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读书究竟有没有用?

读书究竟有没有用?

文/连岳

读书有没用?面对这个问题,平时不摸书的人也会大喝一声:当然有用。政治正确的答案在这里似乎只有一个。

我有个堂哥,大我一岁,是二伯父的第二个儿子。他只上了一年学,就再也不愿意读书。二伯父的大儿子读书成绩不错,全家指望他考上大学,跃出农门,光宗耀祖;所以并不在乎小儿子的选择,乐得他回家帮忙干活。

我记得几年之后的寒假,有一晚,我和小堂哥一起睡,席子下垫着香喷喷的干稻秆,我们聊到了一个严肃的话题:读书有没有用?我的观点自然是有用,他一度好像被我说服了,兴致很高,翻身起来让我教他写名字。

之后当然是走各自的人生路。我继续读书,虽然不出色,三十多年后,好歹也能自由自在,凭着读书写文章吃饭。读书,尤其是脱离了教科书之后的自我教育,让我领会到知识的乐趣。四十岁之后,只恨时间太少,好书太多。

堂哥没有回到学校,他安于当文盲。身体强健以后,他到一座小砖窑做工,偶尔经过时总是见他赶着牛在和砖泥。如此过了几年,他学艺成熟,另立门户自己开砖窑。制砖手艺他得心应手,可他见到工程多了起来,却毫不迟疑地冒险转型,买了一部卡车,自学驾驶,到工地接活。由于勤奋、诚信、忠厚,不停有活,后来又买了一部车,雇了一个司机。他变成村里数得上的富人,在当街的好地段盖了大房子,孩子们想读多久书他就供他们读多久。

我们少年时那晚的讨论,过了几十年,有了结论。读书有没用?因人而异,我认为有用,我证明我的看法是对的;堂哥认为没用,他也证明他的看法是对的。他那个被寄以厚望的哥哥,并没有考上大学,复读一年后,还是回到农村,收入不如他。仅比较他兄弟俩,读书无用显然更合理一些,哥哥耗费了家里的大量资源,产出却低,弟弟从小就养活自己,产出奇高。

读书有没用?这得交给个人去决定,没有标准答案。如果抱定读书必然有用,强迫不想读书、或资质不适合读书的孩子去读书,效果适得其反,既读不好书,也失去了学艺的最佳时机,毕业找不到好工作,“坏工作”又不愿意做,回家啃啃老,两代人干瞪眼——这是许多大学生的命运。他们被送去读不三不四的大学,听不三不四的老师上些不三不四的课,能指望学到什么?

文盲并不妨碍许多人创造价值。在我小堂哥这个乡村自由人面前,那些靠父母、靠政府、靠税收活着的人,有哪个比他更值得尊敬?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人只要能养活自己,选择不读书,是一点没错的。而一个读了好几个博士学位的人,出来却向政府乞求:“给我一个工作吧,要让读书人有地位。”这个人选择读书却是错的。

现在没几个父母愿意让独子(女)成为文盲,即使有,义务教育法也会跳出来动粗。决定要不要继续读书的时间点,只能放在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后,此时,可以让孩子自己决定,要不要继续读书,不想读的绝不要勉强。

现在蓝领、小贩的收入有大幅超过白领的趋势,眼高手低的大学毕业生很难找到“舒服”的工作,这都是好事。让就业市场来宣布答案:有能力的人、会创造价值的人才有出路,你没能力、只等着寄生,在学校混了再久,也没出路。如果喊着“读书一定有用”的口号,文凭高收入一定就要高,那么,这个社会才有大毛病。

多么爱读书的人,都得养活自己。知道这点,书才没有白读。书读越多越要靠他人供养,那么这些读书人一定堕落到了无耻的地步。不幸的是,我国偏有不少这样的读书人,而且他们一点也不会害臊。

怎么读书

左岸记:多么爱读书的人,都得养活自己。知道这点,书才没有白读。

当你面对具体问题亟待解决,而你唯一的应对方法是阅读,那么这时就是对现实的逃避。

这句话可能初听起来有些刺耳,但是是真的:阅读本身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并不代表阅读无用,但是阅读可以帮你找到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不能代替你解决问题。阅读之后,问题依然是问题,只有当你亲身实践之后,才能解决问题。

菜谱看得再多,不去炒菜也不能成为大厨。
棋谱看得再多,不去对弈也不能成为国手。
教材看得再多,不去做题不去实验也不能成为大牛。
爱情指南看得再多,不去找妹子/汉子也不能成为情圣。

即使一些内心的问题,内心的困惑,也往往不是单单通过阅读可以解决的。单单读佛经不能证罗汉果,最简单的净土宗还需要你常诵佛号。单单读圣经,也不能上天堂,至少还有祈祷的仪式。

书籍是地图,往往能为我们指一条明路,但是,你不迈开腿走,就永远到不了你想去的地方。

关于阅读,有两种极端的观点,都是不可取的,一种是「读书无用」,一种是「读书万能」,应该有一个中间的观点。既认识到阅读的益处,同时还要了解阅读的局限。

单单将阅读是否浪费时间、是否有必要、是否算逃避,都是没有意义的。如何衡量阅读的价值,取决于一个人阅读的目的。而当你面对亟待的解决的问题,应对方法仅仅是阅读时,那么就算是一种逃避。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