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想对那个女孩说

我想对那个女孩说

文/卡卡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我会…

不少人都做过这种假设,但是我们不能,所以我只能以一个为过去的自己做墓志铭的姿态跪坐在曾经的墓碑前,轻轻除去杂草,絮絮叨叨的对着过去的那个孩子碎碎念。

孩子,请不要厌恶你童年生长的地方,那是你长大后最想回去的地方。山明水秀,碧草蓝天,满山的映山红,草丛里的野草莓,从此都是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城市的钢筋水泥里不止阻隔了我一个人的心,它将每个人都隔离开,楼与楼之间,房与房之间,格子与格子之间。心和心本来就遥远的像两个星球,这样的阻隔,让我觉得自己还不如小王子,我的世界里甚至没有那么一支玫瑰花。

孩子,请不要以自卑的心疏远你幼时的伙伴,童年的你虽然长得不那么可爱,可那不是你自卑的资本。如果我能回去,我一定一定会告诉你,是你太过敏感,某些言语刺痛了你,幼小的心就那样快速的成熟了起来。等你长大你才发现,自己有几个认识20年的朋友是怎样一种骄傲,他们虽遍布各地,可大家心系一个地方,他们永远不会骗你,手拉手,一辈子都在唱着丢手绢的歌。

孩子,请对你外公好一点,我知道你已经足够尊敬他,但是亲人需要的不仅仅是尊敬,你那么爱听故事,你应该听听你外公年轻时的故事,冬夜的火炉边,不要让他一个人默默的取暖. 外公佝偻的背是因着负担了整个家族,你不要害怕与外公一同散步,你应当亲昵的挽着他,而不是让外公自卑的一直独行。多年后,在他的棺材面前,在他紧闭的双眼前,你会留下悔恨的泪水,你才蓦然发现,撇开幼时的记忆不谈,长大后的你竟是第一次,握住外公的手,已然冰冷,逝者已无从感受,生者只能带着悔恨,在灵位前久久不愿起身。

孩子,请不要对你的父母冷言冷语,他们对你的爱已经到达了极限,为了你,他们忍受着多年的两地分居,只为给你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要知道,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没有缺过,即便毕业后的你一无所成,在家闲呆,父母都只是说,孩子不着急,一定要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家里不等着你的米下锅。那时的你正为前路所迷茫,不知是该骑驴找马还是坚持等到找到中意的工作,身边的比较,自己的压力虽然已经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但这些不是你撒气给父母的借口,你的一次不接电话让你的父亲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打电话过来,后来你才发现父亲已经很久没来电,问母亲才知道,父亲怕打扰你,每天都问母亲你的近况。尽管每个人都有不被理解的心情,但是你的父母,只要你主动一个电话,所有的心情都被理解,所有的孩子气都会被原谅。

孩子,请善待每一个对你好的人,你是个幸运的人,从小到大,总有贵人相助,尽管你脾气很大,性情怪癖,却总有那么一群朋友始终守着你。尽管你的朋友还是对你说,就是这样一个不好的你,才值得我全心的对你好。尽管不常联系,但是每一次的聊天都能唤起最初的美好。是他们陪你走过一段又一段难熬的日子,他们倾听你的怨言,忍受你的恶言冷语,你只需露出一个悔改的表情,他们一切了然,从不计较你的任性。人的精力是那么有限,他们愿意分出时间精力来关心你,帮助你,即便不那么需要,也请你好好对待,毕竟,他们曾一度温暖过你的心。

孩子,现在的我虽然不出色,但是我有爱我的父母,关心我的朋友,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即便一切都那么迷茫,也从未想过放弃自己。

我不知道将来的我是否已经功成名就,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过着自己最想过的日子,活到现在的我最想变成的那种人。或者已经成为一名家庭主妇,有了孩子,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在每日的琐事中完成一个中国传统妇女应有的使命,也许,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落魄的不再年轻的女人,过着日复一日煎熬的日子,忘了年轻的梦,不去想将来的路,只是像车间里的一个零件,机械化的走着固定的程序,消极而怨恨的过着每一天。

更或者,意外比明天更先找到了我,让一切还没来得及发生就曳然终止。

但是,我依旧满怀期待,因为现在的我有在努力,我想给将来的自己写一封信,不管以后的你会怎样,请孝顺父母,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好好的活着。

 

过去,现在,将来

左岸记:卡卡说得含蓄真诚,自古以来,皆叹时光之匆匆,人生一世,浮华若梦。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就连苏大东坡也曾悲叹:“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惟丰子恺深喑此道:“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时间到底是什么?有谁能解答这个问题吗?博尔赫斯曾经说过:“假若我们知道什么是时间的话,那么,我相信,我们就会知道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是由时间做成的。造成我们的物质就是时间。”现在是一个点,其前面是一条线之未来,其后面是一条线之过去,站在此时,你想对过去的你说些什么,又想对将来的那个人有怎样的交待呢?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