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谁培养的中国式逻辑?

谁培养的中国式逻辑?

作者: 轻身一笑

原文:谁培养的中国式逻辑?

困于菲律宾的中国游客因取不出现金被赶出酒店,网上的评论一边倒除了咒骂就是幸灾乐祸。无疑,在某些人眼中再一次体现了中国式逻辑。我们听惯了中国式离婚、中国式过马路、中国式接孩子、中国式堵车,所有这一切都来源于中国式逻辑。易中天总结过“中国式逻辑”的特点:一、问态度,不问事实。二,问动机,不问是非。三,问亲疏,不问道理。有人通过实例详细描述了中国式逻辑:

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另一种叫“中国式逻辑”。此话在波音777坠机事件中再一次得到印证。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在哪儿发生的?
中国式逻辑:为什么韩国的飞机上都是中国人?有内幕吧?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为什么会发生?
中国式逻辑:活该,谁让他们出国了,中国哪里不好了?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哪些人遇难了?
中国式逻辑:他们出国的钱从哪儿来?官二代还是富二代?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安顿幸存者,开通绿色通道。
中国式逻辑:你不是有钱让孩子出国吗,你家资产至少得在10万以上吧?必须有这个保证才给家属办出境手续。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严肃整顿航空公司的技术安检与飞行员资质考核工作。
中国式逻辑:要严肃整顿国内夏令营市场。如果这帮孩子不参加这个夏令营就不会遇难了!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尽快联系保险公司对遇难者和伤员进行理赔。
中国式逻辑:能出国的都是有钱人,死了活该,自找的。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要迅速组织专业救援,及时疏散幸存者。
中国式逻辑:谴责幸存者只顾自己离开,没有留在现场帮忙救援!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保护幸存者,绕开记者围堵。
中国式逻辑:幸存者有义务接受各种曝光和骚扰,有义务告诉现场发生的一切事情经过与原由。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迅速联系遇难者家属。
中国式逻辑:“家属”是假的吧?是想借遇难者炒作吧?
新闻:中国人在外国的飞机上遇难了。
逻辑:事故留给警方进一步调查和处理,确保幸存乘客恢复正常生活。
中国式逻辑:你怎么还有心情继续旅游啊!同胞都死了,你还有脸到处去玩儿?你还是人吗?!

如果中国式逻辑果真如此,当然很不好也要不得,但我们也不能责之于大众,因为大众的逻辑不是与生俱来的。哪个生来就会质疑遇难者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哪个生来就会怀疑某个事件是不是炒作?我们若是躺在牛奶面包上或者喝着咖啡读几本外国书何至于此?我们不问是非问态度,因为我们必须考虑会不会站错队,队伍站错了挨批是小事,打入冷宫也不新鲜。我们不问道理问亲属,因为在某些人高喊法治社会时有些人还教育我们说我们是人情社会。这么多年的掠夺,这么多年的忽悠,这么多年的欺瞒,这么多年的灌输,这么些年的压制,没被折腾死的我们早已是百炼成钢化成绕指柔了。

鲁迅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农妇,一天清晨醒来,想到皇后娘娘是怎样享福的,她想皇后娘娘一醒过来,一定就叫:大姐,拿一个柿饼来吃吃。现在我们刚刚明白原来皇后不吃柿饼,在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以柿饼做佳肴的我们怎么会不胡思乱想?怎么能不胡侃乱骂?

思考

左岸记:升华一下,引用一篇德鲁伊推荐的文章——如何气死文化人(原文)。

徐总这人跟我和杨叉帆混在一起最大的问题就是太有文化。

文化人有一个通好就是喝茶。
徐总就特别爱喝。
新办公室装修好之后置办的第一件家具就是一张古筝大小的木茶案。
以及全套青花瓷茶道用具。

这套茶具招待的第一批客户就是我和杨叉帆。
我跟杨叉帆落座之后。
徐总先拿出来一个长条小木盒。
打开。
抽出两支熏香。
点上之后。
递给杨叉帆。
示意他插在桌边的香座上。

杨叉帆小心接过。
轻轻地闻了一下。
徐总:好闻是吧。这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白檀……
话没说完。杨叉帆双手捏香郑重道:今天我们兄妹三人桃园结义……
徐总:我看你是嫌工资开多了。

插好熏香。
徐总拿出一盒铁观音。
倒点儿在茶案右手边上一个像是烧窑的时候被拽咧歪了的瓷碗里。
然后在左侧的小电磁炉上热水。
水开之后。
先把桌上一溜子瓷器烫了一遍。

