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问遍这个世界•常规篇(一)

问遍这个世界•常规篇(一)

文/于震

1.怎么看待爱情,婚姻,老婆,情人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答:如果男生有情趣,女生多优雅,那么情人等于老婆;如果双方的成长节奏同步,并且对于日常生活乐在其中,那么婚姻等于爱情。至于大多数人没有让它们相等是因为情趣、优雅本身就不易得,更容易在平淡的生活中消磨殆尽,于是情人被赋予了耳目一新的意义;老婆以为结婚就万事大吉,日常生活更是在柴米油盐中透着无聊,于是男人用小三满足膨胀的占有欲。归根结底还是低估了爱情婚姻所需要的修行,结果用一种无聊换取了另一种无聊。

2.我们为什么会有无趣的感觉?

答:我们会有无趣的感觉,其实在于我们在有趣的时候也不怎么样,一个人如果自己散步也可以感受到满足,那么他就不会认为独处是无聊的。也就是说如果不能从内心出发真正的去从平凡的事情中感受的乐趣,无论外在多么的缤纷多彩都不会让一个人真正意义上的区别孤独和寂寞。

3.什么样的人可以被评价成为有情趣的人?

答:百科全书+不卖弄+幽默+浪漫+理解+体贴+会生活+不能是个死胖子。当然这并不是一些看上去高大上的词汇无意义的简单堆砌,而是我们对于“情趣”或者说超越金钱的东西的美好向往,一个人可能具备其中的一部分就可以称之为有情趣,只是更重要的是一个人对于这种“神标准”的追求,显示出他是不是真的希望成为一个有情趣的人。

4.情商高的体现主要在于哪些?

答:情商高不高并不是体现在一个人是不是喜欢跟别人打交道,真正的情商在于对人性的好奇和敬畏,因为好奇所以他尝试去理解,去感知,去安慰,去尽可能的做到感同身受;因为敬畏,他避免简单的对立,反驳,无意义的说教,粗暴的下结论。

5.我为什么要追求自由和独立?

答:为了成为一种人:他们努力积极,但是并不把平凡简单地归为懒惰;他们读书思考,追求自由和独立,但是不会动不动就对周围的人进行反驳和说教;他们好交朋友,也很容易融入,但是却又懒得刻意经营这些关系;他们渴望爱情,但也明白独身的重要性;他们生命力的强大在于对世界的好奇和敬畏,而不是欲望的驱动。

6.什么叫做死理性派?

答:在我眼里的死理性派应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门槛很高,一般人较难达到,它是对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现象用数学,物理,化学等相对专业的知识给出另一个角度的解读(比如说如何用数学公式画出蝙蝠侠?电影中绿巨人到底有多大的力量?等等这样的问题);另一部分应该是对于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现象不是简单的接受和相信,而是抱有着反思和质疑的态度(不明觉厉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态度,人艰恰恰要拆这样的问题。)个人认为,达到这两部分中的任何一个标准都可以称自己为死理性派,而不是非要纠结于第一部分中的高度专业,更准确的说,它不仅是一个名词,更是生活中的一种精神。

7.应该如何理解“事业”对于男孩子的意义?

答:如果一个人太过于看重事业的“意义”,反而容易让人变得无趣甚至增加戾气,我同意男生应该挑起自己的一片天地,但事业应该是让人不断吸收养分的动力,让自己在事业里变得更开放和联结别人,更灵活应对突发状况,学会出世入世,培养给生活趣味性的能力和习惯,事业应该给男人提供学习这些东西的机会。

8.为什么说独身对于爱情来说同样重要?

答:一个人首先要能和自己相处,和别人相处才不会出问题;一个人能逗自己开心,才能陪别人欢乐;一个人有独立的自我,方能遇到完满的爱情;一时的没人陪伴和勇敢无关,只是恰好,我在人生最自由的这段时光中,我在慢慢读懂了自己,并且愿意去读懂别人。

9.所谓30岁的魔咒(或者类似的结论)是否有道理?

答:大部分的爆发基本在30岁前(也有说35岁)这个结论在经过大部分的现实验证之后被普遍认同,但是普遍认同不代表它绝对是真理,当别人认同这些观点的时候你可以表示理解,但这种理解并不能去尝试说服别人或者反驳别人,进一步的说,普适性的事情也可能孕育着平庸,这不是说每个不相信它的人都最终可以超越平凡,但问题是这个希望和过程中的尝试或许比结果更有意义,不是每一种励志都叫成功。

10.我们对于一件事情的决定应该出自什么?

答:选择是否做一件事情首先应该是判断它是否对自己重要,然后再去判断是否有用。因为总是首先判断有用很容易让一个人过于功利,它的直接结果就是不容易快乐。进一步说,如果一定要区分两者的不同,那么可以说:一可以少很多遗憾,二则是总能期待自己可以尽全力。

左岸记:非常喜欢这种一问一答(或叫自问自答)的设问体文章,即能引发思考,又提供参详。这也算得上一家之言了,是对自己人生的某种启蒙,如资中筠说“启蒙首先是揭谎”。

启蒙的对立面是蒙昧。正因为我们经历了一个蒙昧的时代,被剥夺了解真相的权利——包括历史的和现实的,在不同程度上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需要启蒙,恢复用自己的头脑按常识和逻辑来思考问题。第一步是要了解真相。

可以自我启蒙,也可以互相启蒙。我本人近年来读到许多好文章对我很有启发,这也是“启蒙”的一部分。特别是现在网络发达,无法完全控制,给群众性的启蒙创造了空前未有的条件。我的意思是启蒙并不是那么高深莫测,也不是一部分人高高在上对另一部分人说教,而是大家都在日常生活中用自己的脑子按常识思考。首先需要不断地拆穿谎言,探明真相。

我不太喜欢“意见领袖”的说法。当然,“闻道有先后”。有些人先了解了真相,先作了深入的思考,想通了一些问题,有责任与大家分享,消除流传的误区,如果说所谓知识分子的担当和责任,大概就是指这个。还有,启蒙不能“定于一尊”,某些人自以为是权威,掌握真理,不容别人质疑,这样又会进入新的蒙昧。只要是基于事实真相,凭借理性的独立思考得出的看法,都应该充分表达,互相交流,甚至争论,这样就会形成一个“启蒙时代”。不过前提是大家都有平等的、充分表达的机会。这在目前还是理想,不是近期就能实现的。

附:一首冬日的曲子——The First Snowflakes。

班得瑞用钢琴将初雪具像在这首曲子里,小调慢版,令人联想到这场雪下得并不大,因为是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于是音乐的情绪便愈发显得惆怅,进入副歌后加入朦胧飘渺的弦乐齐奏主旋律,这唯一一次的副歌安排得恰到好处,刚好使前面伴随雪落下的感伤消溶殆尽。我们所聆听的不仅仅是那段旋律,更多的,是心情。《初雪》留给我们记忆太多,晶莹如许,散落时光的罅隙。让我们闭上眼,钢琴舒缓而笃定,就这样踏着拍子,敲出一键一键的怅惘柔情,背景弦乐犹如轻风徐起,铺开一望无际的银白......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