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被催眠是什么样的感觉?

被催眠是什么样的感觉?

来自煎蛋的一篇文章。

当Carla Sinclair得到了一次免费体验催眠的机会时,她决定去试试。“我想看看催眠是不是真的能够那么神奇。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应该会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拿着一个钟摆在我面前摆动。”

(以下是作者的Carla Sinclair的体验视角。)

最近福克斯家庭娱乐寄给我(Carla Sinclair,下同)一部电影的DVD,是Danny Boyle导演的《昏睡》(Trance)。这部电影讲了一个失忆的偷画贼,利用催眠回忆起自己藏画地点。除了电影碟片以外,福克斯公司还提供给我一次免费体验催眠的机会。地点是在Tarzana,CA的一个催眠动机研究所(Hypnosis Motivation Institute),《昏睡》的主演Rosario Dawson为了更好地理解自己的角色也曾在这里体验过。我对催眠并不是很了解。在此之前我惟一一次被催眠,是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那会儿我还只有十几岁。那次催眠是在洛杉矶日落大道的一个舞台秀上,由当时还不出名的“臀部催眠大师”Pat Collins催眠。她从观众席选出了我们几个人带到舞台上,然后让我们排队坐在椅子上,用她那带有催眠术的声音影响我们的潜意识。当时我表现得像一个不愿意与其他志愿者分享玩具的三岁小孩子,也不再对舞台感到恐惧,我完全按照Pat Collins说的那样做了,同时自己还在想“我不可能真的被催眠了,我的思考还是很理性。”

因此当我得到这次机会时,我马上决定去试试。我想看看催眠是不是真的能够那么神奇。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应该会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拿着一个钟摆在我面前摆动。

和我想的不一样,我在会客室看到的是一个娇小的、友好的催眠师,她叫Michele Guzy,她把我带到了她的办公室。在催眠之前,我轻笑着告诉她我曾参与过Pat Collins的舞台秀。她意识到了我对催眠的怀疑,但她并没有对此作出回应,反而说那个舞台秀很有意思,而且这些舞台秀是真实的。事实上,她也曾经是一个舞台催眠师。接着她解释说目前有四种类型的催眠:

1、环境催眠——处于一种高度听话的恍惚状态——像是一种由过度刺激引发的状态,这种过度刺激可以是恋爱或者堵车。

2、舞台催眠——娱乐大众为导向的表演式催眠。

3、他人催眠——由催眠师治疗师采用的催眠

4、自我催眠——利用在催眠治疗师办公室学到的(触发词、入门训练……)在家里进行自我催眠。

当然,这次我要体验的是他人催眠。在开始之前,我要进行暗示性测试,之后才会被催眠。我感觉自己听到“测试”和“被催眠”这两个词的时候,压力骤然变大,但Guzy(催眠师)说压力反而有助于催眠。“催眠是一种处于焦虑和压力下的状态。它是一种过度刺激。”Guzy说一个人压力越大,他就越容易被催眠,她能够在几秒中内催眠一个极度紧张的人。

但是在《昏睡》里面,偷画贼(由James McAvoy饰演)就没有先进行测试。他的催眠治疗师(Rosario饰演)只说了几句话,就把偷画贼催眠了,让他想起了他偷画的那一天所有的细节。就像知道了我心里是怎么想的,Guzy解释说电影简化了他人催眠的过程,理由也很充分。“我们不能在电视或者电影上放催眠过程,不然(看电视或电影的)人们就会被催眠。”她说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

在开始测试之前,她要知道我想达到的效果是什么——我是想要回归本位状态还是想要回忆起一些事情?(Guzy曾有个客户想要找到她放在家里某处的5000美元。)还是我想克服某种恐惧?又或者是要戒除药引?

