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有病,谁有药

我有病,谁有药

据说万恶的美帝心理学家,视我们的幼小心灵于不顾,残忍的把自拍也列为精神疾病的一种。那么多自我感觉良好,展示自信和自爱的习惯,竟然是一种病。什么强迫症、拖延症、数字困惑什么的,似乎今天都可以堂而皇之的说是一种病。

忽然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浓浓的恶意,常说西医忙活一阵儿就是为证明你有病。反正我不能证明你没病、很健康,但是我能想方设法证明你有病。于是乎,满世界都走着形形色色的病人,病症不同但天下大同,大同在多多少少都有病。自己没什么可说的毛病,都不好意思出门溜达。

其实想来,病不病的不说。因为恐惧这个世界的变化,这个人生的未知,于是你总是让你先扮演一个世界认同的角色,然后你又在角色里自怨自艾。或许,这个世界最大的戏谑是你必须刻意模仿些什么才行,于是你那么害怕的与其他人的不同,却又处心积虑的渴望展示你的与众不同。你先把自己放进一个社会认同的模子,把自己砍砍削削,打磨完善,装入一个看似正常的标准。然后又因为渴望有所与众不同,四处哭诉你病魔缠身。

这个世界让你困惑,那只好装着明白这个世界,然后去找些有病的理由来欺骗自己。你总觉得世界是不会变的,人生一定是有范本的,跟别人一样,你才能成功,做不到复刻,大不了我就装。

假装活着,其实旁观着自己;假装忙碌,其实知道闲了还真没事情干;假装思索,其实用的是别人的脑袋和眼睛。装逼不犯法,扮范儿很好吃?只要你愿意装,自然就能完美?

因为你在“装”,所以你有病。

病从何来?反正感觉不正常就是有病。但什么是正常,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的人生不是我应该的人生。那什么样的人生才是你的人生?不管我现在如何,我起码要设计一下我人生的流程、标准、时效、目标、结果评定,稍稍背离了就不正常?还是,只有别人是正常的,我永远是不正常?于是,你有病。

还是,这个世界太强势,我只能装可怜?病了么,你们还好意思说我、虐我?羸弱身体、多情心思、屡受压迫、无穷欺骗,我就点小毛病,我都算坚强的,你们还想证明我没病?门儿都没有。我没病,谁还会有病?怕是,你病的不轻。

抑或,这个世界的美妙永远需要灵丹妙药才行?厌恶这个世界,给颗药丸,才好虚情假意的装作沉浸其中?我活下去靠日常的吃吃喝喝是不行了,没点治病加保健的药丸,那是不行的,能量块加千年参,我才能活下去。想来,你是必须有病才行…

你一直以为旁观自己的人生,扮演你必须的角色,这样你最不易受伤害,最轻松。因为你似乎不用为之受伤害,被评点的也是装出来的角色。也利于你设计你的人生,考量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满身的病,也是这个世界强奸你造成的,唯一庆幸的是反正不是我,是我装出来的角色罢了。

你总是觉得先成为别人喜欢的样子,才能成就你自己喜欢的样子。你总觉得没有被关注的人生,就是最失败的生命。但你也明明知道那样装出来的人生与你半毛钱关系没有,于是成功装不成,只好选择装病。或是有朝一日,“装”也被认定为一种病?还是从来,“装”都是一种病?

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同才存在着,你却认为只有“同”才能获取成功。扮演谁都不会让你快乐,包括假惺惺的扮演自己。只要你“装”,你已然病了,那些莫名其妙的有病,也是你为了“装”而收获的小情调而已。人活着最大的顽疾,怕是从来没有活过自己,人生最大的恐惧同样是下决心去活自己。

你做不到别人喜欢的样子,因为别人随时移情别恋。你“装”不出别人曾经的成功,因为那个成功已然是曾经。你不可能没病,因为你没有正视你自己。你不可能不恐惧,因为你设计的人生,总是被现实批驳的体无完肤。

只要你还决定对这个世界谄媚,无论是媚俗或是媚雅,你都会有无穷的理由去告诉自己,自己有病。只要你还决定旁观你的人生,设计你必须的经历和生活,那这个世界也会“呵呵”的给你添加点疾病,让你随时的痛楚和伤痕累累。你寻找一切可能的理由,可能的病症,来证明你不能享受自己的人生,来昭示你必须去“装”某一个与你无关的人?

这个时代诡异到,没病不正常,有病洋洋得意。或许,当你明白你所有的病,仅仅是因为你不想对自己认真,只是为了取悦那个“装”出来的人生,那些个奇奇怪怪的病该会刹那烟消云散吧。

我有病,谁有药?

 

左岸记: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儿分裂吧!不然又怎么去面对这个千变万化的世界给每个人的多重角色呢?关键的问题在于人如何将分裂完整地在内心进行统一,和谐共处。与世俗和解而保持自我,与现实妥协而不忘突破。

谁有药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