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当佛祖遇上站街女

当佛祖遇上站街女

“莎娃你卡!秀!好看!”时间接近凌晨,我走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像是走进了一个万花筒般的世界。街道两边的霓虹灯不断地闪烁,似乎在宣扬着一个个欢度今宵的诱惑。动感而富有异域风情的音乐来自四面八方,如同潮涌般地湮没了整条街道。岸边的酒吧门口,站着各种各样的女郎,不管是护士装还是海军装,都是衣少肉多的样式,目的也很单纯,就是把你引诱进她们的酒吧。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走得不远,不到两个小时的飞程,就来到了泰国——这个号称“工薪价位,帝王享受”的国内屌丝出行首选国度。眼下的这条酒吧街,就是芭提雅最著名的红灯区——Walking Street。

在来芭提雅之前,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景点而已:海滩、海水、海风、海鲜……跟国内的涠洲岛或鼓浪屿一样,但来到这里的第一晚,我就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总的来说,这里比涠洲岛多了一些无谓的喧嚣和吵杂,比鼓浪屿则少了几分小资和精致。最主要是,刚到芭提雅的时候,客车司机把我们两个外国友人随便扔到了一个地方,结果我们就只能冒着异国的小雨,站到陌生的路牙上,用标准的中国式英语问甲乙丙丁。

无奈本人是屌丝穷游,之前定的酒店不算知名,问了几个路人都像是吃了摇头丸。后来只能打的,的士哥是个皮肤炯黑的胖子,拍着胸脯说知道,并比划了一个非常2的手势,说200铢,可等我们把死人般重的行李搬上车之后,他又犯迷糊了,打了n个电话才把酒店地址问到,一度让我怀疑他的动机是否单纯。

等车慢慢地载到目的地后,我们又被彻底地雷了一回——原来酒店就在两个街口内的不远处(打车顶多就起步价20铢)——汗!要说这样的第一印象,还能让你对它有好感的话,我只能说你有受虐倾向了。

所幸住到第二天晚上后,又有了一些新的经历,以至让我有了新的看法,觉得这个陌生的沿海小镇,确实有着自己的一番味道,具体什么味道很难形容,就像是榴莲一样,没吃之前打死也想象不来,所以我不打算费这个力气。

考虑到本文也不是旅游日志,所以芭提雅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景点,我就不跟大家普及了,这里主要想普及一下那儿的“红灯区”。

在我看来,芭提雅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披上了月色之后都可以叫做红灯区,至于比较明目张胆的就是,沿海边的路上各式各样的站街女——类似的路,在国内珠海也有一条,那里同样风景秀丽,夜色迷人,以前我读书的时候没少在那儿闲逛,但却叫做情侣路。顾名思义,就是情侣们拍拖首选的路段,所以压根看不到站街女,处女倒是不少。

跟香港以前的黑社会一样,芭提雅也有着自己的势力范围。具体来说,可分为三大区域。我在网上订的酒店,凑巧就是在其中一个区域,叫做男孩区。顾名思义,就是男娘们喜欢聚集的地方。

酒店的接待员是一个异常干净的男生,说话也拿腔拿调,眼色更是异常传情,让我完全不敢正视。除此之外,在酒店的附近,充塞着不少的同性酒吧。透过酒吧的门缝往里看,能看到不少的穿着裤衩搔首弄姿的男孩,让作为直男的我异常无味,而作为屌丝的女同事则兴致盎然。

除了这个男孩区,还有北边的人妖区,闻名遐迩的蒂芬妮人妖秀就在那里上演,每天多场,场场爆满。完了就是南边最著名的的红灯区,也就是本文开头所说的那个地方。

据坊间传闻,老外来到芭提雅度假,一般会有三租:一租房,二租车,三租女友。所谓的房和车大家都能够理解——特别是当下的中国人,至于说到租女友,则算是朴实一些的说法了,说开了就是嫖妓。当然,这在泰国是完全合法的。

值得一说的是,从审美的角度而言,一般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妹纸会更有卖点,也更抢手,但在芭提雅却不一样,据说很多老外都品位独特,专门挑那些矮的黑的而且偏胖的姑娘,只因这样的姑娘纯度比较高,而不用担心晚上带回房间,关了灯,衣服一脱,套儿一戴,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愕然发现,准备下工夫的地方居然跟自己一样。

当然,上文的老外并没有包括本人之内(即便有,我也不会傻到当着这么多读者和未来太太的面前承认),而是特指欧美的白人老外。

虽然重口味的活动没有参与,一般的活动还是少不了的。让我们回到本文开头的那个晚上吧,我跟女同事穿梭在walking street,面对着眼花缭乱的各色情色酒吧(当地人简称为“go-go”),最后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有诱惑力的而且看起来花费不会太大的地方。

之所以会选这家酒吧,主要是因为看到有好几个白老外鱼贯而入,我心想欧美大哥的品位应该不差吧,结果进去一看,发现完全选错了地。

整个酒吧不过就是两节地铁车厢这么大,墙壁用镜面装饰以增加视觉上的空间。吧台上倒是有不少穿着胸罩和裤衩,并踏着高跟鞋的姑娘,他们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地在台面上扭动着腰肢,频率不快,尺度也不大,甚至连我们家小区的游泳池也比不上,让我顿感失望,特不过瘾,不过旁边的女同事却看得目瞪口呆。

