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别忽略那些无用的事

别忽略那些无用的事

文/古典

这有什么用?如果我不做一个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四年学习有什么用?

会不会浪费?能力三核的修炼如此之难,隔行如隔山,如果我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能力,却不干这个,会不会浪费?

知识、技能、才干构成了能力,这三个部分兼容性各自不同。知识是最没有迁移能力的,即使你读到了医科博士,照样也不一定会做麻婆豆腐,隔行如隔山,说的是知识的差距。

但是到了技能层面,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大部分的职业都由70%的通用技能(如运营、执行、营销、沟通、管理)和30%的专业技能组成。你完全可以把以前学到的技能,迁移到新的工作里使用,再加上新学习的技能,迅速上手。职业与职业之间并无太大的差距。

而到了才干层面,职业之间的界限完全被打破。不仅是职业的界限,工作中培养的才干会蔓延到你生活中的每一个方面,你不想使用都不行。

彼得德鲁克在《管理的实践》中说,他认真的研究了当时(1950s’)的大学中所开设的课程,发现其中只有两种对于培养管理者最有帮助,短篇小说写作与诗歌鉴赏。诗歌帮助一个学生用感性的、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去影响他人;而短篇小说的写作则培养你那种对于人及人际的入微体察。诗歌和领导力、写作和管理,虽然知识和技能都相差,但在才干上高度一致。毛泽东是个好诗人,丘吉尔和希特勒的画都画得不错。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领域的高手很容易在其他方面也非常优秀的秘密,他们先在一个领域走到才干层面,然后再带着这些才干与技能下来鸟瞰新领域的知识,自然是一通百通,就好比你站在17楼窗口鸟瞰过,在周边的小区里面走,自然轻车熟路。

当你看到了能力的全貌,这个问题就会好回答得多——大学的学科学习不仅让你获得了知识,还有相关的技能和才干——即使你完全不从事这个行业,技能和才干也能迁移出来,运用到其他工作中。同时加速你在新领域的知识学习速度。

我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系,从大一开始,我就即不喜欢这门学问,也没有获得过什么好分数。毕业后,做了半年建筑工程师就彻底脱离了这个行业,再也未回去过。但回头看去,我的确从这段建筑工程这门学问中获得不少好处——这门学科带给我理科学生的思考框架,工科学生的实用观——这让我在研究生涯的时候,一方面不会太文艺(我已经够文艺的了),能区分科学和忽悠;一方面很注意实用的技术,我宁愿设计一个简单却能使用的模型,也不宁愿复杂得谁都不明白。我大学时代的建筑施工图还处于需要用手绘的时代,你需要用2B铅笔画根粗线墙体,然后用2H在外面一毫米的地方画一根细线代表有抹灰,然后用3B的铅笔在里面画一根粗的代表钢筋,最后还要在钢筋和墙体之间点上点加上三角形,代表这里填满混凝土——所有这一切都需要在键盘上不超过一个字母的宽度上完成。这个过程让我每次恨不得拿起铅笔出门插几个人。有细节控的人光削个各种标号的铅笔就能干个1小时。后来上班又开始每天12小时的AUTOCAD,这让我今天在设计个PPT时,简单得简直要狂笑出来。我的MBTI老师一直好奇我作为一个ENFP(外向、直觉、感情、感知一种人格测试的术语,简单来说就是“伟大的激发者+著名的不靠谱者”),为什么对于细节、字号、颜色、字体有那么多设计要求。她认为这和我的人格不符。我会告诉他这是我在一个格子里面每天改12小时设计图,就因为一个破字号或者线条,就需要重新返工练出来的吗?估计就是在那里,我人格分裂了,一个说“我要做伟大的激发者!”。一个说“别瞎想,图又来啦,你还是靠谱点吧”。

