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为何你的生活那么无趣

为何你的生活那么无趣

文/古典(新精英创始人)

心理学认为,兴趣是一种情绪,而情绪,是人类进化出来的一种生存工具。这种情绪能够穿过百万年的进化留下来,一定是因为其有莫大的好处。

先来了解一下兴趣是如何产生的?

看看下面这幅图,你觉得哪一个多边形最有趣?哪一个最让你愉悦?

有趣和愉悦

这是心理学家Berlyne关于有趣的一个实验,实验中出现的多边形没有任何的特定意义,由计算机按照不同的复杂程度随机生成,越往后面,复杂度越高。Berlyne发现大部分人的最有趣选项在第三排中,这一组复杂程度让人一眼看不懂,从而产生各种联想——在我看来,左边像仙鹤,中间的像一个发出闪电的老巫师,右边的像一个跳麦克杰克逊舞蹈的树人。但是当选择最让你愉悦的一个时候,情况却有所改变,大部分人选择了第一排,最简单的这几个。

其中复制的数据筛选与分析过程跳过,实验有个清晰的结论:

有趣(Interested)是一种和不确定相关很高的情绪;

愉悦(Comfortable)是一种和确定性相关很高的情绪;

而有趣和愉悦,是两个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情绪——当一个事情复杂、新奇和不确定的时候,人们就会感到有趣;而当一个事情简单、稳定和确定的时候,我们就会感觉到愉悦。愉悦的事情,不一定有趣,而有趣的事情,不一定会愉悦。变态辣鸡翅有趣而羊肉串愉悦;狐狸精有趣而良家妇女愉悦;创业有趣而公务员愉悦。

好生活=愉悦+有趣

你有没有发现世界上有两种不同的人?——有人总是去新馆子、点新菜,尝试更多口味。而有些人喜欢去老饭店,点上家常菜,吃的安安稳稳。比如旅游,有人喜欢探险,去穷山恶水异国他乡;有人喜欢休闲,向往水清沙幼舒适恬静。前者有趣,后者愉悦,好的生活则应该是愉悦又有趣。

我们的生活也有这两部分。

我们满身疲惫的关上电脑,完成一项有价值的工作、我们在街上遇到熟悉的老同学、我们呆在老家的老房子里晒太阳、我们与家人挤在沙发上看最老版的《西游记》、我们接近大自然、我们在春节挤上拥挤的火车回家——这可一点都不有趣——但是这些事情让我们心跳放慢,血压降低,内心宁静。他们温暖、简单、安全,带给我们幸福与愉悦的感觉。

当我们接到一个全新的挑战性任务、我们在街上遇到一个跳舞的街头艺人,我们站在一个全新的繁华都市的入口,我们和旅途上遇到个一见如故的陌生人,彻夜长谈;我们决定要探险穿过一片森林,这都让我们心跳加速、手心发汗、同时让我们也觉得新奇复杂,有趣。

好的生活应该是愉悦又有趣。

动画片的设计最能说明这个问题,为了让注意力很短的孩子们坐在银幕前一个多小时,虽然没有心理学知识,动画片大师都直觉般使用了这个愉悦+有趣的模式:在大部分的动画中,总有一个复杂、新奇、或神秘或搞怪的二号,同时又有一个直接、温暖、简单的主角,如驴子和史莱克,流川枫和樱木花道,佐助和鸣人,豪猪和小狮子王,所以这些动画片即愉悦又有趣。

好奇心害死猫,安安稳稳多好,人类为什么要还有“感兴趣”这种奇怪的设定?进化心理学发现,兴趣是一种应对成长中“不确定”的情绪——当我们遇到了“不确定”,我们会下意识的躲回自己的舒适区寻求“愉悦”。因为所有的成长都来自舒适区之外,这样一来我们永远也无法成长。这时候“有趣”的情绪会出现,帮我们度过难关——我们大脑跑出来个小人勾引:“多好玩啊,要不试试看?”于是我们继续前进,越过那些不确定。兴趣鼓励我们走出安全区,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强,而世界变得越来越大。兴趣是成长的催化剂。

