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两棵树

两棵树

文/文昌

这样的生活谈不上伟大,也说不上卑微。只是按部就班的走来,不好也不坏。如果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桃树,另外一棵不用寻思,肯定也会是桃树。单调乏味的生活就像永远不会剧终的新闻联播,让人生不出太多的趣味。这难道真的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杨绛先生回答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书读得太少而想的太多”。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落下了帷幕,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以足球著称的巴西磕磕绊绊的闯进了四强,终究实力不佳,以1:7的战绩在家门口败给了德国。或许这样悲催的结局并不影响巴西热爱足球运动的传统。在梅西的带领下阿根廷挺进决赛,在一次又一次差一点点射门中,最终被德国19号格策射门命中,与冠军失之交臂。哪一支球队不是为了大力神杯而战呢?可终究只有一支球队举杯欢庆。黯然神伤是阿根廷队注定那晚无眠,即使手握银牌,可终究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局。

在世界杯踢得风声水起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热爱足球的球迷们挺多,稍微有一些关注,总能在茶余饭后扯上两句。可真正一如既往关注足球这项运动的人却很少。对于我们这种平时不怎么看球的人来说,一场世界杯下来也就能认识那么几个焦点人物。那些早已在业内享负盛名了球星们,可能纳闷:“我们平时踢欧洲杯,踢欧冠的时候,你们在哪里,这世界杯踢挫了,就说三道四的?”在残酷的世界杯比赛里,在输球被淘汰从来就不是结果不重要,快乐最重要这种简单的说辞就能释怀的。恰如有人受伤流血不止,要的不是道德高尚的好人,而是能帮他止血的医生。

像一股旋风卷起的生活浪潮,终究迎来了退潮的时刻,毫无遮拦显露出水底的本质——一片荒凉和冷清,只不过是几只小螃蟹在石头缝里躲闪。忙碌的工作生活一旦闲置下来,有种小孩子被当场抓住做丑事的尴尬,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人的注意力总是被外在五光十色的生活牵引,陷入单调和平淡也就失去了那种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的能力。

试图保持内心的平和,避免内心的激情和狂热。让生活像天空一样湛蓝和纯粹,不必刻意期待,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悠然。久了才发现那泰然恬淡的生活态度不属于当下这个年岁。人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他的使命和特色,一步也急不来,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是精力充沛,充满闯劲和激情。刻意的隐忍和小心翼翼反而失去了生命应有的光泽。

当人无法安于自己的时候,多半会将自己的不快折射给别人,特别是闲暇时会忍不住议论人非,以此享受无聊的八卦带来的快乐。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生活的一种常态,充分体现了言论自由。无可厚非的挑剔着生活的不足,无非是自己没有能力抵御和克制,李敖说:“人不可意,因己无量。人不可意,因己无能。”这样理解不仅能避免是非,也让人反思。

工作之后,三点一线的生活让人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岁月的前进不过是签字时改了年份,没有年轮的区分,只是不知不觉变成了老员工。向往校园的生活,至少每年都会进一级,每学期的课本会有所不同。可往后的日子再也没有毕业可言,像推石头的西西弗斯周而复始,隐隐升起的恐慌是自己不断地原地踏步,而岁月催人老去。或许这样的恐慌不是简单的试着恬淡就能安慰的,需要朝着既定的目标将所有努力联系起来,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和体系。

每一次情绪的波动都需要一些智慧和反思来安慰,在浮躁的信息社会里获取某一项知识是简单的,大不了无耻的借鉴别人的答案,可磨练一种技能,培养一种优秀的习惯却是相当困难的,因为那需要耐心的等待和不断的重复,而正是缺乏那种决绝和毅力才让吾等泛泛之辈如此之多吧!

后记:最近有点静不下心来,对待工作提不起兴趣,看书也断断续续的。还是有点陷入上篇文章里的自我认知里,对于写作,怀疑就此风格一直写下去,究竟是不是真的写作,因为谈不上写作的技巧,也没有太多考虑读者的需求,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直抒胸臆,会不会太粗浅?有时一旦陷入这样的自我怀疑反倒让人在意走路的样子,而忘却了怎么继续走路。可能真的是想多了,读得少,也做得少了吧!

書于:北京·七月

两棵树

扩展阅读:古侯子——知道如何停止,才知道如何加速

朋友说,我是个很励志的人!

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讽刺,在这个世界上要清醒的活着,不经常时不时的给自己励志一把,还真是很难坚持下去的一件事情。

各种的挫折和无奈,让我们不经意间就放弃了自己的坚持,而随波逐流、浑浑噩噩的就如同其他人一般的生活下去了。也许拥有了生活的所有,也许失去了自我,变得一无所有。

我在坚持什么呢?现在的我不是很确信,也可以说是不知道,更不知道我的坚持是对还是错。

也许,每个人,终究都只能如同其他人一般地生活着。

一楼

处在一种对各种事物都抱有质疑的状态中,我不断地反思过去和现在我认为对的和错的事情。

有些东西,我本以为不在意,实际上自己还是相当的在意的。

比如受关注这事,一直认定自己不喜欢出风头、不喜欢被人们关注,喜欢一个人平平静静的呆着。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和一件偶然的事情,自己有了一些粉丝,开始受一些人关注。当体味到那种被人关注后的感觉时,内心深处还是很喜欢那种受人瞩目的感觉的,是寂寞,还是虚荣?

