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与春同行

与春同行

文/兰儿

行在路上,整个视野迷蒙蒙的一片,天空罩上了薄薄的一层白纱,潮湿而柔和的飘浮。平日里耸入云端的高大建筑,轻纱隐去了一半的宏伟,温柔的地打量着脚下行走的车辆。

初春的雨身段极细极细的,徐徐而来,整条街都极静极静的,倾听它悄然的脚步。袭来的早春还微带着寒意,没有急于脱去人们厚厚的夹衣,但从人们步履在路上,在春的节奏里明快而轻松的脚步声中,明显感到人们摆脱着厚重的冬带来的束缚。

路旁的灌木,被淅沥沥的雨水刷洗出春的本色,草坪被濡湿了,嫩黄黄的,翠绿绿的,素素的,干净着 …… 春的纱裙,它特有清新,华丽是多余的修饰,湿漉漉的香草味自然天成,它用直觉捕捉着人们内心的情感,一脉一息,她的气韵,极致的美,与人们融为一体。

春用仙露之声,细无声的润进人的心间,让人们因新年初始充满了希冀。春这一挥毫淋漓,呼之欲出一副中国山水,雾气微张,把整个天地,整个繁华裹入笔锋,淡墨轻描,从容写意。

在靠天吃饭的偏僻乡下,春雨永远都是庄稼人幸福的微笑。虽然粗茶淡饭,岁月艰难,然而春雨的降临,那张张被风雨磨砺得沟壑分明的脸洋就会溢着灿烂,“看呐,这雨下的多好呀,田里的苗儿遇一阵雨,就窜高一截!”,麦子是乡下人的命,雨水是麦子的命。单纯的乡下生活,庄家人幸福和惦记都是清晰可见。春行走在他们的梦里,他们常常会看到婆娑的蒙蒙的春雨,青青的禾苗尽情的吮吸这雨滴,原本是青的,现在更油油的清亮了。每年的春对庄稼人而言都是一种不可重遇的力量与惊喜。

相同的景物,不同的人,对春的独特的韵律的感知是完全不一样的。春季的雨大多是蒙蒙的,细细的串成一条条的线,像女子闺房的珠帘。雨滴到芭蕉沥沥声,犹如美人掀开珠帘时玉珠相撞。这样的心境,很符合文人诗人闲情赏阅的雅趣。春雨深谙韵律,雨落芭蕉,时密时疏,如纤手抚琴,温柔如女子。有时则是兴起的,春雷初始,金石丝竹,黄钟大吕来一番,胜是枭雄,境界绝妙,各具韵味。“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惜怜温婉的晓春长叹,是多么令人沉醉的千古绝唱。春之韵,是润一笺笔墨的情怀,是诗人与红尘的盈盈相握。

人世阡陌,岔路万千,相似的岁月,不一样的心境。万物方逝方生,四季更替,俯下身探,屏息聆听,春的盎然,春的执着,春的欢喜。无论我们过往经历了怎样的严冬酷寒,遭遇了怎样的苦痛阴霾,无论我们身在朴实乡下,还是欲望都市,经过春雨洗涤的纷扰尘世,等待着我们是一副纤尘不染的风景。与春同行,用时光年轮赋予的智慧,美丽着生命的行程 ……

春景

插图:兰儿

左岸记:兰儿的散文清丽而脱俗,春之意,于笔端之下盎然自得。今天惊蛰,《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惊蛰为三候:“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黄鹂)鸣;三候鹰化为鸠。”即是进入仲春,桃花红、梨花白,黄莺鸣叫、燕飞来的时节。天气转暖,雨水渐多,春耕农作,惊醒了蛰伏在泥土中冬眠的各种动物,正是一年之计在于春。

再增加一篇平湖秋月的《暖日》,春天,该是百花齐放的季节吧,每个人的心都苏醒了过来。

春意

暖日

文|平湖秋月

肆无忌惮的风在外面訾咧着,淅淅沥沥的雨滴飘荡在这风中,随风而去的还有那浓浓的春意。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微风渐渐吹拂着,有肆无忌惮而变得婉转的缠绵,三月春花渐次醒,那淅淅沥沥的雨滴滴答滴答淀落在离人的肩头,鲜脆欲滴,给渐渐长大的我们又一次洗礼。洗涤那随岁月悠悠而增长的斑驳年华,洗涤那颗渐渐被同化,盛开一朵蓝莲花的纯净心灵。暖春依偎在大地的怀抱里,似撒娇的孩子在妈妈的襁褓中舍不得离开般,也如同那古色幽香的小道,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感。桃花依旧笑春风,那风也是那么的粉面含春威不露,时而给人一种眉如墨画之娴静,时而又给人一种鬓若刀裁之冷峻。在这飘洒春雨的人来人往的小道上,三三两两的走着充满傲慢与偏见的陌客。春光无限好,那几近窒息的环境中终给人一丝新鲜的春的气息,远处的枝头暂栖着不知名的鸟儿,这意外的小精灵又增添了一丝春的喜悦,这位春姑娘的使者迈着轻盈的步伐终于来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