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重拾纯真

重拾纯真

文/下午百合

一个饱经世故却不累积经验残渣的心才是纯真的。——《生命之书》

纯真有点像夏天。绿影子下的洁白衣裙,洒落在草地上的阳光。肆无忌惮地对着夕阳大声喊出心爱的名字,练习册上歪歪扭扭只有自己懂的图画。纯真的愁和绪都是强说的,是夏天突然而至的暴雨,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何时开始失落了纯真?第一次经历背叛?伤害与被伤害?突然想对着镜中的自己挥去一拳?或是掩起了面颊深深地哭泣?

想起小说《挪威的森林》结尾处。获悉直子死去后的“我”一个人在孤独的海岬之间游荡,一遍一遍确认直子已死的事实,好像倾倒海水般的一场接一场哭泣。是单单为直子的死去吗?不。是为一去不复返的纯真。

纯真是可以保有的东西吗?可以封存在某处,不变色,不枯萎。纵使有那样的场所,你有不变的眼神吗?

纯真亦是不可寻求的。如果你是在“寻求”,那这杂染的心念本就失却了纯真。

一颗在声色犬马中颠沛的心灵有没有可能再回到纯真?

行走在人群中的你有没有可能褪去盔甲,面具,重新绽放出自己的纯真?

经历了人世沧桑,变故,见过人性的黑暗,对自己对别人都失望过的你还敢不敢再相信纯真?

纯真不会来自一个桎梏中的灵魂。纯真也不会在嘈杂中遇见。

小孩子从不去思考“纯真”为何物,他们只是尽情地玩耍,任性地哭和闹。他前一分钟生你气,后一分钟会和你作好朋友。

满脑子“成功学”“逻辑学”“专业名称”“合同条款”“御夫术”的人难见纯真。

纯真在宁静之中。当一颗心不再寻求,只在当下这一刻,突然看见了一波碧水,一弯新月。

纯真在大孤寂中。当你一个人跋涉了很久,一低头看见了自己的心。它是那么复杂的一颗心,又是如此简单的一颗心。出发时你只有自己,现在也只有你自己。

纯真超越了“美德”。一颗刻意追求美好的心不可能是纯真的。纯真是接纳了所有。它把“评判”改为了“欣赏”。

纯真超越了“知识”。它是毫无经验的,它一边如实经历一边不断惊喜。

纯真是“本来的样子”。它不美也不丑,又是美的又是丑的。它是高兴时就大笑,伤心时就痛快地哭。它是对着又笨又傻的自己说“你就是这个样子!”然后破涕为笑。

纯真回避欲望吗?它看见了欲望,理解了它,任它飞升或痿顿。“就只是欲望而已罢了”!

纯真是直觉的。它常常一下子就发现了那些可爱的,珍贵的,有趣的事物。它在玩味中不留恋,因为又有更有趣的在等着了。

纯真,是大死之后原谅了所有的对与错,是大梦醒了再认真地做梦。梦里笑醒了,还是在梦中。

儿童节致自己,亦为众生记。

左岸记:纯真,最心动的解释是纯洁真诚、不做作,他的反义词是圆滑、世故,他的目标是成熟,真正的成熟,他使青草更青,绿叶更绿,蓝天更蓝,流水常清。

我们可以找出种种理由来同情一个从此不再有笑容的人,但我们一定不会认为这个人是智慧很高的人,成熟的真正含义应该是用智慧培植起来的纯真。有人会出来责备:你太天真了,你太缺乏社会经验了,你太不知道现实社会的可怕了。我倒觉得只有一种天真是应该受责备的,天真地认为自己可以不尊重别人,天真地认为别人应该毫无条件的接受自己的意见,天真地认为自己永远比别人高明,天真地只想享受权利,不尽义务,这些天真才是应该受责备的。我怜悯一个有了成就却失去了纯真的人,因为我觉得他所得到的跟他所失去的相比,实在少的可怜,失去纯真就失去了幸福人生的一切。

一个主管,天天在发威,说是可以震慑部下,结果是眼中总是刻意布满凶光,失去了心的纯真,也许凶光真能帮他击败自己的部下,但是,一头怒狮率领着一群绵羊,又能创造出什么事业呢?

人生什么事最使人难过呢?穷吗?不是,累吗?不是。我说人生最使我难过得是看到美丽的母亲当了几年母亲以后,有一张恶狠狠的脸,美丽的主妇当了几年主妇以后,脸上有严冷的表情,生活的艰难确实会毁掉我们的纯真,但这决不是我们可以让心长满老茧,让血管充满泥浆的借口。也许有人会说大家都长大了,再来保持纯真,是不是太孩子气了。其实,在每个自认为自己长大了的人心中都保有一份孩子气,君不见那些七十七八十八的老者与孩子们在一起时是多么的快乐么,况且我们都亲身经历过孩童时代,十几年的孩子气说没有就能没有得了么,难道你成年后再没有撒过娇,取得不菲成绩后没有喜极而泣做出让人惊叹的举动?我们和朋友见面的时候,聊什么最使你开心呢?是待遇好不好?一个月可以挣多少钱?住的是公房还是自己买的房?当然都不是,最使我们开心的话题还是喜欢看什么电影,逛书店又淘到什么宝贝,最近又有什么好玩的。之所以这样,是我们内心深处的孩子气使然,是我们所保有的纯真使然。

倒不是你没了纯真,而是你怕纯真会随便地跑出来,让你没了威严,怕会被现实笑话,想来,其实是非常不自信的表现吧。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