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一个和两个

一个和两个

文/文昌

读书有个习惯,每每读到经典之句,便会如获至宝般的狂抄下来,美其名曰摘抄,以便回头要用的时候,有据可查(实际上写作时多半也会用到),可真正翻开摘抄本寻找经典的时候少之又少。那种共鸣的震撼其实源于内心本身的倾向从书里找到了适当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回应。

读书的乐趣在于寻找思辨的精彩,寻找对人生百态各种解释的真相。可回头看自己的摘抄和写下的文字,多半是零碎的思绪,七拼八凑,尽管用文笔有效的连接起来,可最终没有有机的形成一个完整的思路,仿佛在海边找到了很多美丽的珍珠,可无法有效的连成串,为此我深感悲哀。最近起笔,一想到又在一盘散沙似的摆弄,同样的笔调一如往常,没有进一步的突破,这是可悲的。穷则思变,倒也为进步提供了助力。

高中时,与同学讨论过一个关乎哲学的问题“人活着靠的就是种感觉,或者就是为了追求一种感觉,比如胜利,吃饭,我们都是依靠内在的感觉去评判外界,并以此作为自己选择的依据。”现在再想,这种感觉的说法,类似于文人追求的诗意,感性地品味外界的美好,自然不错,至少古代文人给我们留下了珍宝般的笔墨。

无意调侃古文人的情怀,只是想着杜甫当时的惨淡,尼采狂热追逐太阳般的炽热,是否真的就是我们所追求的?那我曾经讲究的随性,一有想法就立马执行的冲动,不经思考分析,轻易的做出决定,是否真的就是激情呢?那只是欲望,不假思索的欲望。为此所谓的勇敢,到头来终究只是鲁莽,就像堂吉诃德。可我终究无法全盘否定自己那些冲动的过去,毕竟也见识到了别人平淡不曾见识的精彩,哪怕只是狂热。只是也不得不承认,本来可以拿到80分,我只是取得了60分,这20分的遗憾也就是无法有序、理性的安排自己所损失的。这无关于珍惜拥有之类的安慰。

借那句“一直在模仿,从未被超越”,感性随意是我一直所追寻的,并没有对自己,对外在的万花筒有过深入的分析和思考,更谈不上权衡。每每面对生活琐碎的诱惑,便会轻易的失去自己、目标和原则不明确,给人朦胧模糊飘飘然的印象,自然缺乏来自现实的力量。人应该是因循着某个方向不断的前进才能有效的积累,否则走马观花,貌似什么都做,什么都感受到了,但内化到自己的见识,那还很远,毕竟泛泛,根本无法领会到探究深处的乐趣。同样一局象棋,有人能看到走势,并以此来判断胜负,可有人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棋子,纠结于棋子的多少,而忽略了下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取得胜利。

在欲望的冲动和理性的考虑两者选择之间,其实也就是一个和两个的关系。很多次购物消费的时候,都是依靠刹那的感觉和冲动,轻易的做出了决定,有许多东西买回来结果就搁置一边很少能用上。冲动是魔鬼,在做出决定的那一瞬间,是没有选择的空间,因为脑海只想着买的东西,而没有第二选择,这种情绪占据着大脑,更谈不上比较。人在很多时候是不理性,从《怪诞行为学》中的实验分析就能读出一个。人本是不断选择和比较的动物,一个人一旦心里对某一事物有了心理预期,便会维护当初的基点,并以此作为选择和判断的依据。恰如见过美女无数的摄影师,在择偶的要求方面就会自然而然的提高,至少在外貌上。可忘却自身能否匹配,一旦这种预期和实际出现矛盾,人也就会陷入失落和痛苦中。剩女和剩男也有的是挑花了眼,高不成,低不就的缘故吧!

