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不是完美的小孩

我不是完美的小孩

文/@隶书shu

办公室的旁边紧挨着一所“小天使康复中心”,每天都可以看到很多孩子,这些孩子或多或少都存在些问题,所谓“有问题”,就是那些伴随着人类的疾病,比如自闭症、弱智、脑偏瘫等等,听着挺骇人的,是的,做为全心全意为了孩子的父母,没想到孩子生下来并不是那么的健康和如人意,该有多么的心疼和纠结,说不定还会时不时引起家庭矛盾,多少家庭因此而破裂呢。

康复中心的声音总是很吵,经常都播放着响亮的音乐,还不时有些不适应的孩子大声的哭喊,外加家长们严厉的训斥声,估计孕妇也会被吵得流产去了,我一开始也很不习惯,觉得办公环境太恶劣了,这让我们怎么能安心工作呢,尤其是要经常写稿子的我,怎么能集中精神,但是没到几个月,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了这些孩子,而且那些吵杂声,在我专心致志工作的时候,竟然觉得没有丝毫的影响了。这些孩子们特有的天真纯洁,他们肆无忌惮,张牙舞爪的玩弄自己的声音,没有任何规律的哭泣,开心的时候对着大家大笑,喊每一个他见到的人,说着上课时老师讲过的知识,虽然不一定懂,觉得这个世界,不是本该如此才对吗?哪儿来这么多的牵绊和不自由啊。

小胖,全身都是肉感,声音就像东北红苹果那般爽脆,相信没有人不爱他这种可爱。上楼梯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自己都觉得吃力,他总是在最后一级的时候,像个老人般用右手驻着自己的右腿,半蹲着身子让左腿跟着踏上来,然后跳跃着走进中心,他是我见过这么多孩子中进中心最开心的一个了,天呀,他非常的欢乐,哼着歌儿走进康复中心,他的音乐没有人能听懂,他享受着自己用喉咙还有嘴唇的开闭制造出来的声音,我一看到他胖呼呼的身体路过,心里一阵欣喜,就像见到你特别想见人的出现在你面前那样,就像每天看到同一个人的出现会觉得特别的欣慰,这个世界还照常的运转,生命仍旧不息。我特别喜欢他,有空的时候我就会去看他上课,他那聪明和自信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来他是个自闭症的孩子,跟其他孩子相比,他迅速而有力的完成老师交给的每一个任务,课间偶尔会跑出来到我们的办公室,他到处乱窜,随意触碰他看见的东西,嘴里还哼着响亮的歌儿,那样子,就像一个街头小混混在沿街吆喝着收保护费!我赶紧去抓住他,顺便要听到他喊我姐姐时那无与伦比的成就感,“小朋友,叫姐姐,叫姐姐好呀!”,他感觉到束缚,拼力的挣扎,目光只在我身上停留了0.1秒,为使我放开他,他勉强的叫了声“姐姐”,我仍旧没有放手:“看着姐姐的眼睛,叫姐姐!”他的目光依然在不停的四周游离,仍旧不能“有感情”看我一眼,仍旧不能做到在看我的时候叫一声姐姐!他终于用力挣脱了我的双手,跑进了康复中心,他的妈妈在门口接他,教他朝我挥手拜拜,他迅速的回了一下头就转身,抬起手来面对着他的妈妈说拜拜,我依然很高兴,我庆幸他能有这样的好妈妈,他才四岁,还没有我的工龄大呢,他应该有美好的未来呀!

小祥,今年七岁,是康复中心比较大的孩子了(顺便说一句,如果发现小孩有任何不妥,一定要及早去治疗!),办公室的人都非常喜欢他,原因是他长得非常非常的帅气,这里用了两个非常绝不夸张,他白皙而干净,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透着纯洁,高挺的鼻梁,大大的耳朵,就是那种无论穿格子穿T-shirt穿运动服都显得特别好看的男生,他同样是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他不唱歌,话却很多,他经常到我们办公室来,他自己对话自己笑,自己写字自己乐,说的都是老师上课讲的内容,他一成不变的说出来“上课了”、“坐好”、“报纸”、“水杯”、“眼睛”、“跑过去、跑回来”……他不会把语言变成自己的,有时候也分不清楚主谓语,那天见到他拿着一包快递,远远的走来,他对着我说:“你的快递!”,相信他是学习了快递员的话没转过来,身旁的妈妈马上教育他:“是妈妈的快递。”……同事们总是经常给他零食,渐渐习惯了之后,他每次跑过来总会喊“我要吃饼干,我要吃饼干”,大家唯一不忘记的就是在递饼干给他吃的时候,让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喊一声“姐姐”,他的眼睛漂亮但无神彩,从来不会在你身上多停留一秒钟,总是迅速的转移了他的瞳孔,看向其他地方,他今年上小学了,很少来康复中心,不知道他在小学里会不会被正常的孩子欺负呢?

