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文/梦里

孟诗,认识她来自一次偶然,她是我一个校友的朋友,我来杭州旅行的时候,被校友介绍给我认识。人如其名,第一次见面,就觉得这姑娘漂亮得精致。

当下也没有细问,只知道她现在在做策划营销的工作,已经做了三年多了,听这介绍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份工作并不轻松,一个漂亮的姑娘从事这份职业确实有点辛苦,不过似乎这也说明这姑娘是个努力勤奋的女孩。

一起吃过一次晚饭后,我们就熟悉了起来,原来她也来自南方的一座城市,因为厌倦了从小到大都在一个地方生活,一毕业就直冲杭州而来。刚来的时候阻力很大,一家人都很反对,认为一个女孩子不应该跑这么远,他们是希望她能留在家乡,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平安顺利地过完一生。争执多次,执拗性子的她还是坚持来到了杭州。最初的时候,跟她过来的还有几个其他的同学,一段时间后大伙陆陆续续的回到了他们那座城市。所以现在她这边也没有几个老相识的。

我还记得当我问孟诗为什么选择杭州,她笑而不语,那灿烂的笑颜似乎在告诉我,这来源于很早以前内心的一种神往。

是什么让她如此坚持?一个姑娘,而且还是如此漂亮,在当前的物欲世界,完全可以不必如此辛苦。她笑着道:我不想被界定为一个花瓶,这个是家父很小就告诫我的。我选择做策划,也是对这个职业很感兴趣,如果是普通的文职,轻松是轻松,但我估计适应不来。

我一时怔住,她的辛苦我无从了解,不过也能想象得到。然而她的生活却过得风生水起,去年业余报了钢琴班学习乐理,一学就坚持了大半年,还在练习书法,最近迷上了插花,正打算学习。

她真是这个时代的榜样,又该是多少人的神往。我不禁被她深深吸引了。

一直很好奇这姑娘的感情问题,问到这里,校友说,追她的人很多很多,就她知道的,就有广告公司的老板,创业成功的校友,成熟稳重的集团高管,偶遇的小文青,搞笑的面试官。可是她似乎都没有特别的表示,众人也只好悻悻然离开。

此后一周,她给我们当起了免费导游。印象西湖,断桥残雪,柳浪闻莺,曲院风荷,云雾天竺、雷峰夕照。杭城秀丽山水记录下了我们的一路欢笑,在这个有点陌生的城市,这是我们几个同龄人毕业后的第一次相聚,张张影像,镌刻着心心相惜。在镜头前的孟诗,笑起来像个孩子。

西湖边,有一群学生在拍照,笑靥如花,她忍不住赞叹道:青春真好!突然她问,李悦,你结婚了吗?我说我明天三月就打算结了。哦,她似乎有点惆怅,“我还不想那么早结婚,我想趁年轻的时候多做点什么,青春太短暂了,我想享受最好的年纪,为自己而活。”说完她又一笑“估计等我结婚的时候,你们都已经在享受天伦之乐啦!”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啊,孟诗。我问,孟诗靠着石桌,用手支着下巴,想了一晌,说道:我喜欢的可以这么概括:有思想,有阅历,有真性情,坚定执着,相信爱情的人。

那你碰到了吗?孟诗摇头。

不久后,我离开了杭州。

此后一年,又是枝繁叶茂的季节。听闻她最近升职了,有了个男朋友,不是追她的男生中物质条件最好的那一个,但对她很好,他们有相同的价值观,男生同意她28岁再要小孩,现阶段好好享受这段青春,他们已经打算在杭州定居下来。听到这里,我心里有了一丝释然,她终于找到了他的幸福。

孟诗的自我

左岸记:伍佰《突然的自我》送给懂得坚持自我的人,周国平说《我更愿意做我自己》,自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周国平: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卢梭说:“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这话听起来自负,其实适用于每一个人。可惜的是,多数人忍受不了这个失去了模子的自己,于是又用公共的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一遍,结果彼此变得如此相似。

