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人有愚昧的权利吗?

人有愚昧的权利吗?

文/奥卡姆剃刀

我父亲迷信张悟本式的养生理论,经常跟一帮志同道合的老伙伴们交流,前阵子迷上了撞树,大清早一帮老头到公园的小树林里集合,一人找上一颗树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去撞,我父亲撞得最卖力,结果因软组织挫伤而进了医院。我指导的助教怀孕了,不仅第一时间穿上了防辐射服,液晶显示器前还多个了盆仙人掌。

父亲以我为豪,常在外面吹牛大儿子是教授和作家,但在家里却对我讲的科学道理一点也听不进去,尽管我陪着小心慢慢讲,触及到核心问题还是会遭到他的强烈反感,我几句话就能把他的歪理邪说将死,他会暴跳起来骂我中了科学的毒,我跟他谈的目的只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若当下把他气进医院就搞反了,只能停止对话,而在背后加强了对他的监控。我指导的助教很清楚我对辐射流言的态度,读过我写的辟谣文章,也当着我面嘲讽过这些流言,当她身穿防辐射服端着仙人掌进办公室时,把我怔了一下,她解释说“都是愚昧的老公买的,没办法啊~”我当然只能微笑地表示祝贺,接过仙人掌帮她摆在显示器前。

有统计称中国人中有科学素养的人不足3%,我应是这少数人中能写科普文章且有一定影响力的更少数的人,可连我都没能影响到亲人和同事。我父亲心里知道我是为他好,但要他彻底否定支撑了他一生的思维方式,这当然是极难的,我也充分理解他的愤怒。我的助教是在应付我还是在应付她老公?这并不重要,思想认识是一回事,在世俗的环境下做的却是另一回事,这也很正常。

有科学素养的人很少,有能力有热情做科普宣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趣的是,在这少之又少的小群体中,还分着鹰派和鸽派。鹰派认为愚昧认识会影响社会进步和人类的福址,应对其进行毫不留情的打击,鸽派没有这种宗教化的使命感,主张用受众乐于接受的方式把科学道理讲出来,并把相信权完全交给受众。其实双方对愚昧思想的认定是一致的,区别的只是对愚昧思想的态度,前者激烈,后者宽容。假若我是鹰派科普人,那该如何对付我的父亲和同事呢?跟我父亲的歪理邪说做坚决斗争,直到把他气进医院,然后在病床前继续交锋?勒令我的助教脱了防辐射服并把仙人掌扔掉,否则就不让她进办公室?想必一般人都不敢这样做,这种极端行为会遭受全社会的唾弃。

科学的深邃强大令我着迷和尊崇,也使我乐于去传播并与大家分享,但同时我也清楚,在人类的认知范畴内,科学主要进行的是客观领域的真伪判断,还有道德领域的善恶判断,艺术领域的美丑判断,生活方式的价值判断等等,不能在所有领域内都坚持唯科学标准。真正懂科学的人都懂得“适用范围是科学理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道理,任何科学理论都是有明确的适用范围的,超越范围使用就是一种伪科学行为。

《NATURE》曾做过统计,相对于多数美国人信上帝来说,科学家信上帝的比例就低很多,美国顶级科学家信上帝的占7%,其中生物科学家的比例最低,仅为5.5%,而且比例还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但宗教作为伴随着人类文明发展而来的一种普遍现象,远不限于客观认知的真伪范畴,还延伸到道德教化,心理安慰,人文想象等众多领域,笼统地把宗教与愚昧划等号是不妥的,不由分说地往信教者的脑门上贴个愚昧的标签,甚至把数学成绩不好的人通通认定为愚昧者,并主张限制他们在公共领域内的言论权,这种打着反宗教旗号的鹰派科普,已隐然有了“科学教”的苗头了。

