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为什么支持女权文化

我为什么支持女权文化

文/于震

什么东西一加上“主义”二字,就会让人觉得特别霸道,所以用文化这样柔和点的词汇更好一些。

你可能会说,女人现在已经够平等了啊,你看看周围,大部分职业已经不再歧视性别,而且不少职业女生比男生做的更加出色,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恋爱中,也有不少是女生主导的地位,若不是男生天生就易于压抑情感,估计每晚某个角落里都会有若干放声痛哭的场景。当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也可以轻松的就能得出女性地位已经平等的结论。

那么我为什么还要支持女权文化呢?

因为在潜移默化的大众文化中,女性仍然处在一个相对劣势的地位。儒家文化统治了中国几千年,甚至对如今的道德标准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小有了解你就会发现,其中对女性的束缚远远要多于男性。比如在形容婚姻双方不忠的时候,我会很容易想起评价女性可以用水性杨花,而男性则没有如此辛辣的词汇;再比如,男生一枝独秀会吸引很多女生,但是女生一枝独秀却反而容易让男生望而却步,我觉得这除了强烈占有欲之外的所有的说辞都是诡辩。

书再读的多一点,更有了这样一种感觉:这盛行了几千年的儒家文化真的算不上什么文明,它无非是让老百姓有一个简单的标准来遵循教化罢了。古代的人们信奉学而优则仕,认为上智下愚是天经地义的道理,普通老百姓不需要启蒙,他们要做的仅仅是遵从。

因此即便在如此平等的氛围中,处女情结还是占据了主流思想,即便声称不在意的,心理多少有些不舒服;婚姻中妻子占主导了的创造了“妻管严”这样调侃的词汇,潜台词颇有些懦弱的意味,而丈夫占主导地位的统统被称为有男子魅力,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分担家务的男子被一一贴上了好男人的标签,称为闪亮的优点竞相传颂,而女人确实理所应当,还算不上贤惠;男人可以把相貌作为择偶标准,女人却被告知上进心才是最重要。

当然,还有那句流传在坊间的——女人的青春很短暂。潜台词是没那么多时间体会丰富,还是赶紧把自己安排出去为好。

但是,然后呢?30岁之前的6,7年很宝贵,30岁之后的几十年就无所谓了?对于女孩子就应该归于平淡,相夫教子了?这是什么道理?如果更武断的说,小三这样的产物不正是这种思想下和男权文化中强烈占有欲的扩张吗?

然而在主流体系中,除了破除自己的弊见之外,还要接受外界的舆论,这种支持多少有些苍白的影子,但是我还是愿意发出这样的声音,因为你所急迫的婚姻并不是乐趣在发酵,大多而是惯性在维持,你的青春其实不短暂,你的每一年都恰都是最好的年龄。但让我并不是劝你出世,只是在这之外还有一份清醒和耐心。

当然我也没有这么伟大,为了女性同胞们的平等和权利大声疾呼,只是在这快节奏的爱情和婚姻中,我依然相信,维系婚姻的是充满爱情的乐趣而不是柴米油盐的惯性,而我需要,你也相信。

这份等待,并不是“男人四十,魅力依然”的傲娇。是的,不是。

 

女权文化

左岸记:

男人喜欢谈大话题、大观念、大想法,其实最后所有的一切都要回归到具体的事情上。我们常常会发现一个男人,把各种时政评论写得很好,但是一听到他老婆生了一个女孩就变得非常生气,这种割裂在我们社会上是大量存在的。如果大家都能回归到具体的层面来,那这是一个好事情。

关心大事,却不关心身边的事,就像天空中飘着无数的话语,我们现实生活中却一无所有。这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的责任,是社会教育的责任。我们原来长期的教育是要“为公”,就是“无我,无私”的,不让你爱“个人”,如果你爱自己,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个很羞耻的事情。其实,我们爱自己是最真诚的追求,维护自己的私利是最真实的,要回归到这些东西,才会知道怎么去爱别人。女性就应该有这样的状态:我不管这个社会怎么样,我要明确地关心我自己。

比如,现在很多人评论说,现在的女孩特别现实,对物质要求比较高。对另一半有现实要求,很正常也很正当,如果她的要求过高,你达不到,那就不找她啦。这是双方自由选择的过程,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并不能因为自己穷,就要求别人恋爱不许提要求,这很懦弱的想法。而且应该要加个常识标准:即使我再穷,如果这个姑娘愿意嫁给我,我是可以让她过得更好的;如果我没有能力让她过得更好,我是不应该跟她相处的。如果你说:我穷所以没人爱我,那你要做到的是改变你的物质,而不是等着别人来爱穷人——这是很可悲的。

所以,任何文化的根源都在于包容。在追求男女平等的路上不能走得太机械、太极端,不能把所有的男性和女性一刀剖成两半。性别本身是有很多天生差异的,我们要先尊重这种差异,再来追求平等,而不是把差异抹平。

罗素说:“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力量支配着我的一生。”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