真正成为自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世上有许多人,你可以说他是随便什么东西,例如是一种职业,一种身份,一个角色,唯独不是他自己。如果一个人总是按照别人的意见生活,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总是为外在的事务忙碌,没有自己的内心生活,那么,说他不是他自己就一点儿也没有冤枉他。因为确确实实,从他的头脑到他的心灵,你在其中已经找不到丝毫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了,他只是别人的一个影子和事务的一架机器罢了。

人生在世,不能没有朋友。在所有朋友中,不能缺了最重要的一个,那就是自己。缺了这个朋友,一个人即使朋友遍天下,也只是表面的热闹而已,实际上他是很空虚的。

能否和自己做朋友,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个更高的自我,这个自我以理性的态度关爱着那个在世上奋斗的自我。理性的关爱,这正是友谊的特征。有的人不爱自己,一味自怨,仿佛自己的仇人。有的人爱自己而没有理性,一味自恋,俨然自己的情人。在这两种场合,更高的自我都是缺席的。

这个更高的自我知道:自爱者才能爱人,给人以生命欢乐的人,必是自己充满着生命欢乐的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既不会是一个可爱的人,也不可能真正爱别人。他带着对自己的怨恨到别人那里去,就算他是去行善的吧,他的怨恨仍会在他的每一件善行里显露出来,加人以损伤。而只爱自己的人也不会有真正的爱,只有骄横的占有。如果说爱是一门艺术,那么,恰如其分的自爱便是一种素质,唯有具备这种素质的人才能成为爱的艺术家。

人与人之间有同情,有仁义,有爱。所以,世上有克己助人的慈悲和舍己救人的豪侠。但是,每一个人终究是一个生物学上和心理学上的个体,最切己的痛痒唯有自己能最真切地感知。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他最关心的还是他自己,世上最关心他的也还是他自己。要别人比他自己更关心他,要别人比关心其他人更关心他,都是违背作为个体的生物学和心理学特性的。结论是:每个人都应该自立。这些都是心中的自我应该知道的。

心中的自我还须明白:有些痛苦是无法分担的。别人的关爱至多只能转移你对痛苦的注意力,却不能改变痛苦的实质。甚至在一场共同承受的苦难中,每人也必须独自承担自己的那一份痛苦,这痛苦并不因为有一个难友而有所减轻。

对于别人的痛苦,我们的同情一开始可能相当活跃,但一旦痛苦持续下去,同情就会消退。我们在这方面的耐心远远不如对于别人的罪恶的耐心。一个我们不得不忍受的别人的罪恶仿佛是命运,一个我们不得不忍受的别人的痛苦却几乎是罪恶了。

我并非存心刻薄,而是想从中引出一个很实在的结论:当你遭受巨大痛苦时,你要自爱,懂得自己忍受,尽量不用你的痛苦去搅扰别人。

和自己交朋友,还要做自己的一个冷眼旁观者和批评者,这是一种修养。它可以使我们保持某种清醒,避免落入自命不凡或者顾影自怜的可笑复可悲的境地。获得理解是人生的巨大欢乐。然而,一个孜孜以求理解、没有旁人的理解便痛不欲生的人却是个可怜虫,把自己的价值完全寄托在他人的理解上面的人往往并无价值。成为真正的自己很难,但一旦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你也会乐此不疲。

为别人对你的好感、承认、报偿做的事,如果别人不承认,便等于零。而为自己的良心、才能、生命做的事,即使没有一个人承认,也丝毫无损。我之所以宁愿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其原因之一是为了省心省力,不必去经营我所不擅长的人际关系了。

我曾和一个五岁男孩谈话,告诉他,我会变魔术,能把一个人变成一只苍蝇。他听了十分惊奇,问我能不能把他变成苍蝇,我说能。他陷入了沉思,然后问我,变成苍蝇后还能不能变回来,我说不能,他决定不让我变了。我也一样,想变成任何一种人,体验任何一种生活,包括国王、财阀、圣徒、僧侣、强盗、妓女等,甚至也愿意变成一只苍蝇,但前提是能够变回我自己。所以,归根到底,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Comment (0)
Trackback (1)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