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古灵精怪

古灵精怪

农历八月十八,侄子满五周岁。

阳历5月份的时候,因事外出,顺路看望侄子,初见时感觉个子猛窜了一头,依然是那么古灵精怪,他还是那么喜欢迷你的玩具,同样的玩具却想着拥有2个,仍旧沉迷于卡通片、游戏、玩具中。

十一再见的时候,他便对我说,自己最喜欢的玩具都会珍藏起来,害怕弄坏掉,突然发现他已然不是那个对新旧玩具只有三天新鲜度的他了,幼小的心已经开始萌发自己的审美、价值观,问他,前段时间给他邮寄的玩具还在玩吗,他一脸成熟的说,有些是很小的小朋友玩的,已经不适合他了,我开始跟不上这个小家伙的思路,或许那些对他真的太简单,已经不屑于玩,孩子的童真童趣自己也会慢慢开发,比如他天生的求知欲,当我们面对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不禁感叹自己的无知。

00后的孩子大多对手机、电脑游戏无师自通,侄子更不例外。自从他5月份第一次玩“保卫萝卜”(策略益智游戏)后,我和老公竟然对此游戏也颇为喜爱,以至于回到上海后把所有关卡通关后仍兴致勃勃的玩了好长时间。十一见他,他竟然还惦记着这款游戏,还记得当初自己所玩关卡的毒针、鱼刺等道具,还悉心询问后来我又没有全部通关。由于打电话的缘故,被他发现那部屏幕大的手机,于是缠着姑父给他重新下载“保卫萝卜”,老公是个软心肠,果然经不起他的花言巧语,先前下的不知什么时候卸载了去,老公在网上搜了好一阵子,对于他这个工作狂来说下载游戏是个小小的工程,我便很轻车熟路的搜索到那款游戏,没想到小家伙竟然说:“女人就是比男人聪明,你看姑姑一下子就找到了,好厉害啊!”没人教他,他竟然知道合乎适宜的夸赞于人,我和老公听后开心了好一阵子,不知道他的小脑袋中还有多少东西让我们倍感新奇、吃惊。

小家伙带我们去逛了附近的超市,脑子里对哪里摆放着糖果、巧克力、玩具清晰的很,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向我们介绍着他的世界里的乐趣和味道。一只奇趣蛋,附带的小潜水艇玩具在他的摆弄下很快组装成功,遇到疑问的时候自己还津津有味的看图纸,然后自己就不亦乐乎的玩了半个多小时,自己新奇的差不多的时候,让我也来玩,我说,我不喜欢玩,看你玩就好了,他又来反问,你老是看别人玩,有意思吗?哈哈,面对这种盛情互动,谁还会无动于衷。

时间关系,这次就待了一天,短短的相聚总要面对别离,还清晰的记得他在刚看到我们不久的时候问,姑姑这次你们要待几天?我真的不忍心告诉他就一天。哥哥开车送我们去车站,一路上他滔滔不绝的发表着自己的认知和观点,说不相信有外星人,甚至还谈到了航空母舰、宇宙飞船……把播放“熊出没”定为不上幼儿园的通知,有他在,让我们忘却了世间勾心斗角的纷争,旅途的劳累,工作的辛苦。

说再见便又重新两地相隔了,这次,见到他竟然不舍得说再见。

孩子带来的幸福

左岸记:孩子,就是用来改变自己的。一个孩子,往往就能逼着人过上健康无害的生活。

也分享苏美的一篇日记:清晨五点的牛肉面馆

初冬清晨五点的牛肉面馆,如果你看见一名女士,头发蓬乱,衣着凌乱,神情因疲劳反而显得亢奋,并齐全的带着钱包、钥匙、手机和银行卡,放心,这不是一位遭遇不幸而身陷困境的女士,她不过是一位新妈妈而已。