我告诉她,我想摆脱困扰了我多年的失眠。她问我是否失眠是因为难以入睡,我说不是,我失眠是因为每天早上3点就自己醒了,就像是在身体里装了发条。然后在我睡回笼觉之前,要挣扎好几个小时才能入睡。

“失眠是后天习得的行为,”她说,“而催眠疗法是应对行为的。”今天她将通过第一次打开我的心扉,来接近我的潜意识。“我要打开那扇通往这个房间的门,来接近你的潜意识。”一旦她接近了我的潜意识,她就会改变我脑海里对于三点钟的印象,她不会说“噢,现在是三点钟了,起床时间到了!”她会说:“噢,现在三点钟了,是时候睡得再沉一些了。”并且她会给我设下暗示——一个关键词,我说了以后能够帮助我再次快速入睡。

“你的关键词想要什么?”她问。

这倒把我难住了。我只是想要个正确的词。在冥想的时候,我把木瓜当成关键图,但“木瓜”这个词并不像是能让我入睡的词。木瓜实在是明亮又活泼。“呃……”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但Guzy只有一个小时能和我呆在一起,她说关键词可以是一个很简单的词。最终,我脱口而出“calm”,那会儿真希望自己一天以前就想好要什么关键词了。

在花了25分钟讨论催眠疗法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起作用的(对于我这样的初学者来说,这一切都很有趣!)以后,终于到了要催眠的时间了。

暗示性测试

这个测试事实上相当简单。Guzy让我把手臂向前伸直,然后让我闭上眼睛。一旦我能够在脑海中想象我现在的动作,就点个头。在此过程中是不允许说话的。我点头之后,她告诉我,我左手提着一个很重的东西,而我的右手就像羽毛一样轻盈。我感觉到我的右手浮上来了,而我的左手就要沉到地板上了。与此同时,我的理智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想要停,随时都可以。她的话没有控制我。好吧,那是因为我还没有被催眠,我心里想道。

“现在睁开你的眼睛,看着你的双手,”她继续引导。我看到我想要看的——我的双臂像剪刀一样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然后她让我闭上双眼,然后自己再重复一遍之前的动作。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双臂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分开。通过这个简单的测试,她告诉我目前我的行为是被右脑所支配的,意味着我更求实。她将要给我字面上的命令。

诱导

在测试的下个部分,她问了我一串问题,我回答的时候点头或者摇头。问题有:曾有人告诉我我睡觉的时候要行走或者交谈吗?(摇头。)我曾在梦里动不了然后惊醒吗?(摇头。)我小时候能够向人们表达我的感觉?(点头。)我曾向陌生人说过“hi”吗?(点头。)我想过接下来要说什么吗?(摇头,但我当时应该点头的。)

我不知道我的答案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的眼睛依旧闭着,她在一旁描述说我已经被催眠了,我的身体正在经历生理上的变化,在我发生生理变化之前她会注意到的。但当我发现了这些变化的时候,我应该点头。

她告诉我我的呼吸会变得沉重。(点头。)她让我在我的手和前臂变得越来越轻、慢慢向上移动的时候,把我的手肘压在桌子上。现在我正把自己的手朝着脸移动,同时我的脸也向手那边移动(按照她的建议),就像我的手掌和前额之间有磁力吸引一样。“它们接触到的那一刻,我们将会进入深度睡眠,”她说,同时她扳着她的手指。当我的手掌接触到了我的脸,她告诉我我已经达到了“被暗示的巅峰”——一种思想和身体都极容易被暗示的状态。“现在保持这种状态。让我们睡的沉一点(响指!)。甚至再沉一点(响指!)。无论何时,只要我说沉睡你的身体就会放松(响指!)。你的手一直在你的脸上(响指!)并且当我尝试将其分开的时候,你的手和脸无法分开(响指!)。”

Guzy拽我的手臂,但我将手和前额牢牢地抵在一起。Guzy说我在脑袋里想一些事情是很正常的,不用管这些。但说实话,在这会儿我真没有别的想法。我很久没有想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脑袋里面很轻松,只是一味地接受她的指挥。我以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注意力来听她的声音。

催眠疗法

当我进入催眠状态时,她领着我躺到躺椅上。这正是我设想的,络腮胡子的男人从口袋拿出怀表,然后把它放在我眼前晃,告诉我我正慢慢入睡。但后来Guzy在电话里跟我说,用怀表是电视剧里面的把戏。这背后的原理是给眼睛制造压力,最后让眼睛疲劳。Guzy说钟摆很容易让人分心,她更愿意用静止的物体。因此她让我盯着天花板上的光,同时告诉我我的眼皮正变得沉重。

“清醒的头脑仍然听着指令,而此时潜意识正在集中注意力,”她说,“当你盯着光的时候,你的视力正在变得模糊,你开始眨眼。”她从5数到0,而我的眼皮确实越来越沉重,然后我开始不停地眨眼,直到它们像铅门一样关上了。

