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好看又虐心:《绝命毒师》背后的心理学

好看又虐心:《绝命毒师》背后的心理学

德鲁伊推荐,早有耳闻,奈何抽不出时间来追剧,却也不妨碍我观看此文,各中心理在观看惊悚恐怖电影时,于心有戚戚焉!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

翻译/沈添怿

经过5季的追剧长跑,终于迎来了《绝命毒师》这部广受好评的电视剧得大结局。

这是一部我所见过的最具悲剧色彩、最充满压力、最令人肝肠寸断的美剧。每一集都是如此的椎心泣血,情绪消沉,使我觉得如履薄冰。

我相信许多人也和我感受到了同样的痛苦。在美剧终结季排行榜上,《绝命毒师》以640万的收视观众,成为了周日夜晚非橄榄球类节目中最受欢迎的美剧。那为什么我们会自愿地坐在电视机前,花费本可以用来逃避现实的休闲时光,来收看这部让我们心力交瘁的美剧呢?

对于传媒心理学家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为什么人们会臣服于那些引起消极情绪的娱乐节目?

道尔夫•齐尔曼(Dolf Zillmann),娱乐心理学这一研究领域的公认创始人,理论性地指出问题的答案在于这类美剧带给我们的情感强度。他的“兴奋转移理论”认为,当观看令人痛苦的电视剧时,我们会经历各种情绪,而来自那些情绪的兴奋将随着我们的观看而增进。下面的例子可能会让《绝命毒师》的观众们产生共鸣:想想第5季的火车大劫案,大家的情绪强度是如何随着剧情的展开而增强的。

感受强烈的压力可能不会是件非常令人愉悦的事情,但是根据“兴奋转移理论”,如果剧情以大团圆告终,那这些强烈的情感会持续下去,以增加类似于安慰或者幸福感的积极情绪。换言之,观剧时承受情绪上的一些不安,可以提高大团圆结局所带来的回报。

齐尔曼称,我们对于角色的情感也是欣赏悬疑剧时感受到的乐趣的重要成分。根据他的“感情处置论”,当大家心目中的“好人”胜利,“坏人”受到正义的惩罚的时候,人们能享受到愉悦感。这个理论也很好地解释了大家为什么喜欢看到自己支持的体育队战胜对手。

但对于《绝命毒师》来说,这两个理论却都有一个问题:这部剧结局并不快乐,而“好人”与“坏人”之间也没有明确的区分。“兴奋转移论”和“感情处置论”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人们会喜欢类似于《CSI犯罪现场调查》或者《法律与秩序》中的犯罪过程,但他们不能用于很多道德不明确的角色以及悲剧收场或好坏双方胜负难料的电视剧上。《绝命毒师》,《火线》,《纸牌屋》,《迷失》,《黑道家族》和《嗜血法医》等,只是一长串这类影视剧中的几个,它们引导我们支持那些道德上应被谴责的“坏人”主角。而且它们的结局也很少可以让人感到欣慰或者愉快。

看来,传媒心理学家们得重新审视问题:为什么有不少人会沉醉于有情绪虐待倾向的娱乐节目呢?

研究发现了几种可能的解释。一些传播学学者发现的证据表明,与比自己所处环境更差的社会境况做对比,是观看情绪低落的节目的一种动机。举个例子,我喜欢看《我的妻子们是好姐妹》(一部关于一夫多妻的电视剧)这部紧张的真人秀的原因是,它能减轻我生活中面临的压力。

其他传媒研究暗示,我们喜欢看虐心剧,因为他们让我们觉得自己在感情危机中更能干,更能控制自己。基于此,我们在其中的情感经历(我们观看电视剧时对自身情感的感受)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愿意在周末夜晚看着《绝命毒师》的主角从一个高中化学老师蜕变为堕落的冰毒大亨,毁灭自己的家庭以及不计其数的生命。这部活生生的电视剧让我们觉得沮丧、焦虑,甚至是恐惧,但是反思我们自己的情绪反应时,我们可能会觉得自己通人情,有怜悯心,讲人道。这让我们感觉良好,甚至可以让一个虚构的悲剧稍微带点乐趣。

但是对于人们心甘情愿用休息时间观看像《绝命毒师》这样凄惨的悲剧这一心理悖论的研究中最有前景的线索,其他科学家提出了质疑:良好的感觉并不是我们观看娱乐节目的唯一原因。当想到娱乐时,我们通常会联系到“乐趣”、“享受”或者“逃避”这样的词。这些都是电视节目带来的积极愉悦的回报。但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传媒研究教授玛丽•贝丝•奥利弗(Mary Beth Oliver)教授的研究显示,娱乐节目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享受。为了跟上积极心理学的步伐,奥利弗和她的同事们已经识别了许多观看消极、紧张、甚至恐怖电视剧带来的“实现论”回报。实现论的幸福观指出,一种有意义的经历、洞察和情绪让我们感觉到自己人性的存在。这种幸福观可能不会让我们觉得开心,但是可以充实我们,让我们觉得满足和感动,甚至让我们更了解自己。

从《绝命毒师》过往的剧情不难推断,它的结局注定是漫长而又痛苦的。即使我们很清楚,我们看到鸣谢字幕滚动时会更加沮丧,但还是自虐地坐在电视机前。但我们也知道我们的痛苦没有白费,多少还是可以有点安慰吧。

原文作者:

伊丽莎白.L.柯恩博士(Dr. Elizabeth L. Cohen)是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传播学研究助理教授。她的研究方向是媒体与技术应用的社会效应和心理学效应,最近,她在教授一个关于多任务技术的在线课程。她的推特账号是@ElizabethCohen。

原文链接:[科学美国人博客]

绝命毒师

德鲁伊读后记:

为什么我们热衷于一些剧集,喜剧的、悬疑的、悲剧的、残暴的、生活的。是我们智商低了,还是我们的生活过于平淡?
这篇文章从心理学角度切入,值得思考。
反之,有多少的情感产生,纯粹不是思想产生的,完全是因为自己代入感来的。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却信誓旦旦的认为是理性的有章可循的、中立的、公平的。人生最大的悲哀,或许就是自以为我做的很好,这个社会对我不公。其实自我在很多事情上,代入感纯粹是纯自我的。

附豆友的一段评说:多少人骂着老白如何黑化,如何贪婪,现在老白的失败人生脉络终于被完全放在大家面前:老白在学校和自己恋人还有好友创建了灰质公司;公司很小没几个钱 ;老白恋人和好友搞在一起,被老白知道了;老白以5000美元低价卖掉自己股份给那两位,并离开他们,同时远离学术界 ;老白开始自己的SB人生并遇到自己SB LP,结婚 生下有残疾的儿子 ;然后发现自己创建的公司越来越成功,现在市值20多个亿 ;那老白一旦有机会弄钱 能不黑化么? 所以说啊,年轻人们不要为一点儿女情长的小破事就影响了自己的发展,最终跟老白一样,再找那么个倒霉娘们,基本上就得倒霉到家了,这些其实都是年轻的时候的SB激素作怪罢了,年轻的时候要以学业 事业为主。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