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时间没能解决的问题,靠你自己

时间没能解决的问题,靠你自己

一、时间没能解决的问题

文/逗号

曾经谁在著书立传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时间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品味和喜好,只有巫山的云才是所见之中最美的云彩。

后来又有人在书的扉页上写道:时间是一剂良药,打败生活中的一切不利因素。我开始相信,时间可以向温和的中药那样,慢慢的治愈百病,慢慢的愈合“伤口”。

再后来自己很是欣赏的歌手唱着:时光是琥珀,泪一滴滴被繁琐;情书再不朽,也磨成沙漏。终于我被时间的说法搞混了头,就像妈妈不知道该相信鸡蛋到底要煮多久。

在这样各执一词的年代中,往往更容易迷失方向,直至无法前行,才会停下来思考到底该听取谁的意见。只是这个世界上时间能够解决的问题,或许我也能解决;时间没能解决的问题,无人能解。

那些历经过2战的人,是否认为,中日关系的缓和只是时间问题,随着两国各种领袖的相互出访,也许那就是一种缓和。可是我看来近年来各种矛盾的加剧,尤其是战后出生的那一代人当选国家领导的时候,根本无法理解那些对中国友好的领导人。而中国的我们,只是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一直以来都是仇视的。看来如我所言,时间解决不了离我们很远的问题。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我只是觉得杨过这样,很不道德,他的存在耽误了别人的终身。郭襄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杨过,那种感觉都比不上秦奋跟笑笑,我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执着。时间都没有找到一个人,替代大哥哥的好。

我知道我终将老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你的爱情也不能,我将从现在起历经一切时间不能解决的问题,开始是悄无声息的,然后是大张旗鼓的,直到有一天你会感到惊讶——我们都将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能够应付时间没能解决的问题的人,尽管我们都不相信。

单靠自己是不够的

二、单只相信是不够的

文/萧秋水

昨天下午,和新加坡的李一夕通话,他提到卢思浩,正好我也关注了,想起来他出新书了,于是晚上在亚马逊买了本电子版,当晚读完。

卢思浩的微博还是不错的,只言片语,有打动人之处,书,我评三星,其中一星,是考虑到对年轻人的意义。

青春需要代言人,因为这时候,人还没有清醒的自我意识,所以会从外界寻找偶像、代言,把自己的希望,投射上去。因此,我也会建议一些迷茫的年轻人,在现阶段找到适合自己的偶像,作为激励,只是,到了后来,都要放下,因为人必须靠自己的力量闯荡人生,偶像的作用会持续弱化。这也就象追星一样,在少年时代,这是正常现象,但如果一把年纪了还追星,尤其是狂热地追星,肯定有问题。

卢思浩的文字,宜短不宜长,这和他自己的经历、思考深度有关系。如果我还小,我也会喜欢这样的文字,因为发现不了里面的问题,但是,现在之所以这样的文字打动不了我,是因为,我所经历的早已超越,而唯有经历过了,才会懂得:其实明天的不可怕,并不是因为单纯的相信或者害怕改变,而是,要去践行相信,要在摸爬滚打之后,洗去身上的泥泞,真纯如旧,甚至更胜过以往,这是可以达到的境界,自成一个小宇宙。

站在青春边缘的人们,还没经历,徒有热血,所以,所谓相信,有点苍白。当然相信是必须的,但是只有相信是不够的。

明天总归都可以到达,但是不是你想要的明天?这才重要。

人在没主见的时候,很容易被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迷惑住,但是人生真的不只是道理,它有大量的琐屑问题需要解决,“相信真爱”不能保证自己面对真爱就能够辨认出来并且接受,是爱还是惧怕孤独,那种差别可能极其细微,事业上的追求是同样,不是所有努力都可以成功,有好的心态,也需要好的方法和工具,如果方向错了,努力,只会适得其反。旅行固然也是让人进步的途径,但我也见过不少走过很多国家,却也并不是真心快乐,回到现实里,仍然诸多纠结,旅行似乎只是逃避。

真正的治愈,是敢于受伤,在伤痛中总结出经验和教训,最终把伤痕变成酒窝,在这个意义上,各种文字,起到的作用有限,甚至可能是麻醉作用,生活是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的累积,知道想要的明天是什么样子,每一天,做有意义的事情,朝向明天,成果才是最好的治愈,活的漂亮,不是给人看,而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这本书对我的意义是让我更加清晰地对照了一回,明白到我写的文字与鸡汤文的差异,也使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当然我不是说卢思浩的文字不好,我相信它们适用于一定年龄阶段的人群,卢思浩仍然是有价值的青春偶像——我只是因为身处这样的阶段,明白到至少到目前为止,青春可以凋零也可以重新绽放,而没经历过的人,还不能懂得,我因自己的懂得而欣慰。

谢谢漫长的岁月。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