此处用时五分钟。

烫完之后。
开始拿小夹子取茶入壶。

此处用时两分钟。

倒了点儿开水。
等了两分钟。
然后开始挨个家伙事儿里倒腾。

折腾到一半儿。

杨叉帆:老大。能快点吗我渴了。

徐总非常有素质地将其直接忽略。
继续倒腾。

我和杨叉帆怀着怕被扣工资的心态沉默地看着他倒腾了七八分钟左右。
最终将饭碗大的一壶茶折腾剩一口。
倒在了我们面前。

我跟杨叉帆如释重负地仔细捏起茶盅。
双双喝下。

徐总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我们。

慢慢放下茶杯后。

杨叉帆:不好喝。
我:杨树味儿。
杨叉帆:不解渴再来点。
我:这个不行。有没有别的。

徐总非常有素质地默然按照上面的过程给我们重新泡了一壶花茶。

放下茶杯后。

杨叉帆:有点淡。
我:是挺淡。加点儿老干妈正好。

徐总紧握着开水壶盯着我们。

杨叉帆迅速改口道:其实还行。还行还行。哎老大,这俩茶能混一块儿泡吗。
我:混一块儿行。徐总,麻烦你给泡个鸡尾茶。我要下层花茶上层铁观音。注意分层不要混。

徐总:虽然第一次招待你们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滚。

杨叉帆转向我:你们东北人喝茶不。
我:也喝。但是没这么费劲。
杨叉帆:都咋喝呀。
我:我们那儿喝茶的唯一指定器皿叫做茶缸子。倒点茶叶,饮水机热水一泡。直接开喝。有狠的喝到底儿茶叶直接嚼嚼吃了。

徐总在一边儿听得直抽烟。

杨叉帆:老大啊。你这电磁炉能煮面不?
徐总非常不情愿道:能。
杨叉帆:那以后咱在你办公室做菜吧。
我:真不错。把这个茶案子换成菜板子。茶具都换成炊具。老霸道了。
徐总:然后我见客户的时候就叼个烟,坐沙发上切菜是吗。
杨叉帆:是啊。多好啊。这企业文化多独特啊老大。
徐总:你俩给我出去。

周四晚上的时候徐总表示上次去他位于郊区的新家时发现小区附近有温泉。
这周末正好要去量家具。
邀请我们同往。

徐总:温泉泡过没。
我:泡过温泉调料包算吗。
徐总白了我一眼。
杨叉帆:温泉还有调料包哪?
我:当然有啊。
杨叉帆:什么味儿的啊。
我:红烧牛肉面味儿。
徐总:够了!

杨叉帆:你都把我说饿了。徐总,周末我跟顾老板莅临你不得露一手啊。
徐总:可以。点菜吧。
我:鱼香茄子水煮肉片。
徐总:不会。
杨叉帆:客随主便嘛。徐总你看着整点实惠的就行。
徐总:西红柿牛腩意面。
杨叉帆鼓掌道:我操。菜名太有文化了啊徐总。
徐总忍耐道:配菜就芦笋金枪鱼可以吗。
我:你等会儿。意面也就那么地了。凉菜你给我换成拍黄瓜。
徐总忍无可忍道:出去!

最后由于周末下雨温泉没能泡成。
我跟杨叉帆单纯地在徐总家蹭了顿饭。

菜单有西红柿牛腩意面。
芦笋金枪鱼。
以及拍黄瓜。

席间杨叉帆置评道:老大你面条煮得太硬啊。而且这卤子有点儿放太多了。

徐总:出去!

吃完饭之后我们在客厅里观摩徐总的藏书和藏碟。

我指着杂志上一篇介绍高级化妆品的文章问杨叉帆:Lamer,这词儿怎么念?
杨叉帆:喇嘛。

徐总:你俩都给我出去!

文化人被我们埋汰了一周末后。
周一艰难地调整好心情继续上班。

徐总:你不是说谷老师给你节操手机设计商标了吗。
我:哦。设计了。
徐总:行。发我邮箱。

我随即将下图发给了徐总。

创意

两分钟后。

徐总:你。进来。
我:哦。
徐总指着问:你就让我拿这个去申请商标?
我:对啊。
徐总:这能申吗!
我:谷老师这个商标的设计理念就是节操首字母的缩写啊。不然您以为是什么呢?嗯?
徐总:……出去。

几天之后徐总带我和杨叉帆出门见客户。
并以向我们普及茶道文化之由。
将会客地点定在了一个茶庄。

主客落座后。
一个身着改良旗袍的清秀美女微提裙裾轻盈一迈进了包间。
非常温婉地给在座人士轻施一礼。
然后坐到茶案前。

琴音清冷环境幽雅。
桌边群众不由正襟危坐。
屏息注视技师泡茶。

整体过程比徐总的步骤复杂百分之三十左右。

杨叉帆凑到徐总身边悄声道:老大,这就是文化吗。
徐总非常有素质地将其忽略。
杨叉帆:老大。她泡一顿茶多少钱啊。
徐总:八百。
杨叉帆:哇。
徐总:茶都不用上。她往那儿一坐,就八百。

杨叉帆又哇了一声。

然后盯着茶艺师的手法看了约有两分钟。
杨叉帆缓缓蹭到人家面前。
挡着身后客户的视线。
用口型问了一句:出台吗?

徐总:出去!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