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反对汽车社会

反对汽车社会

雾霾污染愈演愈烈,我和我的一群朋友都常年组织一些治霾宣传活动,濮存昕也欣然应邀做地球家园网的形象大使,倡导人们身体力行,绿色出行。我们口喊口号很多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看反复发作的雾霾就知道我们还远未找到治霾的根本所在。由此,作为志愿者我有话想说。

文/张梦芯

我们不敢呼吸。

周围十面霾伏,天空就像一个巨大的毒气罐。

虽然号称汽车能带给人类诸多益处,比如感受风的速度、自由驾驶的快乐,比如方便快捷,拥有个人空间感等。但是,我们不需太多的科学知识,从生活经验中就可以知道,汽车社会带给了人们多少伤害。

且不说每年死于车轮下的人数有多少,交通拥堵、“四轮轮椅”怎样异化着人类的身体和灵魂,不断拓宽的公路和巨大的停车场怎样侵蚀了土生土长的家园,单就其尾气之毒害性,就足够骇人听闻。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吸汽车尾气是西方很流行的一种自杀方式。办法很简单:把车开进车房,关上门窗,启动汽车,空转一会儿,人必死。七十年代后,政府规约和技术进步使尾气的毒害大减,这种自杀方式便不再立竿见影。有讽刺意味的是,雾霾横扫中国,人满为患的医院里,癌症的普遍度比感冒还厉害。时下,含有大量尾气的雾霾正在霾(埋)葬人类。

今年春节期间,我碰到一位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他是地道北京人,他的数位亲人都罹患肺癌,母亲也因肺癌去世了……作为对空气污染进行了十多年研究的科学家,他说现在的污染是他“以前从没见过的”。多项调查报告显示,汽车尾气是形成霾的罪魁祸首。一辆汽车的排放量可能不足挂齿,但全国上亿辆机动车奔跑却会要了人的命。他提出发展公共交通,避免粗放式排放等观点,他感叹中国不能再走资本主义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了。

但似乎大力发展汽车的理由很正当,比如改善人们的物质生活,每个家庭都实现汽车梦,才是我们国家的现代化;只有中国人人拥有汽车,才能更大地扩大内需、促进就业。不可否认,就拉动经济的能力而言,现代史上尚无任何产业能与汽车业相匹敌,而经济增长一直是绝大多数经济学家追求的目标。但美国洛杉矶上世纪40年代的光化学烟雾事件,英国伦敦1952年的光化学烟雾事件,发达国家工业化道路上的教训值得我们为自己敲响一记警钟。2013年7月,石油危机重创美国“汽车之都”,底特律宣告破产。这让我们看到美国汽车工业江河日下的缩影,底特律的衰败更是一个美国式社会问题综合累积的产物。

为了追求片面的经济指标,多少国家都在大力发展汽车产业,在利益的驱使下,没有人注意到其带来的负面作用正使人类面临着重大危机。

这是一个虚假繁荣的病态发展,而真正的科学发展,是能转坏为好、转暗为明的力量,是提前多少年就能提出预防方案的,而不是从一个误区跳到另一个误区。

可以说,汽车正在间接杀人。在北京,大街小巷每天穿梭着逾600万辆汽车,炎炎夏日,为了凉快,停驶的车里都开着空调,可经过它的人却感到无比的灼热。这600万个大火炉从早到晚烘烤着北京的每一个角落,加速了温度的提升。还记得去年印度多地遭到热浪袭击,1300多人被热死的新闻吗?2013年的日本、英国、美国,甚至我国上海、武汉、常州等地都有热死人的案例。

而交通堵塞使不熄火的汽车不仅浪费着大量石油,更是排放出平时5-10倍的尾气。很多人往往一出门就抱怨“什么破天气”,却不知道自己每踩一脚油门,就有可能加剧附近某个学童血液中的含铅量。在我国,汽车尾气是最广泛、最严重的大气铅污染源,每升汽油中含铅量一般都在0.5-0.7克。而人体血铅浓度超过每升30微克时,就会中毒。

更加严重的是,人为的过度造作、资源滥用加速了全球变暖。众所周知,南极冰川是地球上最大的“空调”,其冰盖面积占全球冰川总面积的86%,但据《中国气象报》2013年的报道,南北极的冰盖夏季时几近全部融化。这将可能使其他气候危机像瘟疫一样群体爆发。冰川融化促使海平面上升,届时中国东南沿海居住的6亿多人口,都将失去生存的家园……

