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迟来的春雪——A piece of winter

迟来的春雪——A piece of winter

文/兰儿

武汉的冬天不下雪,会在人们心里留下遗憾。雪小了,也是不行的,人们对春的期盼完全寄托在雪的纷飞里了。

终于待立春之后,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驱走了人们对冬的疑虑。

窗外高大建筑的屋顶已积了一层层薄薄的雪。现代的建筑大多是方方正正的,与其说现身眼前是一排排规矩的盒子,不如说是同一个磨具下的商品。面对过度一致的风景,不如玩些有趣的事来,对着窗子哈一口热气,冷玻璃遇着热气马上像蒙了一层雾蒙蒙的纸,用手指,随意勾出一些雪花的图案来,童年时常常这么作画。顽皮的时候,会把整张脸都贴在玻璃上,留下一个笑脸。

雪仿佛是上天的恩赐,把大地装扮成一张大大的画布,把房屋,树木,各式各样的景物,巧妙的缀出一些背景,让人们巧妙心思地放情当一回艺术家。雪的来临,把大人和小人们那股童心的最大能力萌动了,这将是全城最大的一项全民参与的大型绘画活动,大伙乐呵呵的,把笑容都表达在画面里。

90后的孩子们,早已不是简单堆一个小雪人来迎接渴望了这久违的朋友,那边的一个红衣的姑娘堆了一个正在跪着梳妆的少女,精心的用手指为她梳理了一袭婉约的长发……哦,那边一个少年,更现出艺术的品质了,用雪雕塑了一个沉思的大卫……最开心的要属小朋友们,冻红的小手,卖力的搓着雪球,仿佛要做个特大QQ企鹅,打算与雪的天使来一段网上的聚会。停在路边的车辆,被一个个可爱的涂鸦,翘着辫子的丫头,脱了裤子的顽童,动物的拟人的笑脸弄得令人啼笑皆非……

这场春雪终于来临了,尽管气温降温了很多,一种内在的集聚了一种很充实的感觉充盈着人们的内心。雪花挂在枝头,珍珠般的撒在落叶针上,有的在树干上凝结成很长的冰柱,发出晶莹的光。雪像一层厚厚的被子,把大地捂在怀里。仿佛每年必须要被这么严严实实的捂一次,才能在人们心里踏踏实实的呈现一副即将来临的春天万物萌芽的喜悦。

远处我看见一片雪白中现出星星点点的黄色小花,近看原来是迎春花,它已经耐不住春的蠢动,在飞扬的雪季,嫩嫩的枝条舞动着花瓣,悄然间平添了些春的景象。

自然的魅力常常会制造意外,但也常常制造机会,让倔强和顽强的生命在重压下逸放。四季流连的自然,生生不息,虽然时光流逝,我们无力留住一段时光,但我们能制造美好,人文的温暖,在人生的路途中,为路人点燃一抹希望和爱的灯火,在他们含笑的眸子中,看到自己的纯粹的心灵。

一场迟来的春雪,款款飘来,女儿也从遥远的国度发来微信,她拍了张站雪地里逗松鼠的照片,她那里早已大雪皑皑,白茫茫的一片了。

在雪中忙碌着的清洁工们被喧闹的孩子们开心的情绪感染着,时不时被孩子们中的某一个被雪球砸中而逗乐了。天渐暗了,雪渐小了,雪带给这个世界的美好,已经注入我们的情感和呼吸,如爱的温暖象温柔的雪花软到了心里。

兰儿

插图:兰儿

真的感受到韩愈《春雪》中的意境了: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春雪

A piece of winter

文/江湖小虾

长沙这几天一直在死命地飘着雪,像是要把去年欠的都给还回来似的。这次的雪下得确实是有点轰轰烈烈了,连续两三天,没日没夜地,整个世界都覆盖在一片亮白色下。

中午去公寓楼顶逛了逛,楼顶的积雪已差不多有半尺来深,一脚踩下去,脆脆的声响,半个小腿就会陷进去。因为学生差不多都已回家的缘故,许多地方都不曾留下过人的脚印,于是积雪静静地覆盖着,保持着它本真的纯白,明晃晃的有些刺眼。不知道在洁净的雪地上,会不会倒映出大大的笑容呢?

真的许久没见过这样大的雪了,没想到南方的雪居然也可以下这么大。曾经无数次地在电视上看到过北方下雪时的场景,纯白的世界,美得有点不真实。今天的雪倒是挺像,虽然是迥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以前学过一篇好像是迅哥儿写的文章,他说朔方的雪决不粘连,永远如粉、如沙,差不多诸如此类的话,记得不太真切了。南国的雪却是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像碎屑一般从空中散落,落在地上就松松软软地粘在一起,有点毛茸茸的感觉。树上呢就会挂满一个个大大的棉花糖,慢慢地压弯了枝梢,碎落一地。江南嘛,总会给人很滋润的感觉,下起雪来也是这么温馨。不过,我想如果在北方的话,大风起兮雪飞扬,也未尝不是另一种豪迈。

南国的雪总归不是时常能有的,一到冬天就得死死地盼着,偶尔飘下的星星点点也能让我们异常兴奋。即使是下了大雪,又得担心会很快融化,于是几乎每一个有雪的地方都会留下我们的手印脚印作为冬天的纪念。北方的孩子应该就不用担心这个了吧,以前见过一位作家这样写道,“雪持续地下着,让人觉得整个冬天都不会过去”。虽说渲染的是悲伤的气氛,不过想想如果又冷又不下雪的,就像长沙去年那样,唉,这冬天还有什么过头啊!听说北方有的地方10月份的时候就会开始下很大的雪,我就想起那首白色秋天来,什么时候倒真想去看看。

昨天下午比较有闲情,就去爬了一下岳麓山。风景区到底还是风景区,什么时候都是有看头的。特别是路过岳麓书院的时候,书院的两边各有一个亭子,建在池塘中央,亭子顶上盖着厚厚的一层雪。如果不是池塘而是一个湖的话,简直就是标准的湖心亭看雪嘛!而且那俩亭子名字起得还真是诗意,柳塘烟晓、风荷晚香,这样的名字也只有跟书院放一块儿才搭调吧!唯一的遗憾就是到山顶后居然什么都看不到,雾气朦朦的一片。啊,我又想起高三的时候了,貌似是临近期末。有一个午睡被暄闹声吵醒了,然后就看到外面飘着像今天这么大的雪,就赶紧拉上俩哥们儿果断到11楼去了,像往常那样爬上了最高的地方。看着整个城市都被漫天飞舞的雪花所笼罩,然后就会恍惚着忘记了说话,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

有时候发现人越成长就真的越来越没兴致了,两个星期以前,也是这么大的雪,冬天第一场很像样的雪。我们辅导员像小盆友一样在群里叫啊叫的,什么大家出去玩啊,去堆雪人啊之类的,兴奋地像个孩子。半天没人回应,后来终于有人冒了一句,“哥,复习呢!”,接着又是死一样的沉寂。

以前在杂志上看过一句话,真正的冬天只活在童年的时光里,然后我就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脑中又浮现出那些唯美的意象来。比如说什么事儿也不干,只是静静地看着雪花飘落;比如说肆无忌惮地把雪球扔在每一个人身上,扔在每一个地方;比如说在二楼的阳台上欠着身子伸出手掌,呆呆地望着天空,等待着去接那片最大的雪花,然后看着它融在掌心...好多年前如锥子一般刻在我们心底的,所谓时光断裂的声音,成为了永远的回声。

年华里,我们失却的是一种心情...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