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2013,谁击败了时间

2013,谁击败了时间

城市在年末如寂静岭般雾霭沉沉,空气烧灼般的辛辣,还混杂着莫名其妙的诡异味道,让人有流泪和喘咳的欲望。2013年属于那些参透了高贵,又开始学着接地气的人们。太多的人明白了,人生本已艰难,何必二十四小时装逼不断呢?

2013,说自己不悲壮的人少,要么矫情的说“心存火种,却永远烘不干潮湿阴冷的心”;要么,一定把自己描述成血肉模糊、奄奄一息,能直着站立似乎就已然是大获全胜、自由加身;顺遂内心变成了愚忠自我,宁可旁观别人的喜怒哀乐,也不愿意自我选择。这个2013,被时间击败的是大多数,时间又能被谁击败?时间永远很公平,但自己对自己不公平,于是时间不紧不慢,自我却踉踉跄跄,没有节奏却有轨迹。

 

2013,我或许开始学会不再让自己那么的“饥饿”。很多年,因着这个社会的反复和变化,培养的永远是自己的消化能力,勿论是囫囵吞枣、还是细嚼慢咽、蜻蜓点水,也勿论东西是正餐管饱、加餐甜点,还是光怪陆离、奇珍异宝、甚或纯纯的原生态,一概拿来、一概消化。突然发现,再新鲜的味道,都可能是各类添加剂可以复制克隆的,既无限接近又似是而非。于是吃的很饱,却永远饿着。

据说,一个肥胖的人跟秋天的松鼠一个德行,因为害怕冬天的降临,于是不停的吃喝,拼命的储存。那胖着的人,是对未来不确定?是恐惧未来的混乱?于是动物本能的去增加自己抵御艰难的脂肪?

做不到万能的时候,就选择面对,就学会选择和接受自己选择的结果。不停的攫取只会让你更加饥饿。你越容易得到的越没有价值,你越不选择接受的越会让你迷惘。

 

2013,开始使用暂停键。这个世界的欲望,总是扮演着鸦片和忘情水的角色。有点类似你的播放器和浏览器,收藏夹满满,播放器随便的快进、回看。音乐偶尔是孤独者的鸦片,剧集就成了证明自己存在和活着的证据。现实平淡到无味,拿着娱乐的心态面对人生,每天都有忘情水畅饮,你永远不参与人生,永远选择旁观自己的人生。快乐怕是来不了了,只好自顾自的拿着宿醉初醒的朦胧看自己。

回看或许属于老人的勾当,快进该是年轻人的急迫豪情。慢进总有点语焉不详,无可忍受。正常的速度正常的行进,又那么的无聊,只好学会按下暂停键,清空收藏夹。收藏夹里满满的都是欲望,没有收藏敏锐的时候,清空也罢。慢生活不是慢进键,学会了暂停,清空了收藏夹。快乐也会容易些。

 

2013,明白了因果。不是在结果里寻找原因,那属于一种逃避。结果本身就在问题里。

早先很想不明白,明朝那些事儿。一个一心向好的王朝,最后不伦不类地轰然倒塌。现在想明白了,无非三点,一、问题出现了,你急着拿补救的措施和刑法,于是出现了无穷多的监督惩罚部门机构,而不是从基本的流程和规范去着想。越来越多的掣肘,越来越多的细节,越来越没有责任,越来越缓慢和派生无数的利益团体,致使“朋党乱国”,“清官误国”,“居正策略”;二,任何的团队,领导意志决定了团队胜败,或许在天下太平的时候,可以几十年不临朝,已然自如运转。但真到了决定团队的未来时,诺而不践、犹疑猜忌、佞臣当道,再好的战略也会败给时间;三,你以为根本的流程和规范是无用的,包括法制在内。于是你在寻找结果时,恐惧于所有的规范和流程,因为你觉得首先限制的是自己,于是你在打破这些规范的同时给自己套上了绞死绳套。

团队的正向趋好一定是团队自己建立的,但一个团队的负向思维一定是大BOSS影响的。一个团队的结果出现时,如果让你惊奇诧异,那一定是你没有想明白,这其实是一种必然。你为着结果大呼小叫、痛心疾首、愤怒无比,怎么不能在结果未出现的时候简单的改变呢?

 

2013,让更多的人明白我不是你们想象的模样。我们太擅长归类和收纳,而不愿意真正去把一个人当做活生生的人看。于是,2013,我一再的通过语言和行为告诉给别人,我不是他们想象的模样。

我们总是习惯于,把东西和人归纳总结,及至最后把自己也分类总结。我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不能怎么样,或是我只能怎么样。星座解释不了,还有生肖,生肖解释不了,还有生辰八字,再不济,还能在佛洛依德那儿找点借口,甚至学会回溯到子宫,再不行就直接《灵魂的旅程》《细胞记忆》。总之要证明,现在的你一定是因为过去的你,你只能接受、学会接受。把所有的理由推给不能改变的东西,这个偷懒有点无力和无聊。

你固化对别人的认识,看似轻松了,其实会不停收获痛苦和困惑;你固化对自己的认识,看似宿命了,却永远无法快乐和安静。

 

每一天都是新的,但是你做不到自己是新的,于是旧瓶新酒、宿醉惺忪。一年的历程,开始的是谁,归来的又是谁呢?

百花开尽君始归,又有谁击败了时间?

几米

左岸记:我想,时间应该还年轻着吧,那我们怎么能让一颗依然每天活力跳动的心承受那暮气沉沉的思绪,而不再用心生活、不再挑战可能、不再追问未知呢?李笑来和时间做朋友,冯唐用文字打败时间,你呢?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