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收到一封信

收到一封信

文/师大王小明

小李的书包里有一封邀请信;我希望你在放学之后,到学校对面的商店门口等着,我非常想念你。署名;最熟悉的陌生人。

小李发现这封信后非常吃惊,因为学校对面的商店是他很不愿意再去的地方,在那里他曾经因为同学小张的栽赃而蒙受不白之冤,当时小张偷了东西放在小李的书包里,两人都被老板逮着,但是仅在小李书包上搜出被偷的商品,之后小李被男老板拉出店外在大庭广众之下深深羞辱,只因为栽赃他的是小张,是在学校的唯一朋友,因而放弃揭穿他。自己在学校的朋友并不多,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失去一个虽然并不怎么好的爱好小偷小摸朋友,所以就替小张顶下了罪,背负众目睽睽之下同学们无数道德双眼的凌迟。

想起那天,小李心中胆寒,但是转眼就到了现今,自己竟然受邀请去那家店?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小李就再也不想去那里,害怕被老板看到,尽管自己不是小偷,但是被强制扣以小偷的名分,也就得来了小偷的心理,仿佛自己真是小偷一般,躲躲闪闪再也不敢踏进那家商店半步。

思前想后,小李决定如期赴约,就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戴上围巾帽子去那家店,在去那家店路上小李想:是同学写的么?自己本来朋友就不多,自从那件事以后,更没有几个人会主动接近我了,应该不是同学。是老板写的么?没道理啊,老板不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我的电话,不知道我的班级,全校两千七百人,怎么找得到我?应该不是老板。那是小张么?虽然那件事小张明显对不住我,可是小张这样的小人,唉,还是算了吧。想着想着,小李就想到了自己的同班同学郑小莉,郑小莉年方二八,正是让无数青春少年学坏的大好年华,一双杏眼上弯两卷柳叶眉,笑起来艳若桃李自然萌,静起来冷若冰霜,但常常有着一抹笑意在枝头,在小李眼中她不爱说话,但是却常常对自己微笑,她是数学课代表,发作业的时候递给小李作业呈上一暖笑意,使小李在举目无亲无友的灰暗环境里看到了曙光,小李常常幻想郑小莉喜欢的人是自己,要不然,她怎么会在所有人都不理自己的前提下对自己微笑?如果这都不算是真爱,那世界上还有真爱么?

譬如美女取一件东西递与男子,过手的时节,或高或下,或重或轻,总是出于无意。当不得那接手的人常要画蛇添足,轻的说她故示温柔,重的说她有心戏谑,高的说她提心在手,何异举案齐眉,下的说她借物丢情,不啻抛球掷果。——李渔

小李以为是她喜欢的自己,而实际上是小李喜欢郑小莉,小莉对小李则毫无感觉。

小李想着想着慢慢已经走到了学校对面的商店,这家商店是小张最爱去的商店,商店里有着各式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摆放在橱窗上,一如当日的陈列,使小李的耻辱心感到火辣辣的疼痛,还好,没多久小李就在一架mini钢琴边看到了郑小莉,看到小莉在那里,小李激动的好像参加颁奖典礼,从书包里翻出那封信,颤抖的渐渐靠近郑小莉,突然小莉身边出现一位一身休闲打扮的男生,抱起迷你小钢琴牵着郑小莉的手扬长而去。

小李的无助的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手持那封信苦笑着。

默默伫立了一会儿,身后的小张出现了,因为两人比较亲密,所以小李就问了小张关于那封信的事情,这下轮到小张茫然了,两人在商店里边走边聊,议论着这封信可能是谁写给小李的,小张提议说:“问一问老板吧,大概是他写给你的”。

小李犹豫了一会,带着小张一起走到商店老板面前,问老板;“这封信是你给我的么?”

老板放下警惕的眼睛,把信接过来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他和他的同伴,撂下一句:“不是”。

之后小李跟着小张一起走出商店,小张与小李就此别过,小李一个人走回了家,回到家里的小李闷闷不乐,打开书包准备写作业结果却发现书包里满满都是商店里的商品百货,什么都没有做过的小李慌慌张张地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母。

妈妈念:“我希望你放学后,到学校门口的商店里等着,我非常想念你,署名,熟悉的陌生人。”

爸爸说:“这不是你的笔迹么?”

小李试着写下如上的字眼,结果发现这样的文字竟然是出自自己之手。小李惊呆了,难道是自己写的?