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每天背着小书包过来,不吵也不闹,身边再吵杂的环境也不为所动,她的目光不停的在搜寻着我们不知道的目标,一言不发,若有所思,仿佛一个小哲学家模样;

还有长到五岁也不会说话的男孩,每次看到他张嘴“啊。。啊。。啊。。”,似有千言却不能倾吐,唯有妈妈才知道他想说什么,想去哪儿……

还有一个脑瘫的孩子,由奶奶带着,奶奶却经常打骂孩子,每次都威胁他:“打死你!”、“不要你了!”、“不要你回家了!”等等,奶奶的声音大而且烈,伴随着用力打小孩双手的巴掌声,令听者无不心寒,奇怪的是小孩挨打挨骂也不哭不闹,有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就会跑过去跟奶奶说:“阿姨,不要打他好不好……”,可惜的是,奶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继续骂骂咧咧的拉着小孩走了;

还有那个每次课间都跑出来的小家伙,直接跑向我们的一位男同事的位置,每天如此,三到四次,我们开玩笑说这孩子前世一定跟同事有渊源呐,他自说自话,非常开心,爸爸拉着他走的时候,他跟我们每一个人都说拜拜,一个也不落下,直到说完他才肯走,如此可爱的小孩,怎么能让人相信他已经出现了智力的问题呢?而究竟怎样才能保持他这种快乐而不因渐渐年长逐渐消失?

想起了《亲爱的小孩》这首歌,每个人在父母眼中都是孩子,都是父母的小天使,孩子总是要在跌跌撞撞中不断的长大,经过学习和历练不断的成熟,而这些特殊的孩子,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中,可能会遇到更多的障碍,他们的父母承受着比他们还大的压力,当父母渐渐老去时,亲爱的小孩,是谁帮你擦干泪珠,是谁陪伴你走向回家的路呢?

 

我不是完美小孩

左岸记:了解他们我是从看了电影《自闭历程 Temple Grandin》后,心被深深地震动了,当平时遇到这样的孩子时,总也能心平气和地和他们交谈,给予更多的理解和鼓励。

有人这样形容:

我25岁,性格怯弱,对好多正常男孩得心应手的事情感到恐惧。
不敢跳山羊,不敢当众走进教室,平时坐座位不敢居正坐,感觉对别人的目光感到浑身紧张,灼热。
真的,就像一个个门,门后的是黑暗与恐惧,我宁愿呆在眼下的生命中,苟且。
是,我也在改变,许多原来重要的东西不再那样重要。

有人这样希望:

我一直都有自闭+抑郁。从13岁到25岁,我都在深度自卑和社交恐惧中度过。如今我可以坦诚面对,是因为我已经好了许多,当然不能够说痊愈。我只是努力让自己走出来,虽然有的时候我还是会怀疑自己,但是并没有再那么拒绝社会和人群。
也许在大多数人看起来,我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没有太出格的行为,最多只是有点内向+冷。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给自己加了多么严重的精神枷锁。每时每刻,只要是和人群打交道,我都会不知所措,不懂如何表达自己,但又会期望认同,当别人的反应和我预想的不同,就会马上自我怀疑,加深多一层自卑。
关于自闭症,我有几点感想,是以前没有总结出来的:
一、自闭的人并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事实上他们非常在乎外部世界,在乎任何一点来自外人的评价。
二、自闭的人很敏感,他们会误解别人的反应,觉得是对自己的否定,让他们怀疑自己的同时,又让他们拼了命更想求得认同。
三、自闭的人其实比一般人需要更多爱,普世的爱,而因为沟通障碍,求而不得,所以才躲回自己的世界。
四、自闭的人要打开任何一扇门都很困难,但是因为自尊心强,他们更加会去努力,在这个过程中间,只要有亲人和朋友稳固的支持,最终可以让他们走向门外的世界。

其实,

different,not less。
是不一样,但是绝不比别人差。
在《自闭历程 Temple Grandin》里,对于temple好妈的不离不弃,我实在非常感动。
这让我想起了,《叫我第一名》。
也许他们孩子的成功,真的就在于一个正确面对问题的父母。

他们的世界同样精彩:

他们被称作是“星星的孩子”美丽动人却拒绝温暖;然而他们有着自己与这个世界交流的方式绘画,就是其中的一种。
仰望星空

三岁女孩Iris Grace为治疗自闭症,在医生建议下3个月前拿起画笔开始创作。她的作品被妈妈传到facebook后,大人们都被震翻了。
精彩画作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