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观影《熔炉》有感

观影《熔炉》有感

文/卡卡

今天是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大早起来就看了之前一直打算看的一部电影——熔炉。

这是我近期看的第二部关于青少年性侵题材的作品,前段时间看了一本小说,我绝不原谅。讲的是一个幼时遭受性侵的女孩成年后上访,并无意发现自己的妹妹这么多年来玩世不恭竟然也是因为幼时遭受性侵而绝不原谅的故事。

而熔炉则更为悲惨,因为他所讲述的群体是一群聋哑儿童。他们听不到,不能说话,年幼,没有家庭的依靠。

姜老师经人介绍到了这所“慈爱”学校教美术,影片一开始像是韩剧鬼片一般诡异,所有的孩子都很沉默,沉默的可怕,看人的眼神惊慌而戒备。有一天晚上姜老师无意中听到女厕所传来一阵叫声,被保安阻止后变回去了。后来他才知道,他一时的侥幸让一个叫莲豆的女孩再一次遭到了校长的侵犯。

上诉中,参与战斗的人不多,姜老师,朴干事,三个孩子--民秀,因自己和弟弟被性侵,而弟弟不堪受辱后自杀,莲豆,父母双亡,听觉障碍,被校长侵犯数次,友莉,智障儿童,喜欢不停的吃东西。其余的,还有无数的残疾人,他们咿咿呀呀的在法庭上指手画脚,用没有语言的原始声音发出心底的怒吼,用愤怒的指尖刺向那些衣冠禽兽。而他们上诉的唯一原因就是,老师,他们真的能受到应有的惩罚吗?

然而,上诉还是失败了。因为这是个现实的世界。民秀和友莉的监护人因为钱放弃了,和解了,只剩下无父无母的莲豆。我本来是愤怒的,孩子受到了这样不公正的待遇,自己的孩子怎么可以忍心。也许朴干事和我一样,不甘心的找到民秀家中。正遇上慈爱学校的老师拿着和解书得意洋洋的从破败的砖房里出来。

阳光打在朴干事和砖房里辛苦劳作头发花白的奶奶头上,阴暗笼罩着里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民秀爸爸,朴干事没有进去,站在门口默默流泪。的确,这种时候,谁能不去抱怨上帝的不公平。我想起马太福音的一句话,凡你有的,上帝必将叫你拥有更多,凡你没有的,连你有的上帝也要一并拿去。

上诉最终失败了,周围人潮涌动,那些残疾人们愤怒的表达着心中的愤慨,即便听到我们耳朵里只有咿咿呀呀没有意义的吼叫声。姜老师端坐在位子上,表情呆滞。民秀和莲豆屈辱的流着眼泪,只有友莉,依旧单纯的含着棒棒糖,时不时露出成年人看了都会心疼的浅笑。

影片的结局,民秀最终用自己的方法让其中一个老师得到了应用的惩罚,他不甘心,民秀在上诉过程中得知由于奶奶的和解书导致自己不能作证,他怒吼着,为什么,我都没有原谅,他们凭什么原谅,我和弟弟都还没有原谅啊。呼啸的铁轨上,我看不懂民秀最后的眼神,他会不会怨恨这个可怕的世界,还是带着终究报仇的满足而离开,或者,他只是在想,死好像离天堂更近。

读大学的时候,我组织过几次去聋哑学校。我们以一种悲悯的心情四处参观了孩子们上学的地方,宿舍以及他们活动的地方。初冬的时候我还穿着暖和的运动鞋,而有好几个孩子只穿着凉拖。他们新奇的眼睛望着我们,仿佛我们是来着另外一个世界的。志愿者们都很兴奋,感觉自己多年来累计的慈善都找到了突破口,大家陪着小孩子做游戏,打篮球,跟小朋友合照。最后大家也拿出了积蓄以及带过来的本子,笔,衣服捐献给了学校。然后我们心满意足的在空间里炫耀着自己浅薄的慈善。

作为活动的组织人,我去过两次,一次踩点,一次是带着大家一起过去。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们在一间聋哑人教室跟几个孩子在黑板上写字来沟通。有几个年幼的孩子很粘我们,而年长一些的以一种淡漠的眼神看着我们不为所动。当时的我不能够理解,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已经接待过太多这样的大学生,他们也曾欣喜过,他们也曾满怀期待这些大哥哥姐姐来自另外那个他们梦里都想象不到的世界。多次接触他们才发现,这些大哥哥姐姐只来一次,从此一波一波,为了他们年轻无法安放的慈善,为了他们学分的积累,为了他们毕业后工作的履历。他们蜻蜓点水的过来拍照,送点东西,象征性的问问他们过得好不好,从此以后,再不出现。因为一个孩子在黑板上写道,姐姐,以后你还来吗。那一刻,我想我的眼睛红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知道回去后不出三天,我又会回到我以前的圈子,混着日子,打着酱油,嘻嘻哈哈的过我的日子,这些孩子,只会在我看到类似电影的时候被我回想起,带出那么一些眼泪与感触。

第二次正式去的时候,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当时有个聋哑孩子年纪很小,长得非常漂亮,大家都很喜欢他,于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围着这个小男孩转,大家争着抱他亲他跟他合照。还有些带了糖果的给他塞了满满一口袋的糖果。我很欣慰大家都这么有爱心,直到我看到转角的那一幕。

女孩子们玩腻了小孩便又开始寻找其他可爱的孩子继续拍照,塞糖,捏他的小脸蛋。而这个刚刚被大家宠爱过的孩子,正被一群稍微大点的男孩围着,大家把他推来推去,抢他口袋里的糖果,冲他吼叫,威胁着出拳头要打他。当我看不过去正准备去救这个孩子的时候,一个老师冲了过来,才告诉我,这是这里的常事,所以每年他们都告诉志愿者千万不要对一个孩子格外好,也不要给他糖果,会引来其他孩子的打骂,而我此刻如果去帮他,固然能为他解围一时,难道我能为他解围一辈子?我一走,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凶狠的打骂,而现在,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孩子孤单的蜷缩在墙角,任凭几个大男孩推搡打骂。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类似学校,我能做的不多,除了给他们带来希望再失望以及送去一些都不知道能不能送到他们手里的微薄的东西外我什么都做不了。从那回来之后,有些孩子加了我QQ,是那些聋哑人孩子。他们告诉我他们是聋哑学校的,想跟我聊天,当时忙于游戏忙于生活忙于学习的我淡淡的跟他们说了你好之后便再也没有理过他们。

今天阳光懒懒的,我也懒懒的,看完电影后就趴在电脑前写下了这篇文章。家里两个孩子嘻嘻哈哈的坐在明亮的房子里玩着乐高,玩着ipad,我想,如果我告诉他们这些故事,两个小弟弟应该会一脸天真的问我,姐姐,这些都是真的吗?然后兴奋的继续讨论下午去看闪电狗。

熔炉

左岸记:

前段时间看的《熔炉》,每每想到,心里都会无比的沉重。世界上有些东西是如此冥顽,让人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丝裂缝将其摧毁,而世界上又同时如此的易碎,正如受伤的孩子的心。任何强者向弱者所表示出的一点点恩惠,都被无限放大了,以至于甚至可以变成为强者罪行辩护的证词。现实不断地让我们怀揣希望,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将这种希望化为乌有。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教我们要学会原谅,或许那是因为有些人,尚未见识到真实的绝望。

做慈善,做比不做好,只是怎么做更好这是心态、能力、方法等等综合素质的体现。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