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当你遇到抱怨的世界

当你遇到抱怨的世界

文/玄乂

每天清晨,当你愉悦地醒来——当然啦,在没有经历整夜的噪音、噩梦,亦或者其他什么让你“愉悦”的东西时——是否觉得这样的心情应该保持一整天?可是当你踏出卧室,掉到水池的牙膏,泼洒出来的牛奶,公交地铁上拥挤的人潮,上司不太好的脸色以及同事/同学在你耳边唠叨的新款手机、包包等等,想必会让你迅速堕入红尘的争执、发怒、嫉妒一类的情绪中间。佛家有云:“施主佛缘很深,尘缘未了啊!”

在微信朋友圈里无数鸡汤、感悟的威逼利诱下,你又在那个熟悉的时间和熟悉的枕头陪伴下发誓:“我明天一定要做一个正能量的人,否则就天打雷劈!”只是,你考虑过雷公电母的感受吗?

每天我们以及我们身边的负能量何其多,每日一气可能都不足以泄愤。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是多方面的。

举一个例子,多数人对成功与失败的看法是:成功了看镜子,失败了看窗外——多么自爱,自怜与自恋。可惜别人也这样想,于是踢错误的皮球就顺理成章了。当错误被高位倒脚到低位边路,一个传中形成单刀最后打入可怜的执行者的球门时,守门员肚子里的火气可想而知,真可惜了这帮犀利的“球员”没有替国足争光啊!于是乎对流程的不满,对老师/上司的偏见渐渐累积,却不能向他们直接发泄时,旁人的一点小错误就成了另一个替罪羊。

这种抱怨很大程度上是借题发挥,让被发泄的人难以接受,还可能等而下之的传染给第三第四个人,形成链式反应。更多的可能是,一个人的坏心情,除了来自外人的“责难”,主要还是参杂了自己的个人意志。就像项目管理中强调的“退后五步,停五分钟”一样,当你因着“正念”[1]旁观自己情绪的产生、发展的过程时——就好比你在镜子面前观察自己的哭泣——你就会了解自己的动机。这样的剖析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当自己找到了抱怨的原因之后,避免才成为了可能。

对抱怨的避免,我只能用自己的经历来剖析,所以并不一定有普适性。

对于抱怨这个概念,威尔鲍温的理解是我认同的[2](我不对这本书作什么评价,言者无意,闻者足戒),他对于消除抱怨的方法和正念很类似:时时查觉,自我监督。一件事如果由外在环境的压力或者刺激引起,其必然没有内在的激情对我的激励大,幸运的是我在心智形成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这个道理。

在完成了两轮不抱怨的活动(一次耗时半年多,一次接近五个月)后,我对抱怨的察觉变得比较灵敏,不过不能戒除,因为有时(不幸的是)这是一种人际交流的技法和手段。在之后的生活、学习、工作中,我对抱怨的体察多多少少帮助了自己跳开一些(不必要的)情绪陷阱。

另一方面是自己的信念,或者说是信仰。决不贪得无厌,无论是有形的金钱还是无形的名誉,无论是大到原则和立场的问题,还是小到一个鸡翅的大小或者一颗葱的新鲜与否;别人的过失(注意如果是故意就另当别论了)不应该成为我惩罚,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上的借口(注意是借口而不是原因,两者差别甚远)。

这并非是为人的懦弱或者无原则,而是这种不带敌意的坚持,有所信,不以小节有意无意冒出诘难,于我省去了不少烦恼。当然,如果对方明知道我已经刻意忍让之后,还肆意发泄他的情绪,那阿Q的精神也能告诉我这个人是不值得相处的。

-------------------------------------------

1. http://read.douban.com/column/82875/chapter/3961486/

我们与其他动物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在外界刺激和产生反应之间,有属于理性的空间;有一块可以由我们自己选择的地方。这一部分,就是我们为自己所塑造的解释外界刺激的方式。到底是半杯水还是半空的杯子,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会慢慢固化,变成我们价值观的一部分,也就决定了我们是偏向于乐观还是悲观。乐观的人对世界有乐观的解释方式,悲观的人则相反。遗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乐观或悲观倾向,但是并非不可改变——归根到底,解释世界的方式,无非是长期养成的习惯罢了。

2.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3622904/

抱怨是最消耗能量的无益举动。有时候,我们的抱怨不仅会针对人、也会针对不同的生活情境,表示我们的不满。而且如果找不到人倾听我们的抱怨,我们会在脑海里抱怨给自己听。天下只有三种事:我的事,他的事,老天的事。抱怨自己的人,应该试着学习接纳自己;抱怨他人的人,应该试着把抱怨转成请求;抱怨老天的人,请试着用祈祷的方式来诉求你的愿望。这样一来,你的生活会有想象不到的大转变,你的人生也会更加地美好、圆满。

不抱怨

附:到了错误地方的圣人

文/保罗•科埃略

陈荣生  译

“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很容易地解决那些最复杂的问题,而其他人却会因为每一个小危机感到极为痛苦,最终被一杯水淹死呢?”我问。

拉梅什讲了下面这个故事作为回答:

从前,有一个人,他终生行善。他去世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会直接上天堂,因为像他这种好人唯一的可能去处就是天堂。这个人并不是特别在意上天堂,但那是他去了的地方。

在过去那个年代,天堂上的服务并不是那么完善。前台的接待效率非常之低,接待他的那位姑娘只是透过她面前的索引卡粗略地看了他一眼,她无法找到这个人的名字,就直接把他送下地狱去。

而在地狱里,根本没人要查看你的证件或者邀请函,因为任何来者都会被邀请进去的。这个人就进去住下了。

几天后,撒旦怒冲冲地上到天堂之门,要求圣彼得给出一个解释。

“你的所作所为纯粹是恐怖主义!”他说。“你将那个人送下地狱,而他完全破坏了我的威望!从他一住进来,他就开始倾听人们的话,直视他们,并跟他们交谈。现在,每个人都在分享他们的感受,互相拥抱和亲吻。我不想在地狱里有这种事情!请你让他进入天堂!”

拉梅什讲完这个故事之后,深情地看着我说:“心怀足够的爱来过你的日子,就算是你被错送进地狱,魔鬼也会亲自将你送上天堂。”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