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日记,灵魂的开膛手,解决问题的帮手

日记,灵魂的开膛手,解决问题的帮手

徐武写“日记”

文/徐武

 

前几天,也就是所谓的双十一那一天,我翻开从前的日记本,想看看前几年的这一天我都写了什么,结果一无所获。我继续乱翻,看到了一篇关于自己写日记的困惑的日记,觉得还有点意思,故抄于此处。

二〇一三年五月九日

日记写什么内容,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还有就是写日记的目的为何。为了出名后出版自己的日记?为了与心灵对话?或许只是一种无聊的游戏?想到木心的一句话,有的人,你让他做事,他做成了艺术。
日记的(作用)同样也可以是艺术的载体。
如卡夫卡的日记、伍尔芙夫人的日记等。
当然,另一些人,如鲁迅、周作人等人的日记是对当日事迹的忠实记录,是个人的史记,也不失为一种可取的方法。
人的记忆毕竟有限,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写日记也是写作技巧的练习和创造。这里更加松散,你自己是唯一的读者,你不会顾忌太多,可以随心所欲,天马行空。这里是你的演草纸,是你的练兵试笔处,不会因拙劣(后面笔迹不清)或太犯禁忌而造(招)人嘲笑、攻击。
总之,日记不仅仅是一种文学体裁,大有发挥空间。
你可以有两手准备,要么忠实地记录当日所见所闻所思所行,要么在日记中试验,创造你的艺术想法。

现在写日记时可没这么多想法,也没那么大的野心,现在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前期主要是些自己的胡思乱想,后来有关自己的就愈发少了,算是读书札记,有时简直可以称为摘抄了。

小学时,班里要求写日记,语文老师说,无非三点:所见、所闻、所感。其实若真只是这三点,倒还容易写。关键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内容积极,思想健康。这就难办了。试问谁又能每日都碰到好人好事呢?何况是在中国。写不出,就编,无非帮家人干家务,捡到钱包等失主,扶老太太过马路(就这么多吧!实在编不出来了)。

中学时没写日记这个任务,我是从大二上学期才重新开始写日记的,因为缺乏耐心以及不知道怎么写,中间断断续续,直到读了胡适的一篇文章,才决定每天都要写一点。

“要使你所得印象变成你自己的,最有效的法子是记录或表现成文章。”(《藏晖室札记》自序)

因这句话的激励,硬着头皮坚持写了四五本,也附庸风雅,取了各种名字,比如其中一本名为《咬舌室日记》,跟胡博士的倒有些相似,不过立意还是不太一样的。

我在扉页上抄了卡尔维诺的某部小说的一段话,算作序。

在一个每个人都抢着发表意见和要做出判断的时代与国度,帕洛玛先生养成了一种习惯,每逢想要提出什么主张时,就先咬舌头三次。当他咬过舌头后仍觉得对自己的主张能够信服,他才说出来。

夫人之不知也久矣,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为之者寡,故用此名,以自省也!

 

青空流岚的“开膛手”

文/青空流岚

 

对我而言,世界上最锋利的东西不是刀剑,是我自己的日记。

大概十年前,我开始写日记。

那个时候,我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一句话:

永远不要把日记给人看。如果你在写日记时,一旦有了把日记给别人看的想法,那么永远不会写得真实。——崔一飞

大意是这样,具体的比这要简练。而崔一飞这个人是谁,是我认识的一个奇怪的人。

在我写博客之前,我在纸质日记本上写了很多内容。我也遵守约定,没有把日记给别人看。但惟独一次例外,只是对方也没有看,算是多多少少成全了我。

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写日记是一件对自己又痛又爽的事情。日记中很少记录悲哀,也几乎没有欢乐时光。有的只是冷冷冰冰的自我分析。

那根笔就是我的手术刀,我用写日记的方法,把整个自己的灵魂赤裸裸的摆在条案前,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心挖出来,像解剖青蛙一样剖开自己。

这个比喻很好,解剖出来的东西是血淋淋的。把自己最纯洁,最肮脏,最美丽,最自私的东西全部一一摆出来,大多时候,我看到后的感觉是恐怖吓人的。

灵魂开膛手。

这就是我对自己干的事情。把每一丝每一毫的喜悦痛苦都抽离出来,冷冰冰地去分析为什么会高兴,为什么会痛苦。一旦去掉自己那层虚伪的外壳,看到真实的自己,大多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最近自从恢复写日记之后,回头去看日记时,我感觉已经无法承受,濒临崩溃。但我不会崩溃。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我写日记,那么非下面这句话莫属:

我用残忍的手段,活生生地划开自己最真实的内心,露出血淋淋的灵魂。每个人的灵魂都需要一次洗礼,或长或短。

 

写日记 

文/Shayne Yeats

 

写日记是可以加快你的个人成长速度的最简单而又最强大的工具之一。把你头脑中的想法写出来,能让你得到不这样做所无法获得另一种看待事物的视角。

超越你的思维极限

虽然你的大脑可以同时处理许多信息,但你清醒地思考时却做不到。思绪是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的,是一个序列。一个想法激发下一个想法,如此往复。有时这些序列会产生一些分支,但它们仍然受时间线的限制,在任何给定的时刻,你都追随着这些分支思绪中的一个。这些思绪序列都有一个开始,一个发展,和一个结束,当你陷在一个思绪系列中重复回想这些想法时,要想理清思路是近乎不可能的。

