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等夏就好

等夏就好

文/左蓝

观其文,思己心,往事历历在目,达然相望焉。

一、莺花犹怕春光老,岂可教人枉度春

1

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春天很快乐,下雨也很快乐。这个时候,正是细雨绵绵的季节。有时候,我跟着妈妈去菜园里拔草,种辣椒。有时候,奶奶也在。其实,真正拔的草并没有几颗,就那么小小的一片土地,哪里经得起我一个下午反复的踩踏。

最后的结果是,草拔的东一块西一块,甚至有的时候把菜也拔了。哈哈,妈妈也会装腔作势地训我,可是我也只是当时低头认错,并不放在心上。我想,我某些时候的厚脸皮,大概就是从小练就的吧。

那时候,下雨天也是美丽的。小小的身子披个大大的雨衣,跌跌撞撞地走在田埂上。我们家的菜园就在一条小渠旁边,每次回家前奶奶也会说,要下去洗洗脚,穿好鞋。很久了,我很难再找到那种真正脚踏实地的感觉!现在常常穿着或细跟或粗跟的高跟鞋,穿行在这个斑驳陆离的城市,美丽是美丽的,只是......

2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每年的春天,妈妈在菜园里洒下各种菜种子。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奶奶在做这些事情。妈妈和爸爸总要在春天里种下我们那里的特产——黄烟。

我们家的菜的种类并不多,种的也晚。小时候常常为不能在最早的时候吃到最新的菜而怄气。家里会做的小吃也不多,像南瓜酱、番薯干、炸酥饺这些做工比较精细的小吃,我家都是没有的。所以,一直都现在,每次听到哪位老友那里有南瓜酱,都会特别特别的抵挡不住诱惑!

3

家里的夏天,蚊子都会唱歌。夏天到来的时候,村里的夜晚就格外地欢腾!人声、鸟语、虫鸣;夏天的白天那么长,总觉得有数不尽的欢乐!欢乐太多了,何来愁滋味!

就着温暖的月光,和妈妈和奶奶围在院子里择春天种下的菜,小时候我的嗅觉还特别的敏锐,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每个菜独特的芳香!一直到现在,那些年夏天一起打蚊子、一起择菜、一起等饭吃的情景,随时都可以化成一段精彩的视频,随时准备现场直播亦或是精彩回放......

4

我的房间在2楼。每次站在2楼的窗前,都可以看到外面一大片的田野。在粤北那样的一个山区,能有一整片那么平的田野,真的是上天难得的恩赐。我就这样,在每一个一样又不一样的白天和黑夜里,欣赏着小村四季的变幻。光阴流逝,岁月无情的洗礼,我终于长大了,再也不会有“少年不识愁滋味”那样的好日子了!

二、要在伤痛里看见爱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小标题。把自己的生活过渡在漫无边际的悲伤里,确实不是我的风格!细细一想,我毕业出来工作竟然都快3年了!

我今年24岁。24年里,我谈过2次恋爱,失过1次恋。但是如果有人问我,爱是什么,我想我是回答不出来的。爱是什么,我确实不知道。我只是,更清楚我想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我总是会想起从前的许多人,许多事情。我并不打算把那些快乐的或痛苦的记忆都忘掉,因为那是唯一能证明,我至少曾经拥有的证据。

小时候,家里的天地总是那么宽,那么广。有时候我也会独自走到爷爷的墓前去拜一拜,每次从奶奶的墓前经过,也会独自说上一些话。不知道别的孩子会不会也像我这样,应该很少吧。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某个佛教的教徒,有着最虔诚的信仰。我相信因果报应,我更害怕犯错了后受到惩罚,所以每次在奶奶墓前都会数数自己说过的谎犯过的错,并希望取得奶奶的庇佑和原谅。

我希望,平安健康地长大,并能拥有一个幸福完美的未来!

三、腹中天地宽  常有渡人船

理想,我很有自己的理想。我愿意承认:我是一个依附理想而生存的女汉子!哈哈,其实这两年,我一直有件事,让我耿耿于怀。那就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或者说,我放弃了这个朋友!

很经常做梦,也会梦见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偶尔梦里也会有言辞犀利的场景。每次做了这样的梦醒来,我总是很遗憾很失落的。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头。因为,我知道,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好了!隔阂太深,有过太多的误会,从一开始的不被相信,到最后再也不想解释,不愿意忍让,我选择,带着这些记忆到老,直到死去。

后来,我长大了,一年里,总在期待夏天的到来!我的内心总是缺少了阳光的,只有像夏天那样灼热的太阳,才能温暖我寒凉的内心!也只有夏天那样炙热的季节,才符合我对人生轰轰烈烈最后归于平淡安宁的向往。

我的夏天,等你来。

初夏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