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随感及浅见:关于人性、民主、文化

随感及浅见:关于人性、民主、文化

文/杨亦勋(影响力中国网专栏作者)

人性的看法:近日看了黄秋生老爷子抨击内地演艺圈体制混乱,环境糟糕的新闻,其中有这么一段:内地剧组的临时演员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我们冬天拍,零下十几度,很多演员都没有帐篷换衣服。其中有个演员病了,人家就和他说'你以后签约就要签主角,你看黄秋生是主角,他就有帐篷和小太阳。'这是人话吗?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演员一旦成名之后,都喜欢迟到、早退、骂人、耍大牌,因为他们的心态早都已经被扭曲了。"

其实都怪我们一直以来对人性太想当然,像迈克尔杰克逊那样被繁重的名利剥夺了童年的人却在往后的日子里修筑乐园帮助更多孩子享受童年欢乐的例子根本就是凤毛麟角。我们有时似乎觉得经历过痛苦的人更能珍惜幸福,没感受过爱的滋味的人更懂得去爱别人云云,其实真的不然。若真如此,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循环往复的苦难和悲剧了。按照精神分析法,人性最凸显的特点是转移和宣泄,倍受欺凌的人不仅不会善待别人,大致还会变本加厉凌辱更弱的人以求心理平衡。所以要求在严苛环境里长大的人对他人宽容;饱受侵略的民族对他民族存有善意;在酷刑暴政中夹缝生存的国民性格温良笃厚;在贫穷和压迫中成长的人不滥用财富和权利;在乌烟瘴气生活环境里熏陶着的人出头后做一个高素质高修养的人……几乎只是天真的美妙想法,这样的一厢情愿给我们带不来多少好处。简而言之:对于自己从未感受过其好处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想到拥有和施以;而给自己带来害处甚至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只有同样施加和分担给别人,让别人和自己受一样的伤,方可让内心的自卑及压抑得以抑制,尤其是先天赋予的不公平只有同样以不公平来消除,以暴制暴带来的坏处如是。若不信我的话,那咱们走着瞧。此外对于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讨论以童年的行为来做为依据也是毫无意义的,儿童时期经常会出现两种极端表现:对待小动物要么虐杀要么关爱;对待小伙伴要么亲密无间要么骄横跋扈。鉴于这些是未经判断的非意识行为,做这些事情时孩子脑中并没有明显的对错意识,追求的只是感官感受,毕竟儿童头脑的生长发育还未达到理性大于感性的阶段,人性也并非要以感性而不是理性来论断。且实用主义永远占据着生活,就如人们激辩的杀生吃肉是否道德是否残忍,终归没能有令人信服的结论,毕竟杀死一只动物哪怕是人们视为最亲密伙伴的狗,并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生活上的不便甚至灾难,精神上的谴责或痛苦被认为是不足为道的。

民主的看法:今日刚读完《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一书,关于议会心理,聚众心理,审判心理等几章颇有心得。政治哲学中的民主有两种:代表性民主和直接民主,前者是当今世界发达国家的社会立足根基。韩寒认为我国人素质不足以享有民主,其实是把民主的态度局限为直接民主了吧。若实行代表性民主,无论再无头脑再喧嚣盲动的乌合之众的意见自有具备清醒判断力和卓越见识的代表人进行筛选,起码要给所有人表述和拥护各自代表人的权利,而不代表多数就一定该让少数服从。剔除种种糊涂的混账的王八蛋的言论甚至如南北因地域性歧视或者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因"种族优劣"该分道扬镳等等(事实上是在我国文化阶层中的此类言论更多---春运时火车票该涨价,贫富差距该更大些,上不起学因为学费太低,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他们比民众更不配享有民主的甜头),真理自会彪炳千古。别忘了创造文明成果的永远是少数人,和少数的支持者。

文明的看法:我经常想一个问题,人类从诞生之际就衍生了各种物质文明,其中从文明社会起就有了书籍,科技,文学,艺术这些东西,说明这些是人类物质和精神生存必不可少的因素。后来又衍生了火车,汽车,飞机,轮船,电话,机电,电影,电视云云,改善了生活方式方便了交通和行进。可到了现在,物质越来越发达行业越来越丰富,网络有了游戏有了名牌货奢侈品有了各种粗制滥造的文化产品有了钢筋混泥土的呆板城市有了……人们的心却越来越疏远,隔膜越来越深,信任越来越遥远,感情越来越肤浅,物欲越来越旺盛,精神越来越空虚,负面效应越来越明显……想必是历史告诉我们,文明越发达带来了越多的不必要的东西,在剩余的负荷蹂躏作用下,也导致了越多的麻烦和堕落。这样下去,任何一种建立在摧残精神和感情基础上的文明只有滑向自取灭亡的深渊。"文明"进程就是一个毁灭文明的结果。

我们的灵魂正随着科学和艺术臻于完美而日渐腐败。——卢梭

关于文化:人类在表达方式上均如一,就如任何一种语言里粗口都牵连上生殖器。所以一部名著小说和哲学言论集传达的感情和情绪可以激发起全世界不同国籍不同民族的共鸣。所谓文化差异,无非只是在特定的历史、时代背景下的产物,如日本的应酬文化和集体主义观;如英国的绅士文化和东方民族的谦虚文化等等;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文化理念塑造的意识形态也会有所变化,但无论怎么变,最基本的属性:任何一个民族的基本文化载体,即饮食,风俗,服饰,艺术,从来无所谓优劣至多只存在于审美鉴别中,除了印第安人的活人祭,还有伊斯兰教和非洲的某些陈规陋习比如女孩的割礼以及中国古代的缠足这些,原始而蒙昧,反人性反文明。汉人束发,满人留辫;穆斯林以牛羊肉为主食别的民族则是猪肉;西方人的餐具是刀叉东方人是筷子;这些跟文化优劣无关,束发是优秀留辫是低劣,穿西装是高贵穿汉服是土气也同样为极大谬误,西洋人也有很多基本的传统,喝咖啡是现代文明的载体不是什么传统,硬要拿传统来比现代,那大可以说北欧人的生鱼片是土气,中国当代国宴气派的满汉全席这些是贵气;少数民族歌舞如侗族大歌和汉人的扭秧歌等如出一辙地质朴简陋。此外是语言,汉语表达力的丰富举世无双无可非议,但没理由因此说少数民族还有外国的语言文字低劣,语言文字承载的是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逻辑方式,无理由强行破除。换言之,真正存在优与差的,只是意识形态,思想观念这些内在。对文学艺术的雅与俗的区分,也鉴与此,虽然这是个比较难界定的标准。无论你形式和内在如何,能否从中传达精神的深度,能否给人精神上以激励和撼动而不是情绪上的单纯波动(如流行音乐一贯营造的喧闹迷幻氛围,不同于高质量音乐舞蹈尤其古典音乐需要外在的庄严环境来衬景;如一部影片的形式是否真实演绎出了层次丰富的美感,一名演员饰演的角色身上是否传达出某种理念和品质的高度;如一位作家的文学作品是否该以一种严肃或深刻、执著而非散漫的态度来阅读……)。

tothe

左岸记:居于人性的民主,并尊重各自的民族文化,由此创建起来的社会文明才能称其为美丽的人间。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