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再评读书的“危险性”

再评读书的“危险性”

文/于震

几个月前,偶然读到一篇文章,是论述读书的危险性当时的感触有却不深,读书百利而无一害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因此所写的回应仅仅是表面上的客观,多少带着些幼稚。半年多的时间走来,更广泛的阅读和更多的思考让我不得不承认,读书的风险不是意思比意义重要的一次真实体验这么简单,写作和思考也不一定可以完全消除这种风险,那么对这个问题进一步的探讨也就是这篇文章的意义所在。

整个主流价值观对于读书这件事情一直以来都描述的十分美好,无论是句子还是故事,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都回避了它的风险,而这种回避是极具误导性的。

那么这种误导性产生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读书这件事被当做启蒙和开智的标志,要想让大众去做这件事情,就必须要突出它的美好,如果上来就说风险,那人们就会想:那我为什么还要做?所以,那些我们经常看到的描述读书多么美好的句子,大多都是给不读书的人看的。更准确的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部分人确实是不读书的,他们对于读书的理解只能停留于那些美好的文章和句子,久而久之读书这种事儿便因此成为了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愿景,流传在整个主流价值观中,从未被拆穿。

但是,你如果真的想读书,想去自己切实的体会这种经历,那么你必须预见到,不读书也可以把日子过好,也可以有高幸福感,而读书你可能是好与更好的区别,也可能是坏与另一种坏的区别。

你不读书或许觉得自己还不错,也确实在进步。而你通过读书看到了多样性,意识到了自己所处阶级的局限,甚至发现你的局限并不只是你自己的问题,它可能是人性的弱点的时候,你不免会有悲观。但是更大的问题在于,当你发现你没能力超越这些人性的弱点的时候,更多的痛苦就会随之袭来。

你不读书或许觉得周围的人都很棒。而你通过读书意识到人应该有变得理性和宽容的自由,但是在普遍缺乏阅读的年代,你不能理解,人首先也有变得愚蠢和蒙昧的自由。

你不读书或许觉得这个国家还有希望,也相信社会大体公正。而你通过读书可能培养了政治理性,尽管它在别人看来是一种过度乐观或者单纯的象征,但至少它还是积极的。然而,也有可能你会变得彻底绝望。

你不读书或许觉得周围的姑娘/小子都配得上你,恋爱和婚姻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而你通过读书建立了对恋爱和婚姻的理性,但这理性开始留给你的或许不是更好的恋爱和婚姻,反而是更大的孤独,这孤独可能让你跳动的心更加温热,也有可能变得冰冷。

你不读书或许觉得你的出身迎来目前的现状还算正常。而你通过读书反而觉得这么一个有智慧的人为什么最终还是没改变现状。但是读书从来都不是必需品,更加不能算作生产力,你的叹息很大程度上不是社会的不公平,而是顾影自怜。

你不读书可能不用知道男权、女权,跟着主流价值观走并没什么问题。而你通过读书你成为了一个女权支持者,但你突然发现,大男子主义可能都不算是性格缺点,但是支持女权,就有可能被骂有病,即使对方还是女性。

你不读书或许对于某些问题自己都有清晰的回答。而你通过读书开始重新问自己很多之前看似简单的问题,你希望通过这些问题探寻更深一层的解答,但是在探寻的过程中,迎面而来的或许不是清晰,而是更多的复杂与无奈。

我想读书的风险在于你的初衷是想寻找读书这种无用的乐趣,但是上了道才发现,这个初衷不是一条路走到黑就能达到的,读书让你看到了太多的岔口,然后你不断问自己,我这么做对吗?更重要的是,没人告诉你哪条路是对的。

我想读书的风险还在于你一旦尝试跳出主流体系的评价标准,你将很难再像没事一样跳回来,那么这期间或许有乐趣,但更多的是痛苦,就像一篇文章所说:我能说出这痛苦的渊源,但却无法描述乐趣何在。

后来,通过读书,你越来越发现,你曾以为秉承一个温柔愿景就能让你变得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后来你发现,你可能在温柔之前先变得激进。而更大的问题在于,激进过后,你或许离温柔更近,或许更远。

如果读书真是一件苦乐相间的事情,那么对于我而言,孤独可能是一剂良药,就像刘瑜那句话说的:知己可能既不可遇也不可求,你先要俯下身去,像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

我希望我有一天能真正穿越这些风险,迎来一个静水深流的伟大灵魂。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左岸记: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读书从来就不是一个结果,这是贯穿于整个人生的过程,“危险性”更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要的正是这么种变化,从无知无谓的状态,到能切身感觉社会的伤痛,再到融入血脉的同呼吸共命运,读书从来都不是轻松的事,但懂得的人谁不是苦乐相随,以书为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