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动物细胞没有细胞壁

动物细胞没有细胞壁

文/文昌

高考备战时,需要铭记在心的知识点有很多,比如:“动物细胞没有细胞壁”之类的经典常识,从来就没有在显微镜下观察过动物细胞的模样,但并不影响我们做题得分。正如诵读圣经的基督徒们谁又见过真正的上帝呢?如果有人问到:“知道又能怎么样?能多挣几块钱还是咋的?”,估计这会让那些孔乙己似的人物一时语塞。

回头再想我们曾经费尽心力牢记的知识点,苦思冥想做过的数学题对于如今现实的生活意义究竟何在?时过境迁早已忘记了那些知识的琐碎,解题的技能早已荒废殆尽。爱因斯坦说:“所谓的教育,是要将学校学到的知识忘掉后剩下的本领。”其实强调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接受教育后思想的转变,以及学习和改造客观世界的能力。

可惜了现实与理论的差距横亘在高考前进的路上。我们只能在茫茫的题海中练习解题的绝技,注定能培养成满分王,却培养不出大师。其实高考它早已偏离了教育的航线,不过是同台竞技的人太多,竞争过于激烈,实在找不出比高考更加经济有效的筛选机制。两天解决战斗,允许来年再战,于是真的出现了八年抗战,胜利了也该结婚了!

在如今这个不那么公平的现实社会里,高考可能是唯一比较公平的制度,无数人通过高考实现了命运的改变。再怎么调侃和嘲笑这种制度的残酷,但不得不承认我如今的处境得感谢当年的高考,不再像父辈那样继续耕种在那块祖辈们耕耘了千百年的土地上。尽管随着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不经过高考也能落脚,谋得一席地,通过高考步入大学对我来说,让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个城市生活度过青春年岁里最美好的四年,也让我有足够的资本迈过一些企业的门槛。又足够的闲暇和精力探寻世界,并与大学同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增长了见识,并有足够时间和精力思考自己未来的方向。高考虽然只是张船票,但没有船票无法上船。

备战高考的知识早已忘却殆尽,但依然怀念那段浴血奋战的光辉岁月,当时手机还没有完全普及,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渗入到我们学生的生活,自然了解外面世界和人情世故的方式极其有限,周围除了和自己一样的同学,就是老师。那时的单纯和青涩思想观念尚未成熟,生活里唯一的憧憬就是老师对大学美好的描述。上一所好大学几乎成了那时的梦想,而有着明确的目标而不懈努力的充实,前赴后继的激情始终无法让我释怀,尽管当时的结果并不如意。

随着认知水平的提升,对外在世界理解的深入,见识和眼界的开阔,已不再那么容易轻信那种鸡血似的努力。赞同有人说的“人生苦短,用心用力更重要”,并非这句有多么正确,而是提及了一个做事方式和做事效率的问题,光卖蛮力是不够的,还得用心思考。所谓的社会现实残酷不过是以结果作为评判的标准,创造出来的东西不行就不行,不需要就是不需要,没有人会在乎你为此付出过多少心血,哪怕你为此痛不欲生甚至要跳楼自尽。可能当年的高考,不少人处于形式的努力,创造了很多貌似努力的假象,最后以天赋不足为借口。有句话说得好:“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当然这里的努力是有效的努力,不是两眼无神将板凳坐穿的苦守。

“动物细胞没有细胞壁,只有植物才有细胞壁”,你还记得么?

書于 北京 六月

高考水平

左岸记:有些事件,你还真得过了,才能算真正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高考就是这么一件事。下面是嘉倩对类高考一些的见解,读来也有几分道理。

“人有两件事,一件是应该做的事,另一件是自己想做的事。”这样的观念下,我们常把高考考研考证书看作“应该做的事”,当科学家骑川藏线做演员创办慈善组织就是“想做的事”。于是,有人能为了“想做的事”上天入地,却不能为了“应该做的事”多背一分钟单词。

高考、专六专八、考研、考职称、考证书、结婚、买房、买车…如果是为了和一个偷偷暗恋的学长进到同一个大学,为了给心爱的女友一个温馨小屋,为了让父母不再操劳而找份安稳工作,为了接送小孩上下学买辆车…这些事就从没意义却不得不做的“应该”变成了心甘情愿的“想做”。

至于那句代代相传具有恐吓意味的格言:“高考决定你的一生”,经历过的人大多笑而不语。决定一生的事很多,譬如骑川藏线不小心得了感冒,谈恋爱遇到了个人渣,在雾霾中猛吸口气,人群中多看了杀人犯一眼。别担心,没有一次考试会要了一个人的命,因为接下去要你命的东西太多了。

每件事,最后能坚持下去的,不是别人嘴里或者励志书里告诉你的某句话,而是——你想不想做?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