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四方街的半糖

四方街的半糖

四方街

“先有四方街,后有丽江城”

青砖灰瓦彩石地,凭空的肃穆。土司耀武扬威、殚精竭虑的时候,这里的熙攘想来总是有威仪罩着,谨小慎微吧。没有了层峦叠嶂的旧屋子,人们在远山的剪影里,蓝天上白云游走中,代代传着活着,偶尔想想外面的世界。

四方街不四方。现如今,四方街是游客们的丽江签到处,热闹从清晨开始,一个个人群像变身的蚁群扔到广场上,喧嚣爆炸般散开,然后流向丽江的各个街道,只有河水如旧的安静。间或有些仪式般的表演,和各类民族的舞蹈音乐秀,围观的和表演的都尽职尽责,彼此代入着、混杂着,既不穿越也不隔世。

及至晚上,人们不再那么有序地流动着。彼此慢下来,穿插着,没了喧嚣,都游魂野鬼般溜达。酒吧什么的音乐千奇百怪的透出来,搅在一起,喝多的时候,不敢动脑袋分辨,否则容易头晕。月光清冷,抵不过河里的灯光,琼楼玉宇俱澄澈,也俱虚假。

半糖

“Deep Spring”是个酒吧,却卖咖啡。明清调子的屋子,木扇窗棂,原木的桌椅,光溜却感觉粗糙。木地板吱呀呀的,一点原生态都没有,直如城里姑娘扮村姑,道具够了,妆画的有点过,毁人毁感觉。

在四方街,我只喝伏特加和咖啡。啤酒轻薄、茶水复古,四方街里,伏特加让你更清醒,倒是咖啡让我迷离。伏特加烧的自己有点五迷三道,却清醒异常的时候。我总是要两杯咖啡,半糖的。出门去找四方街街角的流浪歌手。

流浪歌手不悲催,唱着快乐的歌,他不拿着民族或是悲伤唬人,有词有调淡然不忧伤。丽江是属于失意和艳遇的,故作姿态才能有料,于是没人喜欢,所以只有我喜欢。他唱歌的时候,我看蹲踞的远山,看银河慢慢的流,啜着咖啡。等着他歇了,一口喝完,总会看着我,砸吧着嘴,例行公事的问:半糖的?我就笑,他就摇头。每天都有,还冤大头似的,嫌我光给咖啡不给钱?

然后就有点恍惚要醉的感觉。箕坐在流浪歌手身边,要他弹我能和的曲子。被我一次次打断后,就剩了“朋友别哭”,还能彼此忍受,哼完皆大欢喜。我继续进去灌伏特加,他继续等伯乐,虽然永远没戏。我走早的时候,会给他一杯纸杯的咖啡,他走早的时候会进来招呼。

四方街+半糖

生活如忙碌的四方街,活着就剩下半糖。24小时的忙碌,就算人烟散尽,悄无声息,四方街也是随时待客,随时准备生意。谁关注过四方街的凌晨?偶尔招牌霓虹亮着,偶尔的醉酒的人,雾气在河里泛着,爬上街面,石头路润润的出水,却一点静谧的感觉没有,仍是隐隐的蠢蠢欲动。

四方街如这个生活,没人是不带着目的去四方街的,哪怕那些觉得人生没有意义的人,可惜最后都变成了欲望。也没有谁不带着目的去生活的,同样最后也都变成了欲望,反而麻木了自己。

如这个歌手,爱着音乐,执著着自己的执著,每天的唱,每天的歌,不停的写,淡然而快乐。可突然觉得自己唱的不错,写的不错,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爱我呢?我不花俏我不流行,我不迎合这个四方街。我应该成功啊,哪天我才会成功呢?

可终于哪一天明白,我是爱音乐的啊,我是因为爱音乐才歌唱,为什么变成要成功我才坚持歌唱呢?那个朋友没有给我扔钱,而是给我一杯半糖的咖啡,因为音乐他醉了,还是因为这个半糖的咖啡?

而我,在伏特加里清醒,在半糖咖啡里沉醉,不应景不顺势,于是半糖的刚刚好。谁生活的苦都是属于他的,像咖啡总该是苦的,让咖啡品质更好些,甚至还需要一点酸。半糖总让我明白,生活的本来是什么样,同样也可以有些回味的甜蜜。真到了醉时没有学会清醒,醒着没有知道品位半糖,活着不易、醒着痛苦的地步,也不过是四方街上游荡的孤魂野鬼罢了。

四方街的半糖

四方街的半糖咖啡,让人沉醉。喝酒越来越清醒,不是一个好玩的事情,身体翻江倒海,大脑孑然独立。即如我们的人生,欲望和占有,折腾的我们形容枯槁,我们却乐此不疲。买醉才能对面这个世界,卖笑才能忍受自己,于是喝不喝都要醉一下,这样的日子更好捱过去。

四方街八百年,四方街美丽而无错。至于你把四方街当做了邂逅、圣地、欲望、猎奇、占有、逃避、涤荡等等,跟四方街无关。于是你的人生,也如这个四方街,取你所需的,也就注定麻木而纠结,最后急匆匆的奔离或是装作沉醉盘桓其间。

倒不如啜着咖啡,在微苦里享受一丝丝甜蜜。微苦的平静,小口的啜,温暖而清澈,层次丰富而内涵清晰,苦、酸、甜、温度,那么的随时变化却又宗旨明确。或许这样,人生也就可以试着在半糖的咖啡里沉醉。

常有人说,不去雪山寒水间留恋驻足,只在四方街踯躅的,都是不怀好意的人。但,可以让我沉醉的四方街的半糖,可以让我更加清醒的伏特加,总还值得我为之牵绊。

四方街

左岸记:

认识不同的人,见识不同的风景,感受不同的际遇,这是旅途赋予的独特乐趣。但是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为了逃避自我而进行的旅行,又将看到些什么呢?

我时常困惑,一次旅游和去影院看一次商业大片有什么区别,不过都是在一场消遣中躲避自己。悲哀就藏在“忙碌而充实的生活”的背后——快乐来自于对自己暂时性的遗忘。而当我们无法忍受与日常的琐碎、虚无,以及孤立无援的存在本质相处时,就想起了要去远方。行走曾经帮助人类认识世界,但现在它却成为了拒绝认识世界的工具。​

熟悉的生活似乎还会阻挠我们改善自我,因为它们自身不发生改变。我们错误地以为,宏大的思考需要身处于壮阔的景观。​

很多年前,一位朋友曾在上海为一家农民工子弟活动中心的孩子们做了一堂讲座。他告诉他们:如果你此生没有机会旅行,就去读一读伟大的著作,跟随书籍走遍世界。​

在技法高超的作家笔下,如恐惧、嫉妒、恨意,人性中的微妙幽暗都会让我们在认识自我的途中深感震撼——这正是匆匆忙忙的旅行者们所要努力的避免的。优秀的作家们是在拆卸一把子弹上了膛的枪支,也是在旋律回旋的音乐厅中开火,让人惊恐,无处躲藏。​

或许真正的壮美并不存在于外部世界,而在认识自己的勇气之中。我们站在原地,就可以有更深刻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