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从洗澡说起,不一样的心智模式

从洗澡说起,不一样的心智模式

文 /文昌

谈到洗澡,很多人就情不自禁想到脱光了衣服,脱光了衣服然后再想到……,大抵我们的想象也就仅限于此吧!上大学之前从来就没有想过,洗澡将成为困扰我大学生活的一个难题,结果是大学四年都没有在澡堂里洗过澡,更别说到洗浴中心搓澡了。每次到水房里都是用冷水冲澡,哪怕是冬天,偶尔打点热水算是荤腥了。这样的方式貌似有点艰苦,仔细回想倒有点用行动捍卫一下自己信仰的意味,因为根本就无法想象一群人光着身子洗澡的样子,太尴尬了!这样的现状直到工作之后参加军训,大家有组织有纪律的到澡堂,而且规定必须多长时间洗完,一窝蜂的涌进澡堂抢水龙头。裹挟在人群中,最终也放弃了内心的抵抗,慢慢的也适应了过来。不知道我该感叹现实的残酷,还是要提倡适者生存。或许这只是文化习俗方式的差异,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南北文化的差异多半是地理环境的影响,北方冬天寒冷干燥,洗澡不便,澡堂集中供热水比较方便,于是就有了澡堂。寒冷也需要饮酒御寒,自然东北人善饮酒也就名声在外,冬天四处都是大雪,大多时间都会在炕上唠嗑,于是语言的应用能力较强,玩笑乐观不在话下,本山的小品自然也是名扬天下。不知道这样的解释对不对,只是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他成长环境留下来的痕迹。很多时候环境决定了你的思想行为方式,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毫无坚守的顺应环境,随波逐流。偶尔也需要那种对世俗说不的反抗精神,人之为人也莫过于此吧!北岛在《回答》里大声的呐喊到:“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

世界很大包括方方面面,从自我的世界来说,私以为人之进步大部分还是在克服自己的动物性 —— 吃饱喝足也就可以悠然自得作为一个旁观者静看尘世的繁华,而自己却躲在一旁袖手旁观无动于衷,懒惰,好逸恶劳,其实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习气。稻盛和夫在《人为什么活着》谈到人生其实就是提升心智的过程。我们需要了解这些习气,并不断的克服,磨砺自己的心性才能说离开尘世时比来临之时要进步一点。自然这种带有宗教信仰的说辞在没有信仰的大多数人看来有点扯淡,但稻盛和夫确实用这样的信念创造了两个世界五百强公司。

从外在的世界而言,面对各种诱惑更应当明确自己的坚守和追求,当然如果没有自己钟情的追求只是得过且过就另当别论了。世界再大,对于我们凡夫俗子而言,也就是我们日常工作生活所能到达的距离,以及周围接触到的人。当然互联网让我们与世界上发生的各类事件联系得更加紧密了。他也终将告诉我们其实并不怎么关心的飞机到底去哪儿了。

小学时在“自然”一课里刚学到了光合作用,说我们呼吸空气中的氧气都来自植物的光合作用。恰好碰到了下雪,四处都是银装素裹的,放眼望去压根就看不到绿色植物,那我们的氧气到底从哪儿来呢?当时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明白,地球作为一个整体,由于大气循环将其他地方的氧气带到了我们周围,这就是世界。必须保持开放自由的心态才能更好的与世界融合在一起,而不是成天囿于一些蝇头微利而喜不自禁。上天给了你很多看世界的机会,而你视而不见,那只能说是个人的损失。

世界很大,需要我们睁眼看世界,尽可能的扩大自己的思维疆域,同时也需要我们独守属于自己的一隅不被现实的洪流淹没。如果说“虽千万人,吾往矣”做不到的话,至少也不要让自己因虚度年华到老时而懊恼不已。

额,今天你洗澡了么?

文昌 書 于 北京 三月

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

左岸记:附个真实的小故事:

话说斯托克代尔是美国海军上将,他因为参加越战而被俘,在战俘营关了八年,期间遭受越共的种种虐待。作为战俘营中军衔最高的军官,他带领同伴跟越共做各种斗争,以提高美军战俘的待遇并增加获释的机会。获释之后,斯托克代尔的事迹被广为宣传,成为美国的民族英雄。著名的管理学家吉姆·柯林斯慕名找他做了一次访谈。

柯林斯好奇地问:“你为啥能熬过那8年悲惨的战俘生活,坚持到最后获释的?”

斯托克代尔给出的回答是:“因为我从不失去信心。我坚信自己一定能活着出来。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我。”(这个回答貌似挺普通的)

柯林斯又问:“哪些人没能活着出来?”

斯托克代尔说:“这个简单,当然是那些乐观主义者啦。”(这下柯林斯被彻底搞糊涂了。)

斯托克代尔察觉到柯林斯的困惑,继续补充道:“那帮乐观主义者会说:‘圣诞节之前,我们一定出得去’。圣诞节会来临,然后过了。他们又说:‘复活节之前,我们一定出得去’。复活节来了,又过了。然后是感恩节,再然后是下一个圣诞节......如此往复。最终,那些乐观主义者在郁闷中死去。”

最后,斯托克代尔总结说: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训——你不能把信念和原则搞混。

信念是:你一定能获得成功——这个信念千万不可失去。

原则是:你一定要面对最残忍的现实——无论它们是什么。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