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假装忙碌 之 春宵一刻值千金

假装忙碌 之 春宵一刻值千金

“春宵一刻值千金”语出苏轼《春宵》,“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大约是说春天的夜晚,多么美好和那么值得留恋。

一时好奇,探究一下中国古代的计时法,一天一百刻,似乎到了“刻”也就终了了。由此看来,古人们闲适的可以,起码时间的量度上,没有去毫秒锱铢。描写时间较短的词汇,如 “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 之类的,也就形容一下,甚不确实。

佛教,为了厘清宇宙明灭,倒是细发的无以复加,“一弹指六十刹那”“一眨眼二十四刹那”,乖乖哩个咚,甚而“一念中有九十刹那,一刹那又有九百生灭。”搞得都不知道该不该眨眼,敢不敢眨眼了。倒很符合现代社会特征,眨一下眼,世界都改变了。

时间这玩意儿,要么让你回忆,要么让你记录改变,或是让你感知生死明灭、珍惜懊悔。其实想来,时间哪儿也没去。觉得时间流逝,无非是要么你改变了,外界在你看来似乎没变;要么,是你看来外界改变了,你没变。这比较的差异,让你长吁短叹、徒增白发、佝偻前行罢了。

于是,似乎总是需要随时的忙碌,才对得起时间的浪掷流逝。现如今,人们一窝蜂的学会了忙碌,想来抱着的念头无非是,忙忙碌碌总该能抵御时间的侵蚀。现代人,没谁敢得意的说我走在时间的前边。大多数的忙碌或是假装忙碌,充其量是害怕被时间抛弃,被这个世界的改变所厌弃吧。

时间本身不忙碌,时间也学不会假装快或是慢,时间忠实的记录改变,却从来不研究造成的差异。而人,总是因为比较差异,搞得自己茶饭不思,诚惶诚恐的假装忙碌。

想起前几天给朋友公司做培训,时间管理。

大家异口同声:做不完的工作,而且永远做着计划外的事情。有目标没时效,有计划没执行,有评估没改善,有流程没结果,寻找各类结果的证据而不是事情的原因。忙的底儿掉,时间永远不够。甚至自己的生活也大致如此。

我说,似乎每个人永远被社会驱赶得无处藏身,似乎这个老板跟这个社会一样的无良无德。其实怪罪这个社会对你残忍,是最简单的。社会这东西,逼着你脚不沾地很容易,但脚不沾地不代表你自己就能飞了。这个世界或许会引诱你崇拜忙碌,但绝不会强制你假装忙碌,只因你放心不下。

我们做个最简单的时间管理,“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寸光阴一寸金”嘛。买个计时器或是手机计时,每一刻钟闹铃一次,记一下之前一刻钟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记录一周,每天睡觉前,做几个计算,第一你有多少的时间是在无所事事、浪费时间;第二又有多少时间其实你可以更有效率;第三很多事情做的时候,其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第四无意义的事情你做了多少;第五你最大的做事坏习惯是什么…

不用看和计算,你就知道你浪费的时间一定比真忙碌的时间多的多,你假装忙碌的时间一定比你真的忙碌多的多。你每一天,都在被假装忙碌填满,而你却怨恨时间太快,社会太烂,人生太苦,快乐太短。

细想起来,你假装忙碌、假装很累,假装学习、假装工作,假装生活、假装人生。假装时间从来不够,假装指缝很宽、时间太细。虽然这个世界的忙碌,是因为每个人都很忙碌,但这个世界并不虚假。所以你的假装就显得很无聊,也很假。

因为忙碌,你不能干的事情太多,甚至是爱或是幸福;因为忙碌,你不能快乐;因为忙碌,你总觉得时间把你欺骗了,该快的很慢,该慢的很快。来不及青春就老了,来不及爱就散了,来不及快乐就悲伤了,来不及幸福就惨淡了。就这样,时间都没影了,你还忙碌到要死要活,不停的问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假装忙碌不过是你给自己找的活下去的理由罢了。因为你害怕,只要你没了痛诉这个社会无德的理由,你自己都不敢看自己一眼。你没有能力去成功你的人生,没有能力去爱,没有能力去快乐,所以你假装很忙碌。这样可以掩饰你的恐惧,不是恐惧这个世界,而是恐惧自己。你忙碌着证明你的失败是理所应当的,而不是忙碌着证明自己是能成功的。

假装的人,就是不敢该忙碌时忙碌,该休息时休息。你假装忙碌地去躲避应该做的,然后看着时间告诉你,你的梦想和现实的差异。反正你没打算实现你的梦想,因为你用瞎忙骗过了自己,也骗了时间。时间从来没有价值,只有在你假装忙碌后,被你消费后,才痛惜般的瞬间升值。

那上一个“一刻”,我干了什么?

心里怨恨着改这篇文章;

抽了一颗烟;

烧水泡茶;

站起来游荡一圈;

QQ聊天三人;

浏览网页数个;

看手机两次;

洗脸、擦眼镜;

什么也没干,6分钟…

好吧,上一刻,我假装忙碌了,春宵一刻值不值千金不知道,反正我继续虚度。

忙碌

左岸记:引用古侯子的一段话:

我们多数人都从心理上害怕一种空白,在这种空白的状况下,我们感觉不到自己的价值和意义。从我的理解看,我们多数人活着都在寻找一种自己存在的意义和自己体现的价值。这有点人为什么活,这样一个这些终极问题的味道。人们,即使不知道这个终极问题,或者表示不care这个问题,但无论在行为,还是思绪上,都不能逃避这个问题。总在一些时候,用一些方式,我们问自己,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自己存在的意义在哪里。

我就是这样,会经常的问自己。在一无所有时,问自己的价值所在,想象着自己拥有了一切,对自己而言又有什么意义。然而反复的问多了,又不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回答,再次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多少就会有些恐惧。所以,就喜欢忙着,忙碌着会让自己感觉自己在发挥自己的价值,忙碌着也会让自己没有时间问自己意义和价值这样的问题,于是整个人似乎就充实了,心绪也平静下来。可以说,忙碌着,对自己而言,是一种慰藉,也是一种逃避,即使自己开始尝试接受真实的自己,依然也想着要让自己忙碌起来。直面真实的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一蹴而就,需要不停的磨练。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