在这个方面,写日记便能给你提供巨大的便利。写日记可以让你从思维序列中解放出来,让你以一个鸟瞰你的想法的视角去审视你的想法。当把你的序列思维复制在一种有形的介质中,你就可以回过头来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回顾这些想法。但当你在复制这些想法时,你仍处于第一人称模式之中。而当你回顾它们的时候,你就能以客观的而非主观的视角看待它们。这种客观的视角,再加上你从主观视角中学到的东西,能让你更进一步地看清你所面对的处境。

下面是写日记的另外3种好处:

  • 解决棘手的问题。  当你陷在一种主观的,第一人称的视角时,一些问题是很难得以解决的。只有当你将情景复制下来,然后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问题时,解决方案才能变得清晰明了。有时问题的解决方法是如此显而易见,以至于连你自己也会为自己当初没有及时想到而感到震惊。
  • 理清思路。 当你思绪混乱,不知该做什么的时候,是非常适合写日记的。你该辞职还是创业?你该和你的现任男/女朋友结婚吗?当你把这些问题写下来,然后再去思考,你对事情就会更有把握。
  • 见证你的进步。 翻出几年前写的日记,看看自己这几年来取得的实质性的进步,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当你感到沮丧,看不到对明天的希望时,就翻出你在几年前写的日记——这能彻底改变你的观点。即便在你感觉自己似乎在原地踏步的时候,这也能帮助你意识到你其实正在进步、正在改变。

虽然一些人写日记用来记录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但我一般都不写这样的日记,而且我甚至很少回头去看过去写的日记。对我来说,写日记主要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工具,一种帮助我面对复杂的问题时理清思路的方法。我每月平均会写5-10篇日记,我通常会以一个提问或一个我想要解决的问题开始一篇新的日记。然后我就会去探索解决问题的可能方案。有时这些问题是非常简单的,如“下一篇文章我该选择什么主题?”其它时候我会探索更广泛的内容,如“2015我想去哪里?为了做到这一点我现在就要开始/停止去做的事情有哪些?”有时我会天马行空地写下所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有时我会写下一个问题,然后从不同的角度思考它,希望更全面地理解这个问题。例如,我会问自己,“爱因斯坦会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达·芬奇?”或者,我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的积极面是什么?我要怎么做就可以不必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最优解决方案一定要具备什么?”

我发现像这样的练习是非常有价值的。当我想尝试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如果它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通常只要好好思索一番就能够解决它;但面对更加复杂的问题时,大多数想要把问题想明白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要么我根本就没有找到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要么我对这个问题缺乏全面的理解而对我找到的解决方法没有把握,或者有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法,但睡了一个晚上之后再去看它时却觉得它不那么可行。所以在面对那些重大的、复杂的问题的时候,我不会光在脑子里思考,我会把它们写下来。思维往往会定型,我们的大脑总有一种想要下定论的趋势;例如,我们总是按照事物的模式对其进行分类,来达到简化问题的目的。但是,有的时候我们不可以过早的将一个问题简化为我们以前解决的某个问题,我们还要考虑产生这个问题的新的因素,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如果你管理着一个公司,发现你们的销售业绩有暂时下降的趋势,像这样的问题以前也发生过,也被你们解决过,但你仍然有必要考虑引发这个问题的新的因素,而不是套用过去的解决方法。

将问题写在纸上加以探索,我就可以避免定性思维,而且这也能让我更容易地发现存在于可能的解决方案中的尚未被考虑到的因素。当我在纸上从某一个特地的角度探索某一个问题,写完之后我就可以先放下它,然后从另一个角度去考察它。因为我把它们都写在纸上,而且又是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的,所以我总是可以非常容易地看到这个问题的各个侧面,这能帮助我作出明智的决定。所以从本质上来说,写日记帮助我克服了思维上的局限性,允许我更全面地考察待解决的问题。

一些问题超出了我们所能理解的范围,我们只能够对这些问题的一小部分进行思索。我们的大脑非常强大,但我们的心智在处理多个并发的想法时仍然显得很有局限性。例如,你可以闭上眼睛然后想象一棵苹果树,但你可以从一百个不同的角度同时想象出这棵苹果树的样子吗?即便是一个非常简单问题,如“晚餐吃什么?”也足以让我们犹豫一番。要想作出一个最好的决定,我们就必须把所有我们可能会在晚餐时吃的食物都考虑一遍,并对它们的口味、营养价值、价格等进行排序。面对这个相对而言非常简单的决定,我们可能会有三至四个选择,然后再从中选择最好的一个。但假如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更加重大,能带来更深远影响的决定,那我们对我们所作出的决定是否接近于最优决定抱有信心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生活中充满了这样的选择。我该选择哪一条职业道路?我该在哪里生活?我该离婚还是保持这段不快乐的婚姻?这些都是可以改变人生的决定。你当然可以随意地、不假思索作出一个决定,但你一定是承担后果的那一个人。

即便是写日记也无法克服我们心智上的主要极限——系统地思考成千上万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但写日记至少是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小步。我们仍然要把我们制定决策时的大部分工作交给我们的潜意识,直觉和情绪。但我们进行这个练习——将纸或电脑屏幕作为我们的意识的延伸——的次数越多,我们就可以更清晰、更有把握地确定最适合我们的决定。而且从长期来看,坚持锻炼我们的心智并作出更清醒的决定,我们就能够收获更美好的结果。

写日记



Comment (0)
Trackback (1)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