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孩子有不出生的权利

孩子有不出生的权利

文/毕淑敏

假如我是一个婴孩,我有不出生的权利。世界,你可曾听到我在羊水中的呐喊?

如果我的父母还未成年,我不出生。你们自己还只是一个孩子,稚嫩的双肩可曾能负载另一个生命的重量?你们不可为了自己幼稚而冲动的短暂欢愉,而将我不负责任地坠入尚未做好准备的人间。

如果我的父母只是萍水相逢,并非期待结成一个牢固的联盟,我不出生。你们的事,请你们自己协商解决,纵使万般无奈,苦果也要自己嚼咽。任何以为我的出生会让矛盾化解关系重铸的幻想,都会让局面更加紊乱。请不要把我当成一个肉质的筹码,要挟另一方走入婚姻。

如果我的父母是为了权利和金钱走到一起,请不要让我出生。当权利像海水一样丧失,你们可以驾船远去,只有我孤零零地留在狰狞的礁石上飘零。对于这样的命运,我未出世已噤若寒蝉。当金钱因为种种原因不再闪光,你们可以回归贫困,但我需要最基本的生活条件。如果你们无法以自己的双手来保障我的生长,请不要让我出生。

假如我的父母结合没有法律的保障,我不出生。我并不是特别地看重那张纸,但连一张纸都不肯交给我的父母,你们叫我如何信任?也许你们有无数的理由,也许你们觉得这是时髦和流行,但我因为幼小和无助,只固执地遵循一个古老的信条——如果你们爱我,请给我一个完整而巩固的家。我希望我的父母有责任感和爱心,我希望有温暖的屋檐和干燥的床。我希望能看到家人如花的笑颜,我希望能触到父母丝绸般的嘴唇和柔软的手指。

我的母亲,我严正地向你宣告——我有权得到肥沃的子宫和充沛的乳汁。如果你因为自己的大意甚至放纵,已经在我出生之前,把原本属于我的土地,让器械和病毒的野火烧过,将农田荼毒到贫瘠和荒凉,我拒绝在此地生根发芽。如果我不得不吸吮从硅胶缝隙中流淌出的乳汁,我很可能要三思而后行。

我的父亲,我严正地向你宣告——如果你有种种基因和遗传的病变,请你约束自己,不要存有任何侥幸和昏庸。你不应该有后裔,就请自重和自爱。人类是一个恢宏整体,并非狭隘的传宗接代。如果你让我满身疾病地降临人间,那是你的愚蠢,更是我的悲凉。并非所有的出生都是幸福,也并非所有的隐藏都是怯懦。

我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我要亲切地向你们表白。我知道你们的希翼,我也知道血浓于水的传说。我不能因为你们昏花的老眼,就模糊自己人生的目标。我应该比你们更强,这需要更多的和谐更多的努力。不要把你们的种种未竟的幻想,五花八门地涂抹到我的出生计划书上。如果你们给予我太多不切实际的重压和溺爱,我情愿逃开你们这样的家庭。

我的父母,如果你们已经对自己的婚姻不报期望,请不要让我出生。不要把我当成黏合的胶水,修补你们旷日持久的裂痕。我不是白雪,无法覆盖你们情感的尸身。你们无权讳疾忌医,推诿自己的病况,而把康复的希望强加在一个无言的婴孩身上。那是你们的无能,更是你们的无良。

我的父母,我并非不通情达理。你们也可能有失算和意外,我不要求永恒和十全十美。我不会嫌弃贫穷,只是不能容忍卑贱。我不会要求奢华,但需要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我渴望温暖,如果你们还在寒冷之中,就缓些让我受冻。我羡慕团圆,如果你们不曾走出分裂,就不要让我加入煎熬的大军。

我的父母,请记住我的忠告:我的出生不是我的选择,而是你们的选择。当你们在代替另外一条性命做出如此庄严神圣不可逆反的决定的时候,你们可有足够的远见卓识?你们可有足够的勇气和坚忍?你们可有足够的智慧和真诚?你们可有足够的力量和襟怀?你们可有足够的博爱和慈悲?你们可有足够的尊崇和敬畏?

如果你们有啊,我愿意走出混沌,九炼成丹,降为你们的儿女。如果你们未曾有,我愿意静静地等待,一如花蕊在等待开放。如果你们根本就无视我的呼声,以你们的强权胁迫我出生,那你们将受到天惩。那惩罚不是来自我——一个嗷嗷待哺的赤子,而是源自你们千疮百孔的身心。

孩子的权力

左岸记: 

对于你明明没有天赋的东西,你最好即时抽身放弃它并转移你的精力到别的东西上。父母对于孩子兴趣引导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孩子在他非常喜欢的项目上没有表现出一点特长的时候,你应该告诉他,你玩玩就好了。 —— 查理·芒格

但凡你犹豫,请你这样想:你要做的事情,你可以坦坦荡荡、毫无愧疚地告诉你的父母,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吗?但凡你觉得有些难于启齿,那就立即停止并且离开。——风鸣岬

穷人家的孩子比较吃苦耐劳,有上进心。这个刻板印象或多或少是爸妈灌输的,因为他们总会拿别人家的孩子做为榜样教导我们,那些榜样勤奋努力成绩好是必然的,重点是他们家里还很穷,似乎这样说的话就可以让我们更有惭愧感。然而我高中和大学的经历出卖了这个刻板印象。认识很多富人家的孩子,他们勤奋、和善、宽容、有上进心、成绩也优秀。其实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更不能吃苦,因为条件使然,他们并不需要吃那么多苦。他们的确没那么俭朴,但也只是因为不需要或没要俭朴的环境。——杜小白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