宪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在无神论者看来,这是国家在保护一部分人选择愚昧的权利。鹰派科普人认为人们没有选择愚昧的权利,我与他们不同,我尊重人们选择愚昧的权利,不仅包括宗教信仰的权利,还包括我父亲相信歪理的权利,我同事信伪科学的权利......权利已不属于客观认知领域的真伪判断范畴,不能再用唯科学标准去划线了,鹰派科普人主张剥夺愚昧权利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让社会更进步人类更幸福,但问题是你能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剥夺呢?例如你准备如何剥夺我父亲的愚昧权?愚昧是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不会有根本性的改观,好比人体里总是存在着很多有害病菌,人类只能选择与其共存,用强射线的确能把它们都杀光,但人也就活不成了。在人类思维领域内剥夺愚昧权是个不可实现的任务,剥夺人们自由的思想认识权,往轻里说是乌托邦,往重里说是法西斯。

我也曾经很鹰派,自05年开始就在网上跟伪科学人士进行斗争,激辩无数树敌良多,虽站在科学逻辑事实的高地上大占上风,但回想起来却没有真正说服过一个人,原因在于当时针对人的态度,我当众拎着对方的耳朵大喝一声“你是个傻瓜”,然后用强大的事实证据、科学知识和逻辑思辩去证明他的确是个傻瓜,即使他最终无力反驳我,但自尊心也会令他对我讲的道理非常排斥,甚至与我为敌。后来,我把重心放在了人背后的错误观点上,目标对事而不对人,在尊重对方思想认识权利的基础上去分析观点的正误,即使不能说服他本人,但也赢得了大量旁观者的认同。

王小波曾说过,科学把道理讲得如此清晰明白,你要还不信的话,未免会觉得自己太笨。科学本身的强大才是科普影响力的根源,那种在网上给受众贴上愚昧标签并高调呵斥的做法只会令人反感,对科学传播事业来说弊大于利。科普的正途应是把科学的声音大声地说出来,令更多的人听到,而且要在尊重受众人格的基础上,用他们乐于接受的方式去说,这才是更自信更有成效的做法。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7e111d0101gzjb.html

表象与实质

左岸记:讲到影响,勺子在他的《影响》这篇文章里对影响力的解释非常的到位——影响力指的是用一种为别人所乐于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人所乐于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动的能力。

原文如下:

我们公司有一哥们很有一些意思,方肘子的铁杆粉丝,毫无理论的反对中医和支持转基因,其实这些都没啥,那是人家的个人信仰(或说爱好)的自由,但是强力拿出来影响他人就不对了啊,这跟我们去境外旅游时遇到的满大街的大法轮有什么区别。他已经到了买一些方肘子的书强迫他的朋友们去读去看的地步,还每天查问进度,人家根本就没兴趣嘛,然后生气,说:你花点时间读一下这本书不会死吧。我看,这件事情真是挺无趣的。

有一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我们还是来扒一扒应该怎样去正确施加影响吧,这个会比较有现实的意义。影响,字面的解释指的是对别人的思想、行为或事物所起的作用。这个字,其实是有两个层面的意思的,举例来说吧,「他,追求高品质的音乐是受了一位老师的影响。」这样是比较正面的影响。再如,「我们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太好,动作小点不要太大声啊,影响别人休息的。」这样的影响就不太好了,是吧。

其实我特别能理解,就是有些人一天到晚削尖了脑袋想去影响别人,这本身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爱表现者之常情嘛。到这里,我要延伸讲到另外一个关键字:影响力,因为你要影响别人你得有影响力,什么是影响力呢?一般认为影响力指的是用一种为别人所乐于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人所乐于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动的能力。

看见了吗,影响力首先是用别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去改变,更重要的影响力是一种能力,要对别人施加影响(力)要靠能力。而且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初级阶段,你得有能帮助他人把问题解决的能力,包括但不限于答疑解惑或者解决具体的问题,如此,别人才会觉得你是一个有用的人,这跟影响(力)一毛钱关系都还没有。沾到边的时候,你已经进入中级的阶段,那就是你要能够授人以渔,让别人拥有自己出海打鱼的能力,如果那个别人不是一个大傻逼,人家会感激你的,你也成功对他或她施加了影响。

当然,也存在另外一种的可能,那个人家在掌握了捕鱼技术之后,而且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然后把你推下水了。在这个过程中你的影响力就不应该只是技术的输出了,而在于价值观的输出。

如果非要说的彻底一点的话,那是“做人”有关的事情!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