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意识其实是个容易被操纵的东西

意识其实是个容易被操纵的东西

分享勺子哥的这篇文章,因了小治今年开始上小学一年级,也因了我也干着中国父母们都存在的纠结心理。

原文意识其实是个容易被操纵的东西

作者:勺子

1.

前不久可儿加入少先队的时候,我发了一篇博客,杯具的是好多人没明白我在说什么,甚至有人说:可儿真是聪明,把爸爸都给问到没话说了。

我恼羞成怒,差一点就要关闭评论了,幸好,远在美帝的海力兄弟及时出现,他说:「你也不必纠结太多,其实没有几个人知道某某主义是个什么,就把那条三角巾当作个首饰好了。可以想见,如果不戴红领巾,孩子肯定是会遭歧视的,红领巾和几道杠本身都是一种识别作用。」(左岸注:我当时回复说——孩子能这样单纯地去想,挺好!是我们大人想多了。)

2.

今天中午,爷爷打电话给我说:可儿中午放学回来说下午要交钱,说是要买字典什么的,你有收到校讯通的短信吗?显然没有信息,我说让可儿自己听电话,我还没开口可儿就抢着说:

可:爸爸,我们是要买字帖的,是练字的那种。
我:好的,可是为什么没有通知呢?
可:有的,老师 发了通知的,还有一个回执呢,在我书包里。
我:那你为什么不把通知带回来呢?
可:我忘了!
我:那,那你下午放学记得要把通知带回来好吗,爸爸也问一下老师。
可:爸爸,不要,不要你打电话问老师。我们班的同学都买了的,我也要买(听得出来,此时可儿已经有一点要哭出来了)。
我:你别急呀,爸爸会帮你买的,可是要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哦,可是,爷爷不给我钱!
我:我请爷爷给你钱好吗?你别着急。
可:好!

说起来,现在的各种即时通讯工具真心是方便的,在接到爷爷电话,然后我确定又没有接到校讯通短信的时候,我就立刻在女儿班级的 QQ群里询问大家,也很快就有了回复:的确有发书面通知在孩子的书包里,可是学校没有说必须要统一买,是自愿选择的。但是可儿说:其它好多小朋友都有,所以她也要,她表示很着急。

事实上,如果不是讲电话的时候同时在线确认了具体情况,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跟可儿讲,不给她钱吧,如果真有其事,她幼小的心灵会受到伤害:你们大人都不相信我。如果没这事,那问题更严重。。。

3.

理查德 · 怀斯曼的《怪诞心理学》想来很多人都读过了,去年他又出了一本新作叫《正能量》,在此也向朋友们推荐这本好书。下边摘录的,书中的这两个实验都与我上边讲的两件事情有相关:

第一个实验: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期,艾奥瓦州赖斯威尔的简·埃利奥特是一个小学教师。1968年4月4日,小马丁·路德·金遭到暗杀。

因此埃利奥特决定在班里组织学生开展一场关于种族主义的讨论。她思考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学生们对这一主题感兴趣。当晚,她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第二天埃利奥特告诉班里的学生:比起棕色眼睛的人,蓝眼睛的人人种优越。一开始许多学生对此抱有怀疑态度,但是埃利奥特脑袋转得很快,编出了一些伪科学的例证支持她的论点。她对学生解释说,蓝眼睛是黑色素沉积的结果,而研究证明体内黑色素这种化学物质含量高的人往往智商也高。

大部分学生相信了这种说法,然后,她进入到了实验的下一阶段。她对学生解释说,因为蓝色眼睛的学生更加优越,所以他们应该享有特权,比方说午餐时额外的食物、更长的休息时间、坐在教室前排的机会。相反,棕色眼睛的孩子们是学校里的二等公民,他们只能和其他棕色眼睛的学生玩,并且不能从仅供蓝眼睛学生喝水的水池接水喝。为了使棕色眼睛和蓝色眼睛学生之间的区分更加明显,她甚至让每组学生戴上了不同颜色的围巾。

