对性的爱好,中国人难以理解。但这些国家的人们习惯于把此类行为当作开放式的正常话题,对生理适当需求的认可,并不以此为丑陋。但他们却不纵容性侵害,因为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习惯的尺度。

若要涉及意识,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意识是在对习惯经过筛洗后沉积下的重物,需要人们刻意去维护,去遵照。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平素的行为儒雅得体,达到社会精神风貌成功水准的日本人表面下却隐藏了或由过度生殖崇拜演变成的色情AV片;或有变态蹂躏女性的人体盛宴;或从来没有消除的武士道型军国主义崇拜;及一直以来把对中国道歉看成是一个“值不值得”的问题,不清楚尊严的享有是无种族和贵贱之分的偏激实用主义等一系列丧心病狂的嗜好或风气,从以人文文化角度出发的文明定义来看,日本不能算是一个多么文明的民族。因为决定人觉悟的是意识而非习惯。

但习惯的培养和改善也是必需的。中华传统美德中仁排在首位,但眼前出现了一种怪异的现象:大量的中国弃婴和孤儿被美国及西欧国家的人收养,数量之大实为罕见,关系比例之悬殊实令我不知道“悲哀”这个词是否足以评价道德沦丧的人心。而此现象似乎和中国人没有接纳未同自己建立亲缘,朋友,或其他直接干系的外人的习惯有点关联;而且这还是排除在《三字经》等培养意识的教材之外的。中国人的善良却表现在孩子跌倒了采用扶助而不是自勉的办法;对少年罪犯伏罪年龄的界限划分之苛刻(真是集体心理成熟度极低的表现),以培养学生走向社会为本职的学校却渲染“社会复杂论”封锁学生与社会的接触机会等等约定俗成的消极“宽容”上。这样缺少平等对话的宽容的本意就是:避免事情发生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让它开始。而以上述对比“很不宽容”的,种族歧视尚存的西方社会却没有出现中国社会匪夷所思的“本国出生人口外输”,“同住同享不同心的地域性偏见,少数民族偏见”等尴尬局面。

曾看过一位谭姓的北京新东方美国外教写的接触中国后的大量论述杂文,其中一篇关于中国父母与子女情,据他所述,中国父母为子女预购住房,持办婚姻等既费心又费钱的操心事在西方人眼里是一种高尚的美德。可惜这位善意的外籍友人似乎并不知道:中国的父母和子女间缺少他们那样主观发自内心的畅通无阻的沟通信任。

方才上网看到了一道跨国人际交往的测试题:大意为某先生和外国的生意伙伴失约了,对方很难堪地指责他怎么能欺骗朋友呢?某先生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不就是失了此约吗?最后的问题是要你回答某先生的言行不妥在哪儿。我真不明白这也能出题?!言下之意就是外国人骗不得,自己同胞就可以尽情骗了?当然了,这是我们的习惯嘛!

什么时候人们能真正意识到爱心和诚实的存在并转化其为习惯,或许真能解决许多悬而未决的难题吧!

思维模式

左岸记:注意你的思想,它们会变成你的言语;注意你的言语,它们会变成你的行动;注意你的行动,它们会变成你的习惯;注意你的习惯,它们会变成你的性格;注意你的性格,它会决定你的命运。一个人的思维习惯大抵来自社会环境的潜移默化,比如美国法制,法国浪漫,英国绅士,德国严谨,日本精致……那谁能简要概括一下我们的思维习惯吗?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