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自卑的炸弹

自卑的炸弹

——解读苏亚雷斯咬人事件

文/荠麦青青

巴西世界杯大战正酣,火热赛况夺人眼球,火爆新闻亦层出不穷,这不,前几日让大家大跌眼镜的劲爆消息莫过于乌拉圭的苏亚雷斯又咬人了!

一个“又“字说明小苏这次咬人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无独有偶:2010年11月,与埃因霍温的比赛,苏亚雷斯上嘴用牙齿咬向对手球员奥特曼-巴卡尔;2013年4月,在与切尔西的比赛中,苏亚雷斯也曾以一副利齿咬过伊万诺维奇的手臂。前几年的污点尚未被彻底清除,新的“罪证”又随之而来。但人们似乎对天才和英雄总是格外宽容,苏亚雷斯再次肆无忌惮地咬人后,非但被裁判视而不见,而且广大的球迷们对此也绝少谴责,网上几乎是一边倒的调侃,苏神的这惊天一咬仿佛比任何进球都更能刺激和兴奋人们的神经。

热闹过后,狂欢过后,我们不妨抽丝剥茧地去解读一下苏亚雷斯咬人背后的个中原因。

除了性格暴躁,缺乏自控之外,权威的心理学家对此解释为:“幼时因龅牙被嘲,压抑于心,成人后逐渐形成强大的攻击性。”抛却专业化的说辞,我们可以在此将其通俗化一些:在苏神的心中,他一直未能跨过自卑的门槛。

自卑,仿佛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印记,它存在于各色人种,各个阶层,各档年龄,各种背景的个体和人群中,唯一的区别是程度不同,多寡有别。拿破仑拥有了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一切——权利、财富等,但他却说:“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过快乐的日子。”可见人生哪有完美之说?哪有从无缺陷的人性?即便倾城倾国如范冰冰者,也有过于丰腴之恼和被流言蜚语万箭穿心之痛。对此,她从容以对:“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既然自卑心理人人皆有,就像我们身体内蛰伏的癌细胞一样,但我们对待它的态度却有高下之分。下者,会一直被自卑心理所牵制和左右,不能对自己形成客观的认知,自惭形秽,愧不如人,久而久之,形成更深的善妒、排他、敏感、阴郁、孤僻、畏葸甚至攻击性强、残暴等极端心理。比如几年前的马加爵事件,归根结底,就是无法正视和调整根深蒂固的自卑性格而导致的悲剧。

其实,对待自卑最好的方式不是隐藏压抑,更不是扭曲为自大和狂妄,而是对它的升华。哲学家周国平曾对自卑有过一段精彩的论述:“许多伟大的天才并非天性自信的人,相反倒有几分自卑,他们知道自己的弱点,并为这些弱点而苦恼,但他们不肯毁于弱点,于是奋起自强,反而有了令一般人吃惊的业绩。”你看其貌不扬的马云,当他在互联网的疆场上叱咤风云,风头无二时,谁还会对他外在的不堪评头品足?谁还会对他草根的背景说三道四?当双目失明的刘赛站在星光大道冠军领奖台上的时候,她灿烂的笑脸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强者的风范,她早已超越了她的自卑,释放出属于自己的万丈光芒。

但天下众生芸芸,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努力和奋斗获得人生的大奖并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凡人如你我,没有花容月貌,没有经天纬地之才,更无惊天动地之伟业,但亦可以做到视自卑如老友,与其和谐共处,既无需夸大其辞它的存在,诺诺于人前,更不必弃之如弊履,以显其完美无瑕,否则自卑便很可能变成一颗随时都能够引爆的炸弹。

故,我们对世间万事万物及如何对待自我的选择权,永远在自己手上,若你匿身于阴影里,便拒绝了阳光的照耀;若你走出狭隘与自卑的囹圄,一定会赢得人生更广阔与光明的天地。

纵使命运给你溃烂疮疤,你也要还它似锦云霞。

苏牙

左岸记:当个人面对一个他无法应付的问题时,他表示他绝对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此时出现的情绪便是自卑。A.阿德勒对自卑感有特殊的解释,称其为自卑情结。首先,自卑情结指以一个人认为自己或自己的环境不如别人的自卑观念为核心的潜意识欲望、情感所组成的一种复杂心理。一个人在心理功能方面的缺陷可以在其他方面得到补偿。一个人最重要的动机是在集体中得到承认和有适当的地位。其次,自卑情结指一个人由于不能或不愿进行奋斗而形成的文饰作用。自卑情结是由婴幼儿时期的无能状态和对别人的依赖而引起的,所以对人有普遍意义。人试图通过补偿自卑感而真正地或想象地胜过他人,自卑感既是驱使人成为优越的力量,又是反复失败的结果。自卑感的客观作用在于引导人主动地与他人进行合作,并自觉地服从他人的管理,虚心地听从他人的建议或忠告,努力地学习他人的长处;自卑情感,可通过调整认识,增强信心和给予支持而消除。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