紧接着小李又从书页里找出很多类似的信,上面写着相似的话,这一发现造成了全家的恐慌,第二天小李被父母带到医院心理科接受一小时350元的心理诊断,五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诊断结果出来了。

事情还原的真相是孤僻内向的小李,因为被栽赃,心理压力过大并且无处宣泄,内心畸变,逃避了现实,形成了第二人格,但是第二人格在形成之初精神力量薄弱,不具备过多的支配身体的权利,所以第二人格并未出现多久,或者在人格临沉眠前写给第一人格信,和第一人格沟通,使第一个人格支配身体做出一些可以唤醒第二人格的事情,改变小李的心理环境,以便于壮大第二人格对身体的支配权,第二人格的式微是因为第一人格小李默默地喜欢上了郑小莉,郑小莉占据了小李第一人格的大量心神,使第二人格没有空闲时间精力壮大自己,渐渐处于一种休眠的状态,在第二人格临陈睡前做垂死的挣扎,写下一封信给自己的第一人格,诱导第一人格犯错,唤醒第二人格。于是就有了这封信的存在。

因为小张经常会去商店偷东西,而小张是小李唯一的朋友,所以第二人格猜测这件事情,小李的第一人格一定会告诉小张,与小张携伴而行去商店,小张一定会再一次栽赃陷害小李一次,所以当小李再一次被栽赃,那种尴尬的场面,耻辱的味道再次卷土重来,重新沦陷于尴尬的心理环境中,小李的第二人格就会重见天日,于是第二人格临眠前的目的就会达到:被重新唤醒,强大自己的人格,夺得对身体的控制权。

可惜的是小李在与小张一同逛商店的时候,小张偷来的东西,都放在的小李的书包里,而和上一次差不多的是小李在商店里却一无所知,当老板开始怀疑小李小张偷东西的时候,小李带着那封信亲自走到老板面前,老板于是打消了对小李小张的怀疑,放过了他们,于是小李险些被老板抓住,在众目睽睽里游街示众。

如果被抓住,小李的第二人格就要被激发出来,变成精神分裂,还好在机缘巧合下第二人格没有出现。

在生活里危机重重,第一人格的小李却什么都不知道,小李的周遭环境没有改变,依旧是同学白眼相向,人渣朋友随时栽赃,没有一个亲近的朋友,这些外部条件加速了小李心理的畸化,但是小李对女神郑小莉的追求向往占据了小李的心灵,把小李的拉回正常,所谓的正常——孤僻,少言寡语,缺乏沟通的第一人格,实际上也并不怎么好的第一人格。是对郑小莉的爱慕使小李追求更好的生活,就如同博士浮士德那样,自己拯救自己的灵魂从地狱到人间,情人将自己带向天堂,使灵魂不灭。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可惜郑小莉也被高帅富牵手了,爱情也破灭了。

作为活着很失败第一人格的小李,不如就在外部条件的大趋势下,成功的变成第二人格支配的小李吧,也许那样会活的更好一些。

第二人格

左岸记:

第一人格与第二人格普遍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或显性的或隐性的影响着我们。荣格在他的自传里这样写道:“我自身的分裂和对世界的把握不定导致我作出了连我自已也无法理解折行动。”

第一阶段的时候,第二人格,他是看不到的,但潜意识可以感觉到,并受它的主宰并带来与第一人格的矛盾冲突。他那独立的第二人格使得他与众不同,孤独,迷茫,困惑,充溢着沉重的感想。

到了青年时期,他说,除了第一人格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另一个人王国,这个王国就像一个神殿,每个进入到里面去的人都得到了改造并由于在幻想中见到了整个宇宙,达到了忘我的境地。在这里居住的是“另一个人”他知道上帝是一个隐了身的,具有人格的但同时又是超乎人格的秘密,在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使人与上帝分隔开来,这就仿佛人的心灵同时与上帝一起向下瞧着天地万物似的。

再到后来,荣格将第一人格的他从第二人格的先入之见中解脱出来,因为第二人格正在越来越深地使他陷入悲观沮丧中,因为他的“不同寻常”的先入之见,他被人孤立了,逐渐他明白了,他的感觉和直觉都是以第二人格的形式出现,超出了他当时的能力,第二人格的自我越来越像是一个遥远而又并不真实的梦了。他的第一人格显现得越来越清晰,学校生活和城市生活占去了他的时间,获得的丰富的知识逐渐渗入到了那直觉的预感的世界里,他开始探究起一些实在的问题了,哲学使他对世界和人生态度产生了革命性的改变。

最终,他日渐与他的第一人格同一了,与第二人格产生了分裂,从此第一人格战胜了第二人格!他说:“第二人格就是跟在第一人格那提灯者后面的影子。”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