可关注的人多了以后,自己又开始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烦!逃避关注,冷漠以待就成为必然的事情。

一个矛盾的人,一个反复不定的人,一个好恶无常的人。

二楼

改变,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尤其是改变习惯、改变性格。

最近的一些状况,让我不得不去改变。在稍许的改变当中,居然体会到改变的乐趣。

我本质上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做什么鸟事情都喜欢能尽快的有结果,总是在一种莫名其妙的追赶着的忙碌中,赶快的忙完这件事情,赶快的做下一件事情,心神没有在当前事情上沉浸其中,体味在其中的那种滋味和感觉。

码文字就是如此,想赶快的写完,发表出来,让大家能尽快看到自己的大作。这是一种追求自我中心,追求虚荣的表现。

除了虚荣之外,这样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过分的追求做事的高效率,实际上是一种强迫症,一种病,是对浪费时间过度恐惧的病。

所以,要改变,改变这种状态,改变一件事情赶着另外一件事情的做法,尝试着让自己沉浸在当前事情当中,体味当下的感觉,慢慢的去做事情,不管它之前如何,之后又怎样,又或者其他什么事情怎样。大多数的事情,都没有什么大不了,放弃了就放弃了。在这一刻,就专心在这一刻,你不会错过什么的。否则,你将错过所有。

这样下来,居然可以在做事情的时候感觉很平静,时间过的也会很充实。这种感觉很好。

要做到沉浸当下,其实不难,就是让自己立刻的感受当下,专注当下就好了,不用找什么方法。难的是,要长久的保持这种状态,真的需要修行。

三楼

大多的事情,做到知道、了解的境界不难,就如我开始的专注当下的尝试,做到一两次不难,甚至是只要自己意识到该要专注当下的时候去做到专注当下也不难,难的是做到精通,做到随时随刻都保持一种专注当下的状态。

回想过去的时间里,发现没有几件事情,自己突破了“初学”的界限而进入高深的境界当中。多数的事情都是浅尝辄止,以为差不多懂了、掌握了,实际上还是在“初学”的圈子里,距离精通差距甚远,更不用论看到事情的本质了。这不是自谦的话。

有一件事情,往日里经常的做,以往的做法是觉得差不多就匆匆的结束了,这么做下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也以为自己做的还算好。最近又做了这件事情,开始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结尾之处稍有些改变——没有像往常那样匆匆的结束,而是又坚持的多做了一点时间,又往前多走了一步,结果体味到了完全不一样感觉,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接触到了更本质的东西。

我反思,很多事情也许都是如此,只要多坚持一会,多深入一点,多挖掘一些,就会有非常不同的感觉和感受。如若你的感受还是和别人一样或者差不多,只能说你还是跟别人一样,还处于一种初学的境界中。

所以,当你还没有自己非常独特、非常不同的感受之前,不要随便轻易的评价别人的感受,因为你还是一个初学者,没有资格。

四楼

我们需要掌握太多的技巧和能力,我往往记不住,即使记住也常因为太多太繁琐而难以坚持去做到。

能力所限,我追求一种简单,我期待能用一种或者少数几种核心的技巧和能力来面对大多数的情景。

我所寻找到的这种简单的能力就是言出必行、知行合一的能力。再具体一点,就是完成既定计划的能力。

计划确定下来,决心开始执行后,就不想什么更好、更快捷的路径,就什么都不多想,只是沉心在这个计划的执行当中,下足了笨功夫,直到把这个计划实现。

有人也许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也许是如此,变化再快,也不会让计划变得一无是处。事实上,多数时候,计划都是有效的,那些说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往往是借口,是不愿执行计划的借口。

为什么不愿执行计划?是因为不能专注当下,想着其他的事情;或者怕计划执行的结果并不好,那是因为自己贪图安逸,只是初步执行计划,不愿突破“初学”的领域,从进入高深的境地。

我现在想要培养的能力就这么一点:完成既定计划的能力。就个人事务而言,不需要自己提前完成计划,似乎这往往更容易,相反按照既定的时间计划把事情做足了、做充分了则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

这就是我最想要求自己的。

五楼

我对做事情的“度”,往往把握的并不好。比如,究竟什么要做的快,什么要做的慢?做到什么程度事情算结束?

我想培养坚决执行并完成既定计划的能力,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界定计划完成、怎么定义事情的结束。

学车的时候,快到科目二训练结束之前,我都没有开过快车,最多是到三档三四十公里的速度,稍微开快点就会害怕。最后两节训练课,一位姓杜的教练知道了我的情况后,拉我去模拟高速路上跑了几圈,在那之前,这位教练好好的让我练习了刹车的使用,他说:“只要能随时随地停下来,你开多快都没有问题”。果然,在熟练了刹车使用了之后,我开快车完全没有任何恐惧感。

以前认识一些朋友,属于那种对感情非常认真和投入的人,一旦他们爱起来的话,就会全身心投入、完全忘我。但他们在经历一些感情挫折后,就不敢再爱了,现在生活都不算很幸福,因为他们一旦开始了之后就不知道该如何结束。

看看那些在感情上获得幸福的人,并不是这种爱起来什么都不顾的人,而是那些进退有据、相处有度的人;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如何停下来,所以在爱的时候会更加投入,而一旦感情变得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时,又可以很快刹车走出来。他们很懂得“知道如何结束的人,更知道如何开始”。

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是,常常不知道怎样事情才算结束!这是很大的一种病,要治。

我寻找到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则是又回到了对既定计划的执行上,就是事情开始前,给自己一个事情结束的清楚定义,完成了这个定义之下的结束,事情就算结束了。我现在就执行者这种解决方案,也是对既定计划的执行了。

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俞敏洪说过的一句话“只有知道如何停止的人,才知道如何加快速度”。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他说的,不管是谁说的,总之说的很有道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