那年我20,完全不理解什么能力三核。当时的我对于未来全无规划,也不知道练习AUTOCAD对于未来到底有什么用。只有一个朴素的信念,只要你认真做事情,总是有用的。

推而广之,其实何尝有任何一件事是白费呢?我写诗歌要做文艺青年,写长信和远方的女孩谈恋爱,到今天成为我的文字启蒙。我和小明,王伯骑单车从长沙到北京,期间困难纠纷无数,这算是一次深远的团队组建;很多人夸新精英的战略布局稳健,项目虽然慢但是有一个是一个精品,他们不知道我当年打《星际争霸》是使神族的吗?什么时候防守,什么时候进攻,什么时候攀科技树,什么时候开分基地(公司),都有规律。

把当下当道场,把经历炼成才干带走,怎么会浪费?

 

摘自古典新书《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

如果你拆掉过思维里的墙,那你一定想看看生命里还有哪些可能。欢迎关注我的新书《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5月即将上市。

关注微信号“新精英做自己”获得更多新书内容,免费赠书,书友交流。

无用之用

左岸记:“无用之用”出自《庄子.人间世篇》。意思为没有用的用处,才是最大的用处。下面是叶倾城的一篇文章——《有用是毒药,无用是解药》,这是更文艺的表达方式了。

从钢琴老师家出来,春夜正好,像件薄薄的黑绢衫子,亲密贴身。
我一路问女儿小年课上学了些什么。我听完一堆“八分音符”后,叮嘱她:“要好好学钢琴呀。”
她点头:“嗯,我长大了要当钢琴老师。”又说,“我也要好好学英语,要不然我去了美国,大家听不懂我讲话怎么办。”很抱歉,她五岁,已经很自然地有了美国梦。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就这么直接地以儿童体现。

我老怀大慰,又加一句:“围棋也要好好学哦。”她学围棋也快一年了。
她扭头问我:“为什么?”
这回应出乎我意料,我一愣:“当然了,学就要学好嘛。”
她居然认真起来:“我又不想当围棋老师,去美国要下围棋吗?为什么要学好围棋?”
上一次被问及类似的问题,是在新东方与我同桌的15岁的女孩子,托福考了113分。我问:“听得懂?”她微微一笑,笑容里全是自负。
我一时多事,说了句:“其实你英文已经很好了,有时间可以看看古文,背背古诗词什么的。”
女孩诧异地看我,她撇撇嘴,“有什么用”四个字虽不曾出口,却用身体语言体现了。
如果她是成年人,我可以理解这是粗俗的挑衅,但女孩一脸的认真。我于是想了又想,说:“说一个你可能知道的诗人吧,纳兰容若,他有一句诗:‘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那些要好的、视为姐妹的、以为是一辈子好同学、好朋友的人们,会渐渐淡掉,总有一天,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都变了。而他们说,不,是你变了。也许你心里会五味杂陈,感觉孤单,你有那么多感受,却不知从何说起、向谁说、怎么说。这时,你想起这句‘却道故人心易变’,于是,你明白了文学的意义就在这里,说出了你的心声,抚慰了你的哀伤。我们脱离人猿已经很久了,我们所需的,不只是工具。”

如果技能与谋生无关,如果知识不用来生存,如果它不是通往美丽新世界的桥梁,那么,它有什么用?我尽量用女儿能听懂的语言说:“围棋可以锻炼头脑,提高你的逻辑能力和推理能力,这是所有学问和智慧的基础。”这是一个先天不足的答案,因为她可以追问:学问和智慧,有什么用?
天文有什么用?它让我们知道,我们的一生像微尘一样轻;美有什么用?刺绣或者音乐,带给我们的美感与惊喜,是擦过皮肤的战栗……
所有无用的东西,都是有用的。
就像这样一个美好的春夜,也许它真正的、唯一的用途,就是让万籁俱寂,让女儿有机会问出她的“大哉问”:有什么用?
她会用一生,慢慢地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而在我自己的人生谱系里,知识最高,智慧最宝贵。美,就是美,正如爱情就是爱情。我爱这所有的无用之物。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