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拖延症和The Elephant in the Living room

拖延症和The Elephant in the Living room

拖延症(Procrastination),属于时尚的东西。网络时代你没这个东西,似乎都没法子证明你还活着。有病得治,但现如今,有些病在身上,反倒是一种可以发泄的理由,或是标签的炫耀。

想来这个年代,有病一定是社会迫害的结果,人生永远是苦难交加,没病都要找点病来感受一下。林妹妹好看不中用,但每个人面对自己,死拉硬拽也要扮演病人,就算别人不同情可怜自己,起码自己能顾影自怜一下下。

可惜到今天为止,这个拖延症还是没列入明确的心理或是生理疾病。自己想把自己装进这个有病的圈子看样子也没戏。你高喊“我有病,我有病!”,别人倒是不会真以为你有病,最多觉得你没病还要装病,有点逼格低下;顺带笑话一下,装病也要装个学术认可的病,干嘛似是而非的找个拖延症来装点门面?

据说拖延症,无非是完美主义、抵制和敌意面对问题、觉得自己解决不了这个事情、解决了也怕别人说不好…叨叨来叨叨去,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别人的评价和自我的认定打起来了而已。不开始,就不会失败,就不会得到结果,就可以寻找理由,就可以没有别人的评价,就可以只计划完美、却不用担心执行而出差错,就不用竭尽所能调动力量,就不需要事情中的调整,就不会得罪人出现冲突,永远不必担心计划不对、能力不足…

理想太大,头重脚轻,于是拉个拖延症的遮羞布;梦想太大,24小时醒不了,只好窝在拖延症的被窝里取暖?

跟The Elephant in the Living room(客厅里的大象)有毛关系?

没人看不到客厅里的大象,却有人真的可以熟视无睹,抱怨这个社会的虚伪是个生活的主题。虚伪的面对自己,却没人想着谴责一下。真知道拖延症不是病,但得治的人,看到客厅里的大象了,又如何?

要么先解决客厅里的大象,再去做其他的事情。起码大象盘踞的地方有点大,他走来走去、吃喝拉撒的,还不受你的控制,你要安静他要折腾,你要活跃害怕惊醒他,再打碎瓶瓶罐罐、碰到花花草草多不好。没谁不知道最需解决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明确必须解决的问题,列最简单的计划,最低的完成标准,做掉他。不管过程如何,大象是没了,最后最多是瓶瓶罐罐、花花草草坏了重修,脏了打扫而已。

再不行,饿死这头大象。很多看似重要的无以复加的事情,看似牵扯你生命和生活的东西,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做些其他的,只要不没事还喂这个大象就好。在意的反面不是对立,而是漠视无视。告诉自己,这件事我不愿意做,我认为没必要做,我也能承担这个事情没做的结果和责任。只要别总觉得,客厅是因为大象的存在而存在,大象死了,客厅都塌了。

要不就扩展客厅,让大象占据的面积相对值减少。更多的工作,更多的空间,更多的爱好,更多的与外界的联系。更多的点滴的计划、执行、调整、结果,慢慢你就发现,小事情你不拖延,大事情自然就没有拖延之说。小到每天按时早餐,定时饮水,必读10页书,每天必打扫房间。大象害怕洁癖,他一定会龟缩。

终极杀招无非一个,成为大象杀死大象!你看着大象别扭,你成为大象会怎么样?拖延只是因为你觉得这个事情跟你无关,或者起码可以寻找理由这个事情和你无关。你做了大象你一定会觉得客厅太小,身材太臃肿,环境很恶劣。那就瘦身,那就改变。让自己成为问题本身,永远不要做问题的旁观者。当你成为问题本身,你就明白,完美不完美,些微的改变就是喜悦。也就明白,不管别人如何评价,你既然是大象本身,也就只能做一头更可爱的大象而已。

再过分些,既然拖延不是病,变态、自虐总算是病吧。那我就是变态狂自虐狂,我就要等着最后一刻再干掉大象,我喜欢焦虑我喜欢压迫感,我喜欢虐待自己,喜欢自己变态的跳来跳去。还可以以此堵住所有选择的机会和别人的唧唧歪歪,还可以不调整,还可以不追求完美。玩把心跳,乐于刺激,只要玩不死,我就继续享受。有开始和结果就不是拖延,最多算个深井冰。

不要奢谈当下,因为昨天在那里;不要纠结果,因为因在那里;不要追求答案,因为问题在那里。

于是乎,拖延不是病,害起来要人命。客厅里总是有大象,跟是否拖延无关,只要别把他当宠物或是神位就好。。

拖延症的工作过程

左岸记:拖延,该是最厉害的拒绝吧,如果那件事你不想做,那么一开始就要拒绝。拖延症被视为“以推迟的方式逃避执行任务或做决定的一种特质或行为倾向,是一种自我阻碍和功能紊乱行为”。单纯的做事拖拉或是懒得去做,只能定义为“拖延”,也仅是一种坏习惯,改正它并不难。当“拖延”已经影响到情绪,如出现强烈自责情绪,强烈负罪感,不断的自我否定、自我贬低,伴生出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等心理疾病时,才能称之为“拖延症”。

写过东西的人都知道:真坐下去写,犹豫和斟酌的时间居多,敲键盘的时候少。人会不断给自己找理由:没找到节奏感啦,没灵感啦,不满意啦,如此云云。
而且灵感这东西,确实不易得;许多时候,写着写着,自己都恨:清汤寡水,什么破文章?!

张佳玮公子有个法子,可以克服拖延症,如下:
每天,趁闲着发呆时,想你最想写的东西。想出一句话,最真实最简单的一句,或者一个最简单的意象,然后延伸,把它及其周遭的东西,组织得很美。
但不要急着写,就在肚里搁着,来回酝酿着,把这一段前前后后的都想圆润了,想得你觉得不吐出来不舒服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写了。
这一写,不能停手,就写到你高兴了为止,在最高兴的时候停下来,想好下面的一句话不写,留着。
这就像评书留个扣子,明天好写。

拖延不等于两手一摊,什么都不做。爱拖延的家伙们极少什么都不做,他们的确会做些略微有用的事,比如做做园艺啦,削削铅笔啦,画个重新整理文档的简图以便自己有空时去收拾啦什么的。为何拖延者们愿意做这些呢?因为做了这些,就可以不去做那些更重要的事。而如果他们的待办事项里只剩了“削铅笔”这一件,那么天底下就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促使他们拿起削笔刀了。拖延人士完全可以积极有效地处理一些有难度、时效性强的重要任务,只要他们可以借此逃避去做更重要的事。

结构化拖延法正是利用了拖延者的这种心态,为某人必须完成的那些任务梳理出一个结构来。你把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按重要性列个清单,在脑子里想想也行,或者专门写下来也可以。你甚至可以称之为自己的“优先级清单”,把看起来最紧急、最重要的事排在最前头,但也要有些其他值得一做的事位列其后。于是,完成后边这些任务,就变成避免去做清单最上方的任务的一种手段。借助于这种排列得当的任务结构,拖延人士就变成了有用的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