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跑步管理学

跑步管理学

文/古典(新精英创始人)

“古典,很多商界大佬都喜欢跑步!”

Jamie听我说在跑步,这么对我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激励我。

她自己也特能跑,跑过东京和波士顿马拉松。而我是一个刚起步的跑者,对成为大佬毫无兴趣,开始跑步纯粹是好奇 —— 我认识很多以枯燥的跑步为爱好的人,每年还飞来飞去参加各种马拉松折磨自己。这些人大多不是宅男,还都是一些有趣又优秀的人。这里面肯定有点不试不知道的门道。

开始跑才知道,和机械重复的外表不同,跑步是一项极其敏感的活动 —— 你把身体向前倾斜一个细微不可见的角度,把手臂稍微摆高一点,速度立刻便有所改变,下一步小腿肌肉就会受力不同,呼吸会在十秒后变快,心率则会在 1分钟后提高,而这些细微的影响的积累,会在 1公里以后让你越来越平顺,或者受不了停下来。在跑步机上看韩剧的人们,也许很难体会这些吧。

也正是因为这种敏感,跑步与管理及其类似 —— 看上起你在为要在某时达成某事持续做同样的事,但表面重复之下,需要无数次的微调,这些小调整或对或错,逐渐滚动如雪球,在日后积累出巨大的不同。改变你人生的也许不是惊天动地的大决定,而是那些日积月累的细小调整。试举其三。

“全力以赴”最可怕

为什么人们痛恨长跑?大部分人是被中学的跑步经历吓到:从来不锻炼的你双腿微抖站在 400米操场跑道上,随着体育老师一声哨响万猪奔腾。你生怕落后,全力以赴。第一个 400米就心砰砰狂跳,跑到第二圈肝开始疼,而且你还发现有个孙子第二圈才加入队列,超过你在前面做痛苦状冲线,然后是整整一个上午的恶心头晕……有这种印象的你很难不痛恨跑步。

真正健康的长跑需要压低节奏,千万不要一上来就“全力以赴”,以能够正常和朋友说话聊天想事的节奏往前跑,并且一直保持下去。几分钟后,呼吸、心跳、脚步逐渐合拍起来,汇聚成一个独特的节奏。此时跑步变成为一种享受,内在的节奏稳定一致,而外在的景物流动,随着春夏秋冬,世界在你身边流转起来。

同样道理的是管理 ——大部分的人之所以痛恨管理,因为他们的第一次的管理或被管理经验极其可怕 —— 一次不得不开始的严肃谈话,主持一个明知道结果操蛋的会议或者是一个必须周末做出来的项目。这让很多人一上来做事情就“全力以赴”。全力以赴的管理和跑步一样,都不可能长久,一旦你的热情和自控力消耗完,你就会落入如高中跑步的状态,头晕眼花,发誓再干是孙子。而一个一拍脑袋热情的项目,即使最后成功,也会在结束后让你懒得碰流程表、会议或者沟通很长一段时间 —— 失去了自己的节奏,看似走得快的人,现在变成最慢的了。跑步如人生,长远的胜利,来自于把握自己的节奏,

要看多远?

跑步要看多远?标准动作说,要平视看前面大概 5米的地方,但是在真实的跑步中,看哪里很有学问 —— 一旦你面临上坡,跑得很累,你就可以把视线往下看 —— 这时地面嗖嗖向后,让你的潜意识觉得自己跑的还蛮快的。而一旦你跑的很舒畅,你不妨把眼睛看远一点,看到远处的目标,让你更有动力。

人生管理何尝不是一样? 当难度很高处境难熬,最忌讳的就是看得太远,此时不妨给自己定个短期目标。而当人生比较顺当时,一定要拉出个战略高度来,想想更远的未来,风物长宜放眼量。太多生活一直太顺而习惯了远视的人,遇到个上坡眼光收不回来,就会一直卡在某个坡下,或者虽然跑着,却永远觉得自己不够好。

别当装备党

如果你周日早上去北京奥森公园,你会看到装备党们集会 —— 他们皮肤白皙,戴着专用跑步太阳眼镜、耳挂耳机连在臂带上的手机上、手臂下面是专业测心率的手表;身着荧光绿领跑速干衣、黑色半长紧身裤下带着 2个护膝,配一双极炫的跑鞋,慢慢的被一个穿大裤衩的大爷以温柔而坚定的速度超过 —— 太阳眼镜有效的遮档了脸红。

装备党的问题是什么?用一个哥们举例 —— 他一开始跑步,觉得需要听歌保持节奏,然耳机总掉,于是买了头挂式。接下来耳机线又总是晃来晃去惹他心烦 —— 他认定这个才是他突破 3公里的障碍,于是网购了连耳机的头戴 MP3,终于听上了音乐。于是他发现大部分歌曲与跑步时的心率不符,会产生干扰。他又花 2天找到专门根据心率找歌的网站下载大量歌曲。你以为现在一切到位,可以开跑了吗?他的注意力又指向了北京的雾霾,据说上 100对身体不好啊……是不是该搞一个运动口罩啊(还真有这个东西啊!)

看出来了吗?装备党们的最大问题,是他们关注的不是目标,而是不断转换装备的新鲜感,这新鲜感给他一种“自己在变好”的幻觉,而这幻觉则让他忘记自己的无能 —— 一旦一个人迷上这种新鲜感,他(和他 的团队)就会处于不断的寻找新的“趋势”“模式”或者“工具”的路上,每隔一段时间换个方式,几次下来,耗尽人生与可能。

其实最好的跑步者,都是系上鞋带就能开始跑的人,而最牛的管理者,不是每天玩 PPT讲概念天花乱坠的人,都是把自己肉身锻炼得炉火纯青的人儿啊。

我要告诉Jamine ,商界大佬都跑步,我有点信了。

跑步管理学

左岸记:

“当我跑步时,我在想什么?”村上君说,“提这种问题的人,大体都没有长期跑步的经历。”普通人的跑步,大概是为了不想什么吧。而对于已经习惯了跑步的人,跑步对身心的调节应该是很有帮助的吧。“当受到某人无缘无故(至少我看来是如此)的非难时,抑或觉得能得到某人的接受却未必如此时,我总是比平日跑得更远一些。”

跑步,就是让柔软的时间和气流在有节奏的身体运动中变得无限充盈。如果你是个修行者,那么跑步正好是个很好的途径,村上跑一百公里超级马拉松所达致的境界是令人羡慕的:“我现在的世界,从这里到三公尺前就结束。没有必要想更前面的事。天空、风、草、吃草的牛群、旁观的人、加油声、湖、小说、真实、过去、记忆,这些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关係了。”然后他跑过了七十五公里,“好像一下子穿过了什麽东西……简直像穿过石壁那样,身体通到另一边去了”。他发现在“跑到最后,不只是肉体的痛苦而已,连自己是谁,现在正在做什麽,大体上这些事都从念头中消失了”。“我是我,我也不是我。这样觉得。那是非常安静的,静悄悄的感觉。所谓意识并不是什麽了不起的东西。”

“这样的人生可能无常而无益,或者效率极低。那也无可如何。就算这是往底上漏了个小孔的旧锅子倒水般的虚妄行径,起码曾经努力过的事实会留存下来。不管有无效能,是否好看,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东西,几乎都是肉眼无法看见,然而用心灵可以感受到的。而且,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往往通过效率甚低的营生方才获得。即便这是虚妄的行为,也绝不是愚蠢的行为。我如此认为,作为实在感受,作为经验法则。”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