选择的正确性有时也取决于自己的见识,如果你只知道一部电影,想看的时候,自然只有一个选择,如果你知道两部,知道十部,随着样本空间的增大,更有助于你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从某种程度上说,也就说明了一个人的见识和眼光很重要,因为你有了选择的余地,知道了哪一项选择更贴近自己的需要,而不是被动的别无选择。也说明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背井离乡挤进北上广,至少北上广让你扩大了见识,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拥有更多其他城市无法提供的机会和福利。在众多的选择里,可以挑选最适合自己的,也是现代社会的发展和福利。

随着社会的进步,网络世界的不断发展和颠覆传统社会的力量,我们的价值也不再单一的取决于我们的领导。生活中不断地涌现出一大批自由职业者释放着自己的个性,满足社会大众的需要,这正是时代的进步。

广读书,有利于拓宽自己的思维领域,但对于技术,需要在大的技术背景下找到自己做事的意义,然后深入的钻研,才能有所出路。也只有在一个方面做深了,在其他领域也就有了底气。不然什么都只是泛泛随意,那么现实对我们也会很随意。前途漫长,需要不断努力。

书于北京  十二月

选择的智慧

左岸记:上帝让鸟儿都有虫吃,但祂不会把虫子放在鸟巢里。

扩展阅读:——选择的智慧

文/riset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哈默雷特王子面临的抉择。尽管这种逼仄的两难困境在日常生活中很难遇到,但芸芸众生的人生之路同样是由一个个选择组成的。正确还是错误?这不仅是人们在做出选择之前要仔细思量的问题,更是科学家们关注的课题。
美国西北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亚当·格林斯基发现,和流感病毒一样,错误的选择同样也能传染。在他看来,多次非理性地跌入同一条河中,是人类根深蒂固的特点。比如在绵绵熊市中,不断补仓以贪图低成本的小散户,心中总抱着有朝一日卷土重来的美好期望,而不忍心割肉斩仓。殊不知,这部分对于抛盘空方如同雪中送炭的接盘资金,是小散们很长时间也难以挽回的“沉没成本”。而这一场景只是人类非理性选择的一小部分而已,如何避免沉没成本的悲剧重现,有时候听没有利益冲突的局外人的明智意见似乎是个好办法。
格林斯基和同事招募了若干大学生志愿者,让他们代替一位此前从未谋面的人(实际上,这个人完全是科学家虚构出来的)进行决策。在介绍完这位神秘人的背景身份后,根据志愿者的感受,将他们分为两组,一组自认为和神秘人有点所谓的关系——比如出生年月相同或是同年入学,一组则没有丝毫的联系。结果发现,在一项虚拟的竞标投资游戏中,前者损失本金的可能性比后者要高出60%。
格林斯基还将他的研究结果与如今的金融危机联系在一起。以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面对危机时作出的选择为例,他指出,企业如果想挽回错误决策造成的恶果,需要完全不想干的局外人来力挽狂澜。比如通用雇佣的新CEO是浸淫业界已久的局内人,而福特则从飞机制造公司波音挖来了艾伦·穆拉利。现在的分析人士都认为,福特的复苏速度要比通用快很多。
不过并不是每种选择都如此简单,有时候选择的结果正确与否往往要很多年后才看得到。迷茫地站在一个选择的当口时,或许弗洛伊德的“大事靠直觉,小事靠理性”和李开复的“跟随我心”能够帮到我们。这就是所谓的直觉选择,就如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般,一切分析、反馈、判断、决策的过程都融化为最简单也最复杂的直觉。
事实上,心理学家在研究中也观察到了直觉选择的优势。消费者在选购大件商品(例如买房和买车)时,如何进行选择才能挑到满意商品?荷兰科学家发现了有趣的研究结果。在一项选车测试中,80名参与研究的受试学生都浏览了4种车的详细资料。在做出选择之前,要求一部分学生完成4分钟的字谜游戏,而另一部分则需要对自己的选择进行同样时间的深思熟虑。字谜游戏可以占据人的注意力,使其无法为选车而分神,因此最后只能依据直觉进行选择。选择结果经统计发现,直觉做出的选择结果更优,也更能让自己满意。
当然,决不能将抓阄与直觉选择等而论之,灵光一闪的背后其实蕴含着选择人自身的经验总结、知识积累以及分析能力的结晶。在直觉选择的经典案例微软收购hotmail的谈判中,创始人萨伯尔巴蒂亚利用冷静的头脑、聪明的创意以及印第安的文化背景,凭借自己的直觉定下了4亿美元的价格。最终,在1997年的新年之夜,他成功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