楼下的牛肉面馆就是这样无数次拯救了我,它是在清晨五点唯一亮着灯光冒着热气的去处。在不远处的楼上我的儿子正在熟睡。夜里三点喂过奶之后他就沉沉睡去,留下我一个人醒在黑暗里,无数念头像繁花开在身体里:没有写完的稿子,看到一半的诡异血案还没找到凶手,厨房里砧板上的鱼,遥远的京都等待造访的寺庙——可是儿子在熟睡,为了培养他的睡觉习惯,不能开灯,不能有声响,辗转枕席之间儿子鼻息偶然弱下去,像是要醒来,看看表还是凌晨四点。摸黑披衣起床,胡乱穿上衣服,依次拿好钱包钥匙手机银行卡,出门下楼去。

凌晨的天空高的古怪,像是把深海倒挂上去了,凉丝丝的空气仿佛薄的刀刃,路灯闪着光华,一盏接一盏延伸到更远的黑暗里。我空着双手游荡在路边,古怪的不得了。这种古怪的感觉从孩子出世那一刻起时时袭来。那么,我是已经当了妈妈了吗?

最初的几个月里,每次醒来都恍如隔世:那么,是已经当妈妈了吗?身上的刀口,僵硬的关节和掉落的头发都是佐证。可是,好像昨天还在熬夜看美剧,还在深度宅,还在叫嚣要根治拖延症,还在叫喊男女平权,女性自主,发誓不会淹没在尿布奶瓶之中。可是一晃眼,美剧已经有一季没有追看,见缝插针看书,争分夺秒写作,时不我待般的睡觉,雷打不动出门晒太阳。你看,不用什么高深的哲学和坚持,一个孩子就能逼着人过上健康无害的生活,而所谓的女性独立自主则完全不用坚持,孩子每一秒都逼你做决定:要不要喝水?哪一种纸尿裤不红屁股?要不要加辅食?要不要输液?要不要和那个疑似感冒的孩子一起玩?要不要和长辈的老办法对着干?

这一切在一年前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原来这就是当妈妈。一个女人就此结束了恣意而为的小散文时代,带着孩子进入了漫长、持久而坚韧的大史诗时代。一个人携带着另一个人开始生命的漂流,供给他保护、爱和教育,却始终没有彼岸以供抵达。如果说,在避孕措施尚未出现的时代,孩子的孕育和诞生因其无法避免而带有某种神迹,并因此得到最大程度的煽情;那么在避孕成为常识的今天,依然选择身为人母,要么就足够无知,致使你无法预估其复杂性和艰巨性,即所谓无知者无畏;要么就足够勇敢,勇敢到在生理心理经济人际等各方面受挫时,依然能百折不挠的履行母亲的义务。因为我们知道母爱并不是本能。海龟产下蛋会翩然离去,小龟孵化后要依靠自己的力量重回大海,开始履行生命的义务。

生命不是权利,而是义务。在某一刻你会觉得辜负了它。你本该让生命更自然,快乐,健康和多彩,可是没有。此前大多时候,你茫然无知,潦草度日,仿佛有无数个明天可供挥霍。如今一条崭新的生命摆在你面前,告诉你人生过半,来日无多,但同时它仿佛又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契机。它有新的肌肤,新的眼神,新的头脑,好像你可以在它身上再活一次,可你又知道这个带着你基因的小东西,最终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个人。身为人母丝毫没有崇高感,甚至在听到歌颂母爱的伟大时,会有本能的反感,这是一件这么自然而然的事,让任何形容词都显得做作,煽情和居心叵测——毕竟,谁会歌颂吃饭睡觉呢?

凌晨的牛肉面店,店员小妹迷蒙着双眼洒扫整理,拉面师傅刚刚就位,不锈钢大锅里的水还没有烧热,硬塑料桌椅被磨的发亮。墙上的挂钟指向五点半。旅人拉着行李箱,建筑工人穿着军用胶鞋,刚下夜班的店员和来路不明的人,陆陆续续的走进来,端着鸡蛋小菜热腾腾的碗,在凉而薄的人生里,靠靠岸,停停脚,之后又要各散东西秋山几重。不一时,进来两个抱着孩子的妈妈,重重包裹之下的孩子自然是我的视线焦点:几个月了?身高体重还不错,衣服也很可爱,穿这么多会不会太热?我儿子和他相比哪个更高?儿子不知醒了没有,还是回去吧。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