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懂你却不爱你

我懂你却不爱你

秋天是个衡量的季节,老话来讲,要么贴秋膘,要么泄暑热,主要跟相较春夏的体重、精气神有关。

朋友总是把我当做个静心冥想的好去处,有点波动的时候,习惯性的招呼我。因着我的懒散,很多朋友的联系都属于“被联系”。你就看吧,什么时候一个很久不联络的朋友联络你,要么是心情波动了,要么就是有高兴的大事了,借钱还钱的倒不多。

敏锐在这个时代基本被定义为敏感,于是我这个理工科脑袋偶尔就被别人定义为入错行的。钝感被装饰成麻木的时候,只有拿着更多的可以计算得失收益的事情充实自己。于是,偶尔来个朋友的,在我这做些心灵倾倒行为,自己倒是有点小小的兴奋和期待。

朋友形容他是一个飘在空中的,线已然断了的风筝。生活很好,工作很忙,但觉得离自己好远。知道孤独是宿命,再多的事情也是需要自己面对的。他觉得幸福这个东西是存在的,但说自己幸福的人是虚伪的。他觉得懂得比爱重要,但懂得他的人同样不懂得自己。那他追求的懂得,也就是另外一种虚妄。。。

“放飞自己,御风而行”。年轻时,这是每个人的梦想吧,或是释放出自己的一种赌博。赌不来未来,也要赌在当下。只是不太明白,那个拿着线的自己和空中的自己有什么关系?我最喜欢听人说,我觉得我离自己越来越远,前边这个“我”和后边的“我”又是什么关系呢?是那个审视的自己稳妥,还是那个放飞的自己更理想?饶舌的时候就戏谑,飘荡的感觉来自于对比那个稳妥站着的自己?但那是一种目标还是一种标准或是纯粹的幻想?

生命总是会自己寻找出路。如果抱着自己到死亡的瞬间,才懂得自己的想法,那这个人生旅程有点小小的艰辛和凄苦。人生最伟大的事情一定不是死亡,而是你还活着。但你缺乏对自己生命起码的尊重和敬畏,那就只好总是在无穷的幡然悔悟或浑浑噩噩中来来去去。

你拿无穷的理由和事物去充实自己,然后自以为可以不觉得孤独,但奔来忙去,反倒在充实里寻找到太多被迫的理由,开始厌倦自己。你是因为孤独才觉得艰辛?还是因为,没有理由不面对你的人生而感到恐惧?看着自己,永远是,一半是迷恋、一半是恐惧,一半是美丽、一半是丑陋,一半是惊喜、一半是怀旧,一半是自己一半是被迫的自己。幸福自然不存在,因为没有“被幸福”的人生,只有自我幸福的某一瞬间。

你永远给自己寻找选择的理由,但永远是披着“被迫”的外衣。让你承认你有选择的权力,比让你承认你自己独立活着还难。孤独的人有权选择,有权选择的人可以幸福,幸福的人不虚伪。但你不敢幸福,因为你不敢孤独,不敢选择,你需要“被孤独”“被选择”“被幸福”。

懂得谁都很容易,心灵鸡汤、信仰经书、励志利器,俯拾皆是,抬眼满目。前几天在左岸读书讨论心灵鸡汤,“心灵鸡汤到底要不要好不好?你不知道是母鸡熬的还是公鸡熬的,也不知道鸡是怎么长的,也不知道熬制的过程和作料,这个鸡汤不喝也罢。但你有意识的去开放自己的视角,去从只言片语或是有点绝对化的语言里了解的更多,心灵鸡汤永远是鸡汤,裨益很大。”其实再多说几句,心灵鸡汤是对你自身经历的提炼和警示,那是好东西;如果仅仅是为了给自己逃避自己寻找几个名言警句,不是蜜糖必是砒霜。

推而广之,那个你要懂得你的人,你没事倾倒自己思绪的人,是让他学会给你找理由逃避自己,还是让他告诉你你的所有的理由不存在,需要你真的面对自己?

放下还是拿起,最多的鸡汤成分;当下和舍得,最常见的鸡汤招牌;得失与快乐,最诱人的鸡汤容器。可惜的是,你不懂有时候拿起是放下,放下是拿起,比如爱和恨;你不懂当下不是无视过去将来,而是建筑未来的过去和未来的当下,比如坚守的现在;你不懂笑看得失,不是想得得不到、想付出却不敢付出的理由,是你付出你应该付出的,耐心喜悦安然的等待结局,比如承认世界的公平而不是寻找付出和收获的即时。

你要那个懂你的人,懂你以为应该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还是那个在两者之间跳跃变换的自己?你都厌恶自己和恐惧不同的自己,你要求对面的那个人闪转腾挪、随时招呼、随时无缝对接,他要么累的像个狗,要么你厌恶恶心的可以。于是,没有懂得你的人,或者仅仅有几个些微懂得你的人,你不爱他他不爱你。

被懂得是这个世界的奢侈品,比爱还稀缺。倒不是资源有限、价格高昂,只不过因为你自己不懂得自己,因为你自己厌恶那个随时变换姿态、随时寻找理由的自己。于是也就找不到随时懂你的人。

对自己慈悲是小乘的,对大众慈悲是大乘的,爱是不是更高级些?拔苦与乐,最难的倒不是行动,是看到苦,是能给予乐。这放大了说是慈悲,放小了说,就是爱。爱没那么复杂,也很轻盈。只是在你思考付出和收获,拥有和占有的时候,很沉重也很虚假。

于是满世界懂你和不懂你的人,对付着满世界分分秒秒变换角色的你,被懂得都是奢望的时候,爱不爱就算不上命题。担当自己比担当责任苦难的多,于是你既不追求懂得也不幻想爱或被爱。

秋天不是风筝的季节,谁也不是那个放风筝的,也不是那个风筝。倾听比倾诉重要的时候,是一种成长。就像这个秋天,虽然因着秋老虎还在那嚣张,却知道,秋天虽不代表收获,但代表可以偶尔盘问盘问自己。

 

秋思

左岸记:一场连绵的秋雨,驱散了连日来蒸腾的暑气。如泣如诉的雨声里萦绕着几丝幽怨,已然不复盛夏时那横扫天下的酣畅淋漓。“段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处暑。准确说,这个“处”是指暑将退伏潜处,也就是说,夏将彻底告退了。暑退人体轻,雨余天色改,此后夜凉枕簟滑,树冠会一天天褪去浓绿,闭门就少光釆了。暑退才恋夏之美。待菱风香散漫后,白露节气,风露发晶英,就该桂露光参差,桂香落人衣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