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皈依自我 之 十月桂雨

皈依自我 之 十月桂雨

十月的杭州,桂花如雨,九溪烟笼。

江南繁华地,总是人流如梭,景不似景,人不思人。倒是这次,有幸在清晨的时候缓缓跑过九溪、满陇。

秋浅的九溪,间或着偶尔一枝一树的红叶,大多数还是沉默安然的绿色。涧水澈静而缓慢,石板路润泽着,蜿蜒的飘着及地的雾气,微凉里的衣衫似乎都有点难捱。满陇的桂花已经老了,清晨里不似午间,或是暮色时的浓郁,只是昨夜的风吹落的满地的星雨。那些花香也有点瑟缩,清冷的香着,偶尔的打到自己内心花香的记忆。

慢慢的跑,微微的汗,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和些许的喘息。静谧,很远处传来鸟的鸣叫。这个十月秋天的清晨,因着九溪因着桂雨,于是也就因着某个人,懂得了皈依自己。

皈依自己?

皈依一直是个仪轨的东西,只要有仪轨自然可以流行。佛教的圆融和入世,再加上仪轨周详,变通繁易,现在是大为流行。中国人总是走着两个极端,原先老师说为什么中国人求中庸,“因为中庸总是做不到才求么”,想来也是一语成金。要么来个密宗的仪轨真言,百辩无碍;要么禅宗顿悟,百无禁忌。

但那些是得道者而言,不得道的芸芸众生,慧根浅薄,还是最好来点皈依的仪式和遵循的仪轨,来几个师父教习经论,这样才是稳妥,“修行以念佛为稳重”么,“精进以持戒为第一”么。修不到脱了轮回,修不到除孽消障,修不到明心见性,也起码可以修修今生慈悲。于是葱姜蒜无缘,一定素食。偶尔还需打打禅七,逢一十五,还要有些供养或是修行,落得个内心安稳,自己对自己倒是慈悲了,倒无所谓日常里如何济物执事,依旧蝇营狗苟、逐利求财。

佛懒得理你是不是皈依他,你皈依了他,他皈依谁去?三皈依,皈依佛、法、僧,还是皈依觉、正、净?佛的法门不是认祖归宗,各划地盘,似乎还是先皈依自己来得天地澄澈吧。

但这个时代遵循自己的内心是个“怂”字,谁愿意显得自己“怂”呢?于是,“仪轨”一定是要的,不管是信仰还是人生;“师父”是一定要有的,不管是学习还是人生成功学的勾当。这也是个成长需要培训而不是经历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创造力当做技巧的时代。于是你总是要相信点什么皈依些什么,要不没法拿着别人的标准化、流程化规范化你的人生,你自己都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让你承认自己存在、承认自己和别人不同,比让你打坐冥想还难;让你选择自己比让你考个博士硕士还难;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不成功一定是被挖坑陷害或是评委不公,反正你永远是“被迫”成现在的样子。于是你选择皈依这个时代,让这个时代塑造你,而不是你塑造你自己。别说你没有信仰,你的信仰就是皈依你战胜不了的事物。你的人生,总是有点先反抗,后恐惧,再享受的味道。于是受虐的变成受虐狂,虐体虐心,甘之若饴。

百无聊赖,皈依自己呗。不是你皈依了什么你才去做什么,应该是你做了什么然后选择皈依什么吧。来世今生、孽缘魔障、因果明白,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是否存在,也就仅仅落得个镜花水月而已。拿着皈依谁作为逃避自己的理由,拿着遵循谁给自己失败找理由借口,这个无味的人生,味同嚼蜡,无从寄托。

人生永远是个问答题,不是个计算题,你选择的答案决定了你的人生,而不是你计算的结果决定你的生活。合唱团领唱的人总是很少,社会上成功的人总是很少,那谁的成功又能被你复制?皈依不了自己,你永远是个失败者可怜虫。体悟、心悟、觉悟,想是先须皈依了自我,才有得解脱。

担当自己比担当责任难,选择不做别人比做自己难,承认现在的自己都是自己造成的而不是被迫的,似乎更难。镜子里、现实里都是化妆过的自己,看到素颜的自己比别人看到更惊呼畏惧的时候,连修行的时候都是浓妆艳抹的自己的时候,皈依谁都没戏。佛有四万八千法门,你却偏偏选个跟你无关的去苦行。你又不是谁的师父,没事盯着别人在如何的修行,好成为你的评点依据和遵循目标。难道,这个人生最大的老师不该是你自己的经历?最大的修行难道不是你自己的生活,最应该的皈依难道不该是皈依自己?

半年前,央着朋友,找师父写了幅“佛不来我不去”。师父会问为什么写这个,朋友于是也问我。我说,佛在不在你不知道,你见了佛知道那是佛,那说明你经历过修行到了,见了佛不知佛,拜了也是瞎拜。你见到佛了,才是你修行到了,没见到去哪里都见不到。爱来的来,爱去的去,于是“佛不来我不去”。

于是皈依谁,你都是皈依自己。所谓因果成败,仅此而已。

 

十月桂雨

左岸记:真是无独有偶,看了孟诗的故事,领略了周国平先生的阐述,现在加上德鲁伊这篇文章的领悟,难怪,苏轼会说:“渊明形神自我, 乐天身心相物。”秋天,本就是有些安静,有些悲凉,却又饱含硕果的季节,谁不希望自己收获那反思后让自己纯净公正的内心世界?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