在这种极度放松的状态下,她让我想象“calm”这个词。“在你的脑海里看着它,C-A-L-M。像咒语一样看待它,你的身体是calm……”她让我放松身体的每一部分,用calm造每个她知道的句子。“将这种calm能量像拿毯子一样拿起来,从你的脚开始……你将在早上神清气爽地醒来。”她每强调一次就要打一次响指。“早上3点钟来临的时候,你谁睡得更沉……”

她让我举起我的手臂。这样做会让我的左脑放松。然后她让我把手臂放到椅子上的时候,从10数到1。接下来我有一阵失眠,但这种锻炼帮助我模模糊糊地入睡了。她让我多多像这样锻炼,不久后我终于能够比以前更放松了。

清醒

“1-2-3-4-5,现在睁开眼睛,清醒过来。”Guzy说的时候,把我从催眠的状态里面唤醒了。“只要你哪天觉得压力过大,就可以先把自己催眠,然后1-2-3-4-5,清醒过来。记得先用右手做准备活动,这会让你的左脑集中注意力。”

就在Guzy要结束这场催眠的时候,我的眼睛开始不听使唤。她的声音能够安抚我,我一点也不想离开这个舒服的地方,然后我开始想象自己是一只打瞌睡的猫。Guzy注意到了这种现象,“你又要进入催眠状态了。”她说。她解释说,我们所做的暗示给了她的声音一种引导的能量,除了她别人都不能引发这种状态。我并不认为自己对她的声音做出了反应,但她突然又坚定地开始数数了。“1-2-3-4-5,睁开眼睛,清醒过来。1-2-3-4-5,清醒过来。握拳,1-2-3-4-5,清醒过来!”我很不情愿地听了。当然我听了。

一周以后,我每天早上都觉得神清气爽,但那是在我失眠三天以后补觉才有的感觉。在催眠以后的前两晚,我确实睡得很好,但第三天的晚上我又在半夜醒了。于是我开始放Guzy的录音,那确实有作用。但第四晚,就算是录音也不能帮助我入睡了。第5、6、7晚我的睡眠甚至还不如以前,一整晚都清醒地躺在床上。催眠会不会有反效果呢?我要去Guzy那里消除催眠影响吗?还是我需要第二次催眠?

平心而论,她说有些人一次催眠就能得到想要的效果,但其他人可能需要10次——我可能还要做9次催眠。在《昏睡》里面,偷画贼在想起藏画地点之前也做了很多次催眠。而且,Guzy让我做的锻炼我都没做。最终,我明白我在她的办公室是真的得到放松了。如果她让我睡的话,我分分钟都能入睡。

[桃子 via boingboing]

催眠

读后记:科学是什么?科学是对未知的探索和为未知的开放态度。我们经常拿着科学的名义愚昧自己。即如,我们寻找敌人,最终成为敌人本身。如何面对科学和未知,如何更好的认识敌人,认识自己,不仅仅是想通此点,更多的是合适的方法、良好的心态、持续的努力。

注:也顺道推荐大家有时间看一下最近的一部电影《催眠大师》,中国悬疑片做到这个程度真的不错了。同时要注意催眠术是有可能被用于犯罪的!任何一种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历史上确实也出现过催眠犯罪的案例,如著名的“海德堡事件”,所以不要轻易找不熟悉的催眠师进行催眠,进行催眠之前最好对催眠师进行一个调查了解,既有利于对催眠师产生信任更好地进入催眠状态,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其实,任何一种催眠状态在平常生活中都出现过,如在睡觉即将清醒或快睡着的时候,突然身体无法动弹,出现‘鬼压床’的现象,就是一种催眠状态;人在某个极度的悲伤或恐惧情绪状态下,眼前突然浮现某个人,就是一种正性幻觉;又如某小美女穿着超短裙去玩,回到家发现青一块,紫一块,什么时候碰的都不知道,这就是一种催眠麻醉状态;有时候时候拿着钥匙找钥匙,拿着电话找手机,或某个东西明明就在桌子上就是找不到,看不见,这就是催眠状态下的一种负性幻觉;所以说催眠一点儿也不神奇。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