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三不四的春天

不三不四的春天

三月的主题在我是奔波,西安、深圳、杭州、广州。

月初离开长安时,春寒料峭,深圳纯属温突突的快捷无感,杭州烟雨三月矫情凄迷、夜雨敲窗,广州温润着木棉燃情。及至回到西安,蓦然一树树的杏花如云,柳绿烟笼,春天似乎在三月将尽时来了。

北方的春天是喧闹和拥挤的,稍不注意乱花迷人眼,总是被次第的花开惊喜着,不似江南岭南的温润和缓步前行。于是,奔波里只是被春天裹挟着,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的春天,也无谓去关注和感知,只是大约不管在哪里,都该是春天的意思了。

过去的人们还踏青寻春,激发些万物生发的诗句,矫情些怀春萌动的小心思。现如今,羽绒服和丝袜对视,互觉傻*的时候,春天在纷乱的季节里,总是有点不三不四。

城市教会人们的永远是忙碌,好好活下去应该是比只是活着更急迫,于是总是被结果惊喜着或打击着,连春天都是蓦然展现的。夜是怎么黑下来的?天是怎么明了的?花是怎么开的?叶子是怎么绿的?……与我何干?知道春天来了就好,大不了买身春装应景一下;知道目标没有达到就好,大不了继续幻想成功或是继续折腾自己呗。

成功的人,成功的过程总会被描述的必然而果敢,坎坷都是为机遇准备的,伤疤都是勋章;失败的人,总是给结果找无穷偶然的理由,当初我怎么想的,现实有点偏颇而已,现在的失败总是偶然。成功是必然的,失败是偶然的,这个因果,谁是因谁是果呢?似乎成功是偶然的,失败才是必然的吧。

没有因果的过活着,春天来不来,花开不开,生活总是要继续的。要活着就要在欺骗自己的自虐里,妆点一些被社会被他人迫害的小情节,这样的人生才似肥皂剧,要不又能如何?

前些天,一个学生问我生活工作应该是什么样的?

我说我在广州吃早餐,旁边是个卖五谷杂粮的铺面,各类的袋子开着口,便于顾客们自己选择和看品质。老板坐在初春的阳光里打瞌睡,一只不知名的鸟儿站在打开的各类袋子上跳跃,尝试着各类五谷,偶尔喜欢吃的,急匆匆的啄上几口。菜市场忙碌而喧嚣,鸟儿时不时歪头注意有没有危险。喧嚣的市场,安静的老板,自顾自的鸟儿,匆匆熙攘的人流。

那更好的工作生活呢?

我说,前些天带孩子在公园,见到卖那种五彩棉花糖的。新做出的一个棉花糖,拿着往架子上插。架子上已经有了几种颜色,于是他在那里调整颜色顺序,犹犹豫豫的比较着。起初,先是按照不同颜色归类,后边似乎觉得有点单调,就尝试着花插着,五彩缤纷的,试了几次,似乎很满意。见我注意他,他有点尴尬的笑着说:这样的好看。

那什么是成功呢?

师父从不讲修行,“修行的人不修行”,这话禅机有点大。前些天,师父被主持骂了,因为他养花花草草,他的花花草草养的也真的好。为什么养的好?因为我照顾他们,却从不要求他们什么。在他们要开花的时候就开了,在他们还没决定开花的时候,我就耐心等着。春天有春天的花,秋天有秋天的果。我不为开了的花喜悦,我为我知道他怎么开的喜悦;我不为不开而悲伤,但我会为知道他为什么不开而悲伤。所以,他们很好。

这么简单?这简单?

总希望被惊喜打到的人,总是收获打击;总把竞争当做目标,渴望复制别人的成功,结果一定是不三不四、不伦不类;不打点自己的生活,不尊重自己的努力,没有在生活里学会喜悦,注定感受惨淡。真到了以为自己能改变什么,能折腾什么的时候,反而需要耐心、学会等待。

这个世界为你准备属于你的,这个世界需要你关注你自己的;这个世界教会你别以为世界是为你准备的,这个世界需要你学会关注不属于你的。简单到极致,也就复杂到极致。

三月将尽,四月即来。在你只知道春天来了,瞬间欣喜。虽然比那些还懵懵懂懂不知道春天是什么的人强点,但依旧是个不三不四的季节里的不三不四的人吧。

春天里

左岸记:生活中的我们总会向往一种新的生活理念,那就是过简单的生活。一如海子在诗里提到的简单宁静的生活: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简单的生活,是宁静的,是幸福的,是轻松的。对于繁忙而复杂的人,尤其是那经纶世务者来说,对简单的生活应该更是渴望的吧!然而,把简单的生活过起来真的那么简单吗?这需要一个怎样复杂的转化过程呢?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