随后,我点了一杯颜色诡异的酒,失望顿时增加了一倍,一杯功夫茶大小杯子的酒居然卖到100元(人民币)了。最要命的是,这“鬼地方”不叫酒还不行,而且叫一杯也不让,必须得按人头计。

酒才刚拿上来,我便再也hold不住了,一滴没喝,就无比失望地拉着女汉子走了。后来回到国内,我们才知道,原来当时我们选的酒吧问题倒不大,主要是因为去早了,各种大尺度的演出都是12点之后才上演的,而我们9点就走了,别说上半场,连热身都看不到。

每个姑娘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三围,城市也一样,有着自己的风情和文化。从上文中,大家应该能感觉出,这是一个比较重口味的国家,起码对比中国而言。但如果这个国家只是口味重的话,恐怕对我的触动可能还没有我邻居90后妹子高中没毕业就噼里啪啦交过三位男友更值得一提。所以真正值得一提的是,在来到芭提雅之前,我还去了曼谷,到了代表这个国家另外一种文化的地方。

曼谷除了被称作“天使之城”(由来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之外,还有着“佛庙之都”之美誉。顾名思义,这座城市里面着非常多的佛庙。作为泰国代代相承的传统宗教,佛教是泰国人的生活重心。据统计,泰国95%以上的人信奉佛教,全国则有3万多所寺庙,而且还在不断兴建中。在泰国,寺庙是主要的社会教育和慈善机构——在我们国内,却已经逐渐演变成了主要的商业机构。此外,泰国每年还有四个佛教节庆,都是国定假日,法师们透过电视与广播开示佛法,民众要受持八关斋戒。

总的来说,佛教与泰国人的一生息息相关,如新居落成、婴儿出生、生日、结婚等场合,都要邀请法师诵经祈福。当然,离世就更加少不了了。

我在曼谷呆的时间不是很长,不过短短几天而已,但却明显感觉到了佛教文化的盛行,到处都能看到金色尖顶的建筑物,四处也能找到售卖佛像佛珠以及其他相关配件的门店。此外,还能经常看到一位老人的肖像(具体什么神人我也不敢打听),总之这位爷的头像在当地的出镜率不亚于中国90年代四大天王的海报。当然,后者代表着追星,前者却是一种赤裸裸的崇拜和敬仰。在泰国,有着同样敬仰程度的是只有国王普密蓬·阿杜德和王后诗丽吉·吉滴耶功。

由此可见,在热情而美丽的泰国,一方面是对他佛的无比敬仰,另一方面却又是色情业的甚是发达。两相对比,正好诠释太极里面的阴阳相对的思想和马列主义里矛盾统一的哲学。

在这份思想和哲学的影响下,这些据说最初来自我们云南傣族的朋友,通过日复一日地生活,演变出了自己独有的文化,他们白天双手合十向佛,寻求内心的宁静,晚上褪下层层衣服,寻找欲望的宣泄......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平衡。

记得在芭提雅的最后一天,清早6点,因为急着赶车,我早早地起来退房。那是黎明前最昏暗的时刻,海风呼呼啦啦地吹,似乎长途跋涉了几百年。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年级很大的白人老人,他提着一袋水果,腰杆很直,脚步却颤悠悠地从门口的海边走来,慢慢穿过无人的大厅,打开房门,缓缓地走进自己的江景大洋房。

看他的年纪是不打算回国了,我不知道他的过去有着什么样的光辉岁月,爱过怎样的人,还记不记得高中同桌的女同学……但从他的脚步和背影,我似乎看到了一种决心,就是要在这里最终扎根,在这儿终老而去, 正如新疆歌手洪启在《回乡之路》唱的那样:“请让我把你的故乡,也当作我的故乡。请允许我把你的闺房、葡萄糖和月亮,也当做我的天堂......”

 

宽容

左岸记:为解困惑,查了知乎!

我们习惯的谈佛是这样的:佛拈花说法,情如佛法,有所为而实无所为,无所不可,而终无所可也。无所不至而终无所得也。况乎儿女之情?佛度有缘人,菩萨化形,欲说因缘,弘扬佛法,徇俗设缘,而以色设缘,以“性”作为方便法门,来传法布道。与和谐之道并无区别,信则有,不信则无。佛看妓女,与白骨无异,贪吏求金,何异于娼家爱财?心不念民,虚口谈政,权之所在,利之所归,娼家所不如也。势之尊,恣欲忘形者非有情,亦非为民,莫不以为富贵可持,天禄永享也。死心塌地,甘心取祸也。想诸天菩萨而来唯有合掌而诵:“阿弥陀佛”。

在泰国,事实上,对于色情业是否违反戒律,泰国佛教界的确有争议,两种观点,一种说是违反戒律应该取消色情业;一种则说是不违反。说违反的的好理解,但是说不违反的声音并不小。为什么?原因在于佛教是泰国的国教,从历史上来看,泰国佛教界始终把自己和泰国的政治、经济态势捆绑在一起。泰国佛教界一直和本国僧侣信众宣传经济好了,佛教也会兴旺经济不好,大家贫穷,佛教也会遭到破坏诸如此类的言论。由此来看,泰国佛教界对色情业是持宽容的态度,因为佛教是泰国的国教,所以必须对泰国的政治经济负责,所以当戒律和现实发生矛盾的时候,泰国佛教界经过权衡,做出了他们的选择。加上近几十年来,泰国几乎接触了世界上的所有思潮,文化上相当的宽容和多元,就色情业而言一般泰国人的态度说难听点就是笑贫不笑娼,所以色情业会选择泰国为胜地,实在也是有道理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