大人把孩子抛起来玩耍,孩子会先有些恐惧,但是一旦被接住,他就会咯吱咯吱的大笑,笑声像广场飞起来的鸽子。几次以后,孩子只要一被抛起来,就呵呵的乐,他开始穿越这种不确定性的恐惧,觉得有趣,他的勇气变得更大,他的信任变强。兴趣是这个成长的催化剂。

有趣和愉悦的界限,在于“不确定性”的程度。过度不确定的生活毫无愉悦可言,充满焦虑;而一旦不确定太少,日子又无趣得很,日复一日能淡出个鸟来。有智慧的人懂得调配出适合自己的“不确定”。有趣如菜里的盐,而愉悦如菜本身。如懂得调配得当,管自己、做项目、办公司,治大国如烹小鲜。

好的生活应该是愉悦加有趣,适当不确定。但是很多人又对于“感兴趣”的事情保有幻想,他们认为感兴趣的事情应该是特别快乐、舒适、天生就会的。有这种信念的人把自己玩得很惨——他们终身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一旦遇到困难与不确定,就声称自己“不感兴趣”然后闪人,寻找下一个“感兴趣”的事情。其实他要的不是兴趣,而是愉悦。

这个愉悦/兴趣比对于职业发展也相当重要。很多人来找职业规划师,说:“我不喜欢我的工作。”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活得不愉悦,还是无趣?如果是不愉悦,他们则需要做减法,找到核心价值,降低其他目标,进入一个相对更简单、清晰的职业环境中去,而如果无趣则需要做加法——提高一些难度,或让自己进入更复杂、更不确定的职业环境。很多人只想活的愉悦舒服些,却给自己挖了个更大的坑跳进去,结果更痛苦了。

我遇到过一位外企销售经理,收入高且稳定,觉得工作无趣。在价值观的排列中,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利他助人”和“社会家人认同”。他觉规划师的工作很有趣,执意希望成为其一。但职业规划师不是个简单的职业,需要至少200小时的系统学习和操练,才能让一个有职场经验的人成为合格的咨询师。在此投资期间还甚少经济回报,他同样很看重的“经济报酬”会大打折扣,这很不那么让人愉悦。听到这里,他的脸抽动了一下。

我再进一步告诉他,这200小时也充满了不确定性——读书拿证还好办,第一次咨询的灰头土脸,第一次讲课的一片死寂,训练营里高强度的极限挑战,写案例被督导说得一无是处,最后还需要通过PK才开始授课,即使这样,也不是一个结束,开始讲课后看到打分的惶惶不安,咨询后的反复揣摩,依然会伴随你好几年——这条道路充满这么多不确定的时候——你还觉得有趣吗?

听完我的讲述,这位兄弟顿时觉得规划师不那么有趣了,心算完收益产出比以后,他还是觉得他的一个创业项目做起来比较有趣——因为那个不确定性,没有那么大。他可以同时保持自己的愉悦与有趣。

像这位仁兄一样,我们常常因为白饭吃多了,就以为自己要以腐乳为生。我把这种现象称为:“火锅效应”——如果你问一个天天吃家常菜的人说你想吃点什么?他会说,火锅!我最爱吃火锅!但是如果你抓他去吃一个月的火锅——哪怕变着花样,他估计哭着喊着要回家。最好的生活,是经常吃米饭,偶尔来点火锅。

如果你真的希望生活过得特有趣,让我告诉你特兴趣的真相——兴趣不是那件让你舒舒服服就成功拿到结果的事,兴趣是那件让你白天痛苦的想、晚上睡不好、早上五点爬起来,一边苦笑着骂娘一边咧着嘴干完的事情。那才是兴趣的本来的样子。

 

摘自古典新书《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5月即将上市。

左岸记:如果一本书能让我产生自己对抗自己的兴趣,那这本书就很值得好好读一下,并以此在此后的生活中体验更多的人生愉悦。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