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路漫漫的女性主义

路漫漫的女性主义

文/于震

尽管一直以来我都承认在男女平等方面女性仍然处于弱势,而我也是一名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这种不平等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是以一种奴隶制的方式存在。而当《天空的另一半》这本书将这种全貌彻底展现在我面前之后,其震撼一度让我瞠目结舌。性暴力,性贩卖,轮奸,甚至是惨无人道的割除外阴每天都在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中的低种姓妇女身上发生着。尽管法律作出了明文禁令,但是这种禁令在首都之外的地区基本上沦为一纸空文。不但如此,很多政府人员和警察甚至默许这些事情发生。你很难想象不满14岁的雏妓被迫每天接客数十人没有钱拿甚至还可能遭受毒打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你更难想象的是当一名女子遭受到性侵犯到警察局报案,受害者不但没有得到安抚反而被抓起来或者再被侵害一次之后必须要用自杀来证明清白是一种怎么样的绝望。是的,书中太多这样的细节都是用这样几句话带过,怎样的同情和怜悯在这些经历面前都太显苍白。在那些离我们太远,甚至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去的土地上,物种赋予了一些人性别上的差异,然而赋予不是恩赐而是毒药,在要她们的命。

这自然让我联想到中国,似乎在我们国家不用过多担心被强奸,被割礼,女童就学,经济自主等问题,甚至很多段子潜台词还在说女性过于独立和强势。这是不是说作为第三世界的同盟国,我们已经进步太多,女性主义运动简直太成功?

自然不是,这种逻辑不但是过度乐观,甚至乐观的有人让人觉得幼稚,暂且先不谈那些风靡网络的段子和词汇其潜台词仍然带有浓重的男性霸权。以不均等的出生率就可以证明,每单位男女数量的差值就意味着这个数量的女婴被流产、堕胎、或者生下后(由于国家规定不允许事先告诉胎儿性别)非正常夭折。很多地方的农村(即使是大城市附近)的重男轻女以及厌女价值观依然盛行,甚至这种盛行背后有很多女性长辈参与。这些地方的女性被要求过早辍学,嫁人,从事体力劳动,没有话语权。而与我们认为的不同,大部分的强奸案件是发生在熟人之间,一些威胁、恐吓的手段不但让受害方假意自愿,也让其在事后不敢报案,正是如此,这类案件真正的数量仍然不能给出一个准确估计。

再谈回男性霸权,其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上更是不胜枚举。比如民间嫁娶所遵循的彩礼习俗,就像是给自己贴上一个合理价位标签出售一般;比如女方要求结婚就要有房有车,这看似是女性强势的一面,但是其背后仍然是男权文化的表现——我必须要在这个合适的年龄把自己定一个好价钱,否则一旦过了这个时间,我的价值就会加速折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父母看到女性过了一定年龄结婚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还有类似于所谓的要给男人留面子不能太独立;有处女情结就正常,但是处男情节就是神经病;要保持历来女性柔弱的主要特征;要认为男人逢场作戏是理所应当;以及男生做家务就要被贴上新好男人的标签(我最为厌恶这个标签!)。诸如此类很多引发共鸣和大家认为就是这样的观点背后往往都是体现着男性霸权。

那么作为女主主义的支持者,实践这种理念并鼓励女性意识的觉醒正是和上述男性霸权得以分庭抗礼的行为。同时作为一名年轻的男性,当我表达自己的女性主义理念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质疑,对于它们我有些辩解,有些沉默。

有人会说我是读了两本书就来充当女性主义者来表现自己的逼格很高。我辩解。

每一个够资格的人都是从小白发展而来的,我读书不多我会去补,我是一个女性主义者我就会实践我所应该做的,我没指望受到赞扬和认同,这是一种理念和逼格无关。

有人会说我支持女性主义是表达了一种可怜。我辩解。

我从来不会认为女性可怜,对于一些问题我都会直白的指出,我不会因为她是女性就觉得她可以不用克服某些弱点,作为一个支持者我也会首先放弃主流价值观赋予男性的诸多特权。相反,那些觉得某些事这么做也没关系(比如不工作也没关系)的人才是真正的站在同情的高地上俯视以及明显的性别歧视。

有人会说你支持女性主义没什么用,世界不会因为你的支持而改变什么。我辩解。

套用一则夏威夷寓言:一场海浪把海星冲到岸上,一个小男孩一个一个捡起来扔回去,有人看到就说,“你这么做没什么意义,海星太多了”。男孩继续拿起一个扔回海里,“至少对这个是绝对有用的”,男孩说。

最后有人批评说你们女性主义者太理想化,你让她们看到了男权社会的痛苦,你堵住了她们安分守己的路,但是却没有给她们指出一条新路。你们振臂一呼,让女人做自己,却没想过,整个大环境不支持这个昂贵的代价,你这是害她不是救她。我沉默。

我无法给出有用的回应,因为我确实束手无策。我不是一只会扛大旗的激进主义者,我关心社会的进步,但我也同样关心每一个普通个体的命运,前者并不重于后者。

我知道这个国家的父母通情达理的总是太少,不附和主流价值观的朋友也太少,对于女孩子周围更是尤为如此,他们总是说你这样就可以了,你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就行了,你容忍他一点就家庭和睦了,什么爱不爱的,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但是越是如此,我越觉得实践这种理念并鼓励女性意识觉醒有意义,只是我不会无脑的强迫人家必须认同,只要她清楚这样的逻辑之后还愿意安分守己,我同样支持她,至少这是自由的选择,不是麻木的顺从。我最怕看见一个所谓的理想主义者,一遇到挫折就回到极端的现实主义,否定努力的价值,对于她来说要的不是有价值的改变,而是一条廉价的新道路。

对于身边认同我看法的她们,我总是先鼓励她们做功课,积攒足够的勇气和实力,不去做等着王子吻醒的万年花瓶。这个年代,女孩子的特立独行往往会受到更多的质疑和非议,有些质疑和非议甚至直接带着讽刺的含义。我并不奢望她们都能成为特立独行的女王,我甚至觉得失败可能反而是常态,但是看不见的生长是生根,任何微小的改变在时间的长河当中都将迸发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我相信,作为一个普通人,这种力所能及足以让我欣慰。

女人的天空

左岸记:于震这种对人性的终究关怀让我深受感动,比起他的努力,我就相差甚远了。我一直的中性主义主张其实和无主张是一样的,充其量只是影响一点身边的人,遵从人各有命,别人不努力又谈何改变,我其实是沉默大多数中的一员。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