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这是一个基调,无所谓高低

这是一个基调,无所谓高低

文/喜哈哈-青虫

看着灰蒙蒙的天,还有在这儿不多见的麻雀。突然想起遥远的模糊的那个火烧云的夏天,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放学回来,奶奶在背柴火,我背着甩来甩去的书包跑过去和她一块拾掇。看看绚丽的天,又拿起一杆硬柴,去追打蝴蝶。这也许是我记起最温馨最唯美最能给我童年幻想的一幕 ,但童年的娱乐总是带着摧残 ,一棍子下去,往往就折了一朵花,超度一只蝴蝶或蜜蜂。于是就很无耻的带着满脸幸福为那些亡灵哀悼。

已经度过二十来个365,有三四个中的记忆只属于父母,不属于我们。接下来的两三个我们只存储了很少的几个片段。比如五六岁之前我只记得挨揍的情景。再后来的记忆属于我们和父母共同经营,他们用朴素的言行指导我们成长,用他们不大会表达的爱深深呵护着我们。而现在,父母在我们生活中占的比例越来越少,大多数的记忆就给了自己和同学。和家人共同经营的那几个365 不仅是我心中的净土,也是父母家人孤单时聊以自慰唯一的代替品。正在茁壮成长的我们,何时才能给可爱的父母提供荫护!

早些时候看到张大白的签名:『世界如此精彩,我们何必矫情』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对这句话的理解方面或许不同,相同的是它触碰了内心,在某一个方面引起了共鸣。许多事情发生了,我们却并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或许想了没想通,或许压根就没想或者不愿意去想,于是许多事情被我们放在心中的角落里。于是日子照过,又有许多理解的不理解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仍然这样处理着,露出的空缺立刻被新的事物补上。好多不理解的事情被忘掉了或者还记得但没有了弄明白的意义,所以就一直在脑海中存着从未打算翻出来。前几天和大婶(一同学外号)聊天,大婶说好浪漫啊,我愣住了,那一刻思绪乱飞,好多片段被打包整理,恍然我明白了一个为什么。尽管现在明白了毫无意义而且现在我也并不想明白。但就是在阴差阳错间我明白了,好戏剧,好滑稽。就好像老天想送给你一件礼物,却总是不合适宜,在你二十岁的时候送给你一只布娃娃一样。好吧,我明白了,但是又能说给谁听呢?只是贴上『已搞懂』的贴签再放回去,和原来没什么两样。我还是向大婶道谢,大婶不明白,追问为什么,但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或许好多年以后,机遇巧合,也会像我一样突然明白一个已经毫无意义的为什么!

世界如此精彩,我们又何必矫情在自己的一二三四中呢,又能矫情给谁看呢?

谢大脚说看到书上有句话挺好:具有相同气质的人容易吸引同类。并且觉得我们是一类人,都是内心远远没有外表快乐。我张口结舌好长时间,最后无可反驳。于是我们乐呵呵的讨论那本书的作者肯定和我们不是同类。我们是人,作者很悲催的被我们安排到别的物种。    大脚说她骂人了而且骂的很爽,我说你的语言犀利中带着杀气,我们都笑了。前两天大脚给我留言:“你有一个敏感又坚强的内心,不管怎样都对未来充满憧憬,正义与善良一直都在。有时候看着你感觉就像另一个自己”。我笑着回复说这是借着赞扬我来达到赞扬自己的目的吗。确实,我们往往可以从对方一句话中准确的扑捉到此时的心情,一语见的的说出来。或许这就是蓝颜的最高境界吧。

说了这么多,我想表达什么呢?或许是想在亲情爱情友情中最大化的找到幸福,让我在晚上不得已将辣椒粉撒在米饭上拌着吃,现在惨惨用半温的水泡面仍然不抱怨。想想我家庭和睦,邻里和谐,有一大帮的兄弟姐妹,能接受高等教育,或许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生命的滋味

左岸记:读这个的时候,脑中不断闪过的是席慕容的《生命的滋味》。一样旋律的咏叹调。

1
电话里,T告诉我,他为了一件忍无可忍的事,终于发脾气骂了人了。
我问他,发了脾气以后,会后悔吗?
他说:“我要学着不后悔。就好像在摔了一个茶杯之后又百般设法要再粘起来的那种后悔,我不要。”
我静静聆听着朋友低沉的声音,心里忽然有种怅惘的感觉。
我们在少年时原来都有着单纯与宽厚的灵魂啊!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在成长的过程里让它逐渐变得复杂与锐利?在种种牵绊里不断伤害着自己和别人?还要学着不去后悔,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
那一整天,我耳边总会响起瓷杯在坚硬的地面上破裂的声音,那一片一片曾经怎样光润如玉的碎瓷在刹那间并飞得满地。
我也能学会不去后悔吗?