突然间,表现原理开始运作,这种行为上的变化使学生们的性格也产生了极大的改变。蓝色眼睛的学生变得自负、专横,而棕色眼睛的学生变得羞怯、恭顺。结果,在各种测试中,蓝色眼睛的学生表现得比棕色眼睛的学生好。

几天后,埃利奥特告诉学生们,她犯了一个错误,事实上棕色眼睛的学生比蓝色眼睛的学生更加优秀。突然间,学生们的身份意识发生了变化,蓝色眼睛的学生变得内向起来,而棕色眼睛的孩子表现得更加果断。实验的最后一天,她告诉学生们其实蓝色眼睛和棕色眼睛的学生没有什么不同。她设计这个实验,主要是帮助学生们了解被歧视的滋味,然后让学生们摘下围巾。许多孩子哭了起来,并且互相拥抱。

第二个实验:

琼斯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历史老师和篮球教练,供职于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市的一所高中。他一向热衷于探索新的教学方式,决定采取一种不同寻常的亲身体验法向学生解释纳粹德国形成的因素。

在一节课开始时,琼斯向学生讲述了纪律和自制的美感。,他让学生重复做出坐直、双脚放平、双手交叉背后等动作。

第二天,他告诉学生团结的重要性,并且让学生反复诵读「团结铸就力量」这句话。课程结束时,他发明了一种“课堂问候礼”——手臂前伸,手掌向上,再向下滑出一个曲线。下课铃响起时,琼斯慢慢做出这一动作,然后所有的学生也做出这一动作作为回礼。

第二天,琼斯发给每个学生一张“会员卡”,让他们招募其他人参加一个新成立的组织“第三浪潮”。

「第三浪潮」成立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校园,还有学生自制横幅和单页来推广这一活动。很快,琼斯的组织就有了超过一百名成员,其中许多学生表现出了很强的专制独裁性,要求别人严格遵守纪律。琼斯发现他的实验已经渐渐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因此决定停止这一活动。他宣布,所有第三浪潮的成员在学校礼堂集 合,参加一个特别会议。

超过二百名学生于规定时间在礼堂集合,其中许多人穿着白色T 恤、戴着自制的袖章。此时,琼斯打开投影,向学生们展示了描述第三帝国历史以及纽伦堡大会的照片。放完最后一张幻灯片后,他宣布这一活动旨在告诉学生们人们的行为和信念是多么容易被操纵,负面能量具有多么强的传染性,并且强调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许多学生受到这一现实的冲击,不禁失声痛哭。

意识

左岸记:以下是摘自《论意识操纵》中的一些话(想来,完全不被操纵的可能微乎其微):

