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由敬畏产生的错觉

由敬畏产生的错觉

文/迈克尔·舍默

2013年9月,64岁的戴安娜·奈德(Diana Nyad)完成了从古巴到佛罗里达的110英里(1英里=1,069.344米)长距离游泳,之后她在《超级灵魂星期天》(Super Soul Sunday)节目里接受了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的采访,表达了一番意志战胜衰老的励志思考。当她宣布“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时,奥普拉很疑惑地追问了一句“但是你一定感到敬畏吧?”奈德不解地回答:“我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矛盾。我可以和最虔诚的基督徒、犹太教徒、佛教徒或者其他教徒并肩站在海滩上,和他们一起为宇宙之美落泪,一起为全人类感动。在我们之前已经生活过数十亿人,他们爱过、痛过、煎熬过。所以对我来说,上帝的定义就是人类和人类的爱。”奥普拉接下来的话叫无神论者大为恼火,“这么说,你就不算是无神论者了。我认为,只要你觉得敬畏、惊奇和神秘,那就是相信上帝存在了。”

奥普拉的看法代表了一类人温和的偏见,在他们看来,怎么会有人既敬畏自然却又不相信超自然的神奇力量呢?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对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偏见,在两位心理学家于2013年开展的研究中或许可以找到部分答案。他们是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皮尔卡洛·瓦德索洛(Piercarlo Valdesolo)和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杰西·格雷厄姆(Jesse Graham),研究结果发表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

研究指出,“产生敬畏感”是和“感知到广阔”联系在一起的(比如仰望浩渺的夜空和眺望浩瀚的大海)。“容易产生敬畏感”的人对于不确定性比较从容,也不太需要借助某个解释来达到认知闭合(cognitive closure,为某一特定问题找到确定答案,以结束模糊和混沌的状况)。按照两位作者的说法,“他们比较愿意修正原来的认知框架,以容纳这些新奇的信息。”而对于不容易产生敬畏感的人呢?瓦德索洛在一封电邮中这样写道:“我们猜测,这类人在体验到敬畏的一瞬间会引起不确定感,对这种不确定感他们是厌恶的(因为他们多半不经常感到敬畏)。这一点可以在理论研究中找到根据:有研究指出,敬畏是我们对所见所闻无法理解的时候产生的,如果原来的认知结构不能消化新的信息,我们就会陷入迷惘和困惑这样的负面状态之中了。”为了平息由敬畏感引起的焦虑,那些不易敬畏的人会采取一种称之为“诉诸操控者”(agenticity)的态度。换句话说,他们会相信冥冥中有某个隐形力量在操控着世界。

为验证这一猜测,瓦德索洛和格雷厄姆将不易感受到敬畏感的受试者分为了三组。他们让其中一组观看一段激起敬畏的视频,选自BBC的纪录片《地球脉动》(Planet Earth);另一组观看一段情绪中立的新闻采访,由已故的《60分钟》节目记者迈克·华莱士(Mike Wallace)主持;第三组则观看一段喜剧视频,选自BBC的《神女生涯原是梦》(Walk on the Wild Side)。看完之后,受试者要接受一次调查,以度量他们对上帝的信仰、对“宇宙由上帝或业力(karma)这样的超自然力量所主宰”这个说法的认同,以及他们在观看视频时的敬畏之感。调查显示,观看《地球脉动》的受试者体验到了最深的敬畏感,而且在这个状态之下,他们对上帝和其他超自然力量的信念也最强烈。两位研究者由此断定:“目前的结果表明,人在感到敬畏的时候,会将眼前的情景看作是造物主的创作来减轻一些恐惧和战栗。”

“我们证明,敬畏这种情绪体验(即使是不太容易敬畏的人也能体验得到)会引起不确定感,随后会产生一种欲望,即诉诸某些隐形操控者来解释,以此将不确定感消除。”瓦德索洛解释道,“我们另外还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假说,那就是天生容易敬畏的人不太容易表现出上述效应,因为他们对不确定感并不讨厌。”

我要回头再来说一说戴安娜 ·奈德,说一说我们这些敬畏自然,却无需诉诸超自然操控者的人们。面对自然,我们体验到的不是恐惧和战栗,而是惊讶和感激,我们知道,创造万物的就是自然规律,它们虽不神圣,却也非同小可。

(撰文: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翻译:红猪)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2014年第4期:

http://www.huanqiukexue.com/html/newzl/skeptic/2014/0723/24655.html

敬畏

左岸记:看到这篇文章时,我非常的感动,迈克尔说出了我一直以来就想表达的一种我对大自然的强烈情感,正是这种相信大自然力量的信仰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对人性有了更客观的认识,即惊叹于自然的力量,又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

现代化的建立,必须要有理性的思维和科学的精神,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对自然的认识,从敬畏角度来说,可以认为万物有灵,风有风神,雨有雨师,这就可以了,不会有更深的认识,这是把敬畏当作一种认识世界的捷径。而如果用科学精神和理性的思维去考虑,就会去探究自然的奥秘,人对于自然的认识也就越来越深入。在社会科学中,同样如此,理性的思维、科学精神,让人不断地思考,究竟什么样的社会才是最适合人类发展的,社会制度的架构、法律的制定、社会关系的规范等,就会有一套完善的社会体系,现代化依此而生,也因此而得以发展。

敬畏应该是自由的,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个敬畏,那是不对的,反之亦然,必须不信什么,也是不对的。自由的敬畏是现代化的特征之一,种种推动、号召、甚至强制性的敬畏,并不符合现代规则。

所以,孔子曰的“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也就只能对半折了。有敬畏,或者说有共同敬畏,可能真的会变好,但也可能走上另外一个方向。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