2
生命里充满了大大小小的争夺,包括快乐与自由在内,都免不了一番拼斗。
年轻的时候,总是紧紧跟随着周遭的人群,急着向前走,急着想知道一切,急着要得到我应该可以得到的东西。却要到今天才能明白,我以为我争夺到手的也就是我拱手让出的,我以为我从此得到的其实就是我从此失去的。
但是,如果想改正和挽回这一切,都需要有更多和更大的勇气才行。
人到中年,逐渐有了一种不同的价值观,原来认为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再那么重要了,而一直被自己有意忽略了的种种却开始不断前来呼唤我,就像那草叶间的风声,那海洋起伏的呼吸,还有那夜里一地的月光。
多希望能够把脚步放慢,多希望能够回答大自然里所有美丽生命的呼唤!
可是,我总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回答它们,从小的教育已经把我塑铸成为一个温顺和无法离群的普通人,只能在安排好的长路上逐目前行。
假如有一天,我忽然变成了我所羡慕的隐者,也许反而是有着更大的欲望,和生命作着更强硬争夺的人才对。
是不是可以这样解释呢?

3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E.佛洛姆
原来,爱一个人,并不仅仅只是强烈的感情而已,它还是“一项决心,一项判断,一项允诺。”
那么,在那天夜里,走在乡间滨海的小路上,我忽然间有了想要大声呼唤的那种欲望也是非常正常的了。
我刚刚从海边走过来,心中仍然十分不舍把那样细白洁净的沙滩抛在身后。那天晚上,夜凉如水,宝蓝色的夜空里星月交辉,我赤足站在海边,能够感觉到浮面沙粒的温热干爽和松散,也能够同时感觉到再下一层沙粒的湿润清凉和坚实,浪潮在静夜里声音特别缓慢,特别轻柔。
想一想,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装满这一片波涛起伏的海洋?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把山石冲蚀成细柔的沙粒并且把它们均匀地铺在我的脚下?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酝酿出这样一个清凉美丽的夜晚?要多少多少年的时光啊!这个世界才能够等候到我们的来临?
若是在这样的时刻里还不肯还不敢说出久藏在心里的秘密,若是在享有的时候还时时担忧它的无常,若是在爱与被爱的时候还时时计算着什么时候会不再爱与不再被爱,那么,我哪里是在享用我的生命呢?我不过是不断地在浪费它在摧折它而已罢。
那天晚上,我当然还是要离开,我当然还是要把海浪、沙岸,还有月光都抛在身后。可是,我心里却还是感激着的,所以才禁不住想向这整个世界呼唤起来:“谢谢啊!谢谢这一切的一切啊!”
我想,在那宝蓝色深邃的星空之上,在那亿万光年的距离之外,必定有一种温柔和慈悲的力量听到了我的感谢,并且微微俯首向我怜爱地微笑起来了罢。
在我大声呼唤着的那一刻,是不是也同时下了决心,作了判断,有了承诺了呢?
如果我能够学会了去真正地爱我的生命,我:必定也能学会了去真正地爱人和爱这个世界。

4
所以,请让我学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请让我学着不去后悔,当然,也请让我学着不要重复自己的错误。
请让我终于明白,每一条过来的路径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请让我终于相信,每一条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
请让我生活在这一刻,让我去好好地享用我的今天。
在这一切之外,请让我领略生命的卑微与尊贵。让我知道,整个人类的生命就如一件一直在琢磨着的艺术创作,在我之前早已有了开始,在我之后也不会停顿不会结束,而我的来临我的存在却是这漫长的琢磨过程之中必不可少的一点,我的每一种努力都会留下印记。
请让我,让我能从容地品尝这生命的滋味。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