我们的意识和直觉可以利用一些征兆和特征来屏蔽别人对我们的意识操纵,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操纵者会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来控制我们:
1)语言:鹦鹉学舌式的大家难以听懂的语言(如私有化债券或者私有财产国有化之类的东西)
2)情感:如果政客们大动感情,准是在搞鬼(政治终归是政治,感情在这种地方只不过是一副假面)
3)制造轰动和快速效应:造成沸沸扬扬的局面和必不可少的神经紧张、破坏心理防卫
4)重复:每天都在翻来覆去地重复一个主题,或者没完没了地使用同一词句组合
5)搞支离破碎:操纵我们意识的政客不肯向我们展示完整的问题,而是只展示问题的一小部分,而且还把它搞得支离破碎,让我们无法对问题的整体加以认识,无法做出选择(他要我们像信任无所不知的祭师那样信任他)
6)断章取义:意识操纵者往往把问题同具体环境割裂开来,闭口不谈重要的外在因素,把我们对他给出的信息做解释的思路和工作都引向他所需要的狭窄的胡同
7)垄断消息来源:缺乏实际对话就是起操纵作用消息可靠特征(想方设法在自己一伙里收买或培养一批“托”,装作同操纵者“展开辩论”的样子)
8)积极利用思维范式:没完没了地向我们提出要遵奉某种思维方式,唤起我们的某种认同感,强调我们同“他们”——另一些人的不同之处,他们要“让我们的行为范式化”,即让我们按一定社会人群的行为准则来接收信息,并对之做出回答(这是企图操纵意识的可靠特征)。
9)语无伦次:凭直觉很容易就能发现,只要稍稍有所警觉,你就会感觉到这里有点什么破绽,前言不搭后语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掌握一定的行为准则,它们可以降低我们受操纵者损害的程度,具体如下:
1)要对我们已生活在不同于以往的社会有所感觉,有所认识(这些操纵者如果最终掌握了我们的意识,他们不是把我们变成仆人,不是变无产者,不是变奴隶,而是把我们引向深渊,然后让我们自己朝它跳下去)
2)减少联系:少到可能同意识操纵者或潜在的意识操纵者活动的地方去
3)逃避控制:不妨远远地对他们观察一番,比如终止接触、短期内离开等措施都很有效(如果政治家们在大造气氛,对心理施加影响,从那种场合“出去”一会儿是有好处的)
4)改变节奏:想方设法把操纵者的节奏打乱,不能让他用自己的节奏来控制我们的意识,让不成熟的思想、感情和印象先放一方,等头脑冷静了再考虑(早晨要比晚上聪明)
5)清除杂音:接收信息时,要防止其中夹带着意识形态“走私物品”,要滤去杂音。最好是在一段时间内摆脱各种信息,专心致志于某一具体问题的思考。损失不会很大,信息的来源不会枯竭,不会有什么真正了不起的事把我们绕过去。
6)要让人不可捉摸:让你的反应(信息来源、加工手段、思维逻辑、互动速度、言语类型等等)变得故意不可捉摸(你要是难以捉摸,你就会安然无恙)。比较简单的方法就是自觉地延缓自己的自然反应,或者干脆不作反应——不允许他们随意改变自己的固定看法(一个诚实的政治家和对话者是不会因此而感到慌乱的,因为他的思想完全能同你对应起来)
7)消除情感:如果看见对方说不清楚为什么开始调动你的情感时,你就应该在这段时间内对这种情感加以控制。冷静下来,独自一个人思考一下,不要听别人七嘴八舌。要把遇到的问题先通过道德是非之外来“过过筛子”。
8)思维的对话性:我们只能把对话转移到“分子”水平上进行,甚至转移到思想中去进行(意识操纵者力图把我们变成思想的需求者,变成光会听话的耳朵,光会观看的眼睛。我们没有任何进行公开对话的可能,因为对话能消弭控制力,对话会破坏操纵,所以他们根本不会给我们对话的机会)
9)制造氛围:推翻问题的提法,以另一种独立于潜在操纵者的氛围来取代强加的氛围。
10)制造可选择对象:自己多动动脑筋,想想各种解决问题的办法,意识操纵的这套手法就全垮了,自私的企图立刻会暴露出来(再次强调,意识操纵者不愿进行对话,把对他有利的决定作为没有选择的余地的结果提出来,于是你的思维和判断就全变了,他们逼迫你全盘接受)
11)寻找问题的根源:应该把问题提到最后一个,应该推翻那种塞给你的解释,并开始自己提出问题,步步深入,这时你就会很快搞清问题的本质(意识操纵者在许多方面都可以归结为灌输一种使人们无法了解问题(或矛盾)本质的解释)
12)开动记忆、放眼未来:每一次都应该努力提醒自己,操纵者在你面前提出的问题是什么,给自己更多的力量和时间去阅读书刊、查阅资料、向了解情况的人打听。不要相信他们对你讲的话,而是尽量把你深知不疑的实施串联起来思考(操纵者力图消除我们的历史感。他们想让我们生活在“永恒的今天”。他们想把我们局限在特殊的闭合的舞台时间里)
13)改变语言:拒绝使用潜在操纵者阐述问题时所使用的那种语言。不接受他的语言、他的术语、他的概念!把他的话复述一遍,避免使用任何意识形态范畴。绝不使用那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完全可以把它们转换成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形象。
14)多思:这是最最重要的建议,要认真地思考,扎扎实实地思考,就像挖土工在挖掘那结结实实的粘土一样。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