中国民众似乎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还在为PM2.5值的高低而烦恼,还在为北京达标的天数增多而高兴,我们还在为汽车国五排放标准实行后,国四车能否再用而忧虑。却不曾想过,全国每天奔跑着上亿辆机动车辆,私家车数量还在猛增,造霾不止,霾又怎会凭“风”消失?这是在大颠倒中计较小得失。大家都同生共存在唯一的家园——地球上,空气是流通的,水是流动的,别的地方污染的空气被风一吹,也会污染北京的天空。就像现在遭受我们雾霾污染的新加坡、韩国、日本及美国西海岸一样。

我们都相信汽车可以加快速度,但事与愿违,汽车在得到广泛使用后,北京上班族也像美国人一样,住得离工作地点越来越远。我的一个朋友戏称自己“绝对地与世界接轨”,因为在北四环亚运村工作的她,住在相当于东七环的河北省燕郊镇,每天“双城”上下班花去她5小时。她说羡慕父母那一辈,要么步行、要么骑车,10~30分钟就到单位了。尽管汽车比步行快,但在交通高峰期,高速公路也难以幸免地变成了移动的停车场。我们都会有这样的经验,有时1公里的路硬是1小时都没有开出去,当要停车时,压根儿找不着车位。如此,所谓汽车速度变得毫无意义。

现在,北欧许多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正在弃离汽车,他们的人民以开车为耻,以骑车和走路为荣——因为污染最少。2005年来过北京的苏格兰朋友安娜曾认真地问我,为什么北京骑车的人都不见了?我耸耸肩告诉她,因为不到2公里的路人们都宁愿开着车过去……安娜认为如此的中国在地球村里正扮演着一个影响很坏的角色。

世界先进国家的经验让我们看到,自行车的回归实际上体现了人们对“车轮上的文明”的反思和理解的进步。作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会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的影响。在生态环境极佳之时,古人尚有能走路便不坐轿的觉悟,以身作则,正引人们走节约、简朴之路。今天,我们应当比这个境界高一些。

为了我们唯一家园的长存,我们每个人应责无旁贷地从自身做起,把环保、节俭融入到生活中。我们不止要少开1天车,而是少开20天、30天,甚至自觉地不开车,一起倡导、支持并发展公共交通系统,这才是我们炎黄子孙关爱世界人民的本色,如此才会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与赞美,否则各顾各、各走各的路的态度,只会使我们越来越孤立,大规模的排华运动就是明证。

大道至简。只有从高污染、高消耗、高排放回归到简单、简朴、绿色的生活方式,才能获得最终的安宁、和谐与快乐。

wumei

后记:

看完文章,环保现在是个时尚话题,也是国家重点在抓的项目,但我有些疑问,于是我向作者发了邮件询问:

首先要向环保人士致敬。只是文章的有些观点以我有限的知识是有很大疑问的。

比如,交通事故,并不出在汽车的多少,而是由于人的安全意识问题。比如雾霾,最大的因素真的是汽车吗?

如果说汽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再增长,作为环保人士除了提倡大家尽力绿色出行,发展公共交通,还有更有效的办法吗?比如,新能源汽车,更安全的交通枢纽等是不是会更加可行呢?

作者的回复是:

是的,新能源汽车、更安全的交通枢纽等是政府部门必须要给出的应对方法。问题在于是与此同时是仍然大力发展汽车产业并刺激人们无度地消费和向地球索取自然资源,还是能够从根本上认识到雾霾形成的原因是人们愈加膨胀的贪心(汽车社会是整个社会追求舒适、奢华生活的外在表现)和人类大沙文主义(做地球的主宰,一味索取让地球母亲骨断筋折)?

我们认为,政府还远远没有意识到后者,还远未意识到治霾要警惕笼罩在每一个人心上的心霾。这种情况下,治霾行为就会永远没有期限,因为药不对症白费力。不去釜底抽薪却强调花拳绣腿,是在大颠倒中计较小得失。可是我们来不及了,地球生态已经脆弱至极……

心霾不除,外霾难灭。我们倡导相应中央勤俭节约的生活作风,从自己做起,不开车少开车,期盼别人放弃开车是没有用的,环保从自己做起,大家齐心协力保护地球,才是真正的保护自己。

对于交通事故,我的说法不严谨,您说得对。只是想突出汽车之多以及汽车对人类心灵的异化。在逾600万辆私家车的北京,我们知道,司机比不开车的人更容易患上焦躁症等心理疾病。

对于雾霾最大的成因是不是雾霾,基于政府现在敢于直面问题的程度和专家学者普遍不讲真话的现状来看,我们是拿不到真实数据的。不过,4月份,北京环保局局长陈添对媒体讲了,北京本地的雾霾污染源,罪魁祸首就是汽车尾气

不知大家怎么看?其实怎么看还不够,关键还得在行动上不是?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