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心理分析生活中的个案——Q的情感史

心理分析生活中的个案——Q的情感史

文/祭酒青词

 

Q是T的母亲。

Q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先来说说在她人生中被其他长辈说的比较多的几件事情。

Q有一个亲哥哥一个亲弟弟一个亲妹妹,家中排行老二。Q小时候体弱多病。因为家里住在农村,所以有很多农活要忙活,例如挑猪草,割稻子等等体力活,但是据其他长辈说,从小Q就没有做过家务事,而总是命令其他人去做。但是据Q本人回忆,她总说自己做的事情最对,小时候累到了,所以现在才有颈椎病云云。

Q的父亲,在四个子女中最喜欢大儿子,其他三个孩子都没有过多的交流。Q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总是不在家,会被外派,或者有诸多应酬。在这一点上Q的母亲抱怨一辈子,抱怨Q的父亲从来不养家,是她自己一个人拉扯大四个孩子。

Q在成年以后,花季年华,开始与一个三十多岁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谈恋爱,此事轰动全村,全家以此为耻,Q的父母强制拆散他们,直接导致Q一个人奔赴上海。

Q在上海无以生存,便找当时在上海的亲戚帮忙,然后开始照顾一位孤寡老人的饮食起居。此件事情被家里哥嫂知道,哥嫂特地去看她,并传出她与那位孤寡老人的绯闻,此事使Q恨其哥嫂一辈子。

Q最后是在弟弟的帮助下回到家,此时Q已经过了当时的待嫁年龄,已经29岁,遂与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相亲结婚,此事直接使其父母与其断绝关系,从此不往来。一年之后T出生了,此后Q与丈夫越来越不和。

T小时候从来没有跟母亲娘家的亲戚接触过。T在父母的严厉管教下,一直是优等生直到大学毕业前夕。Q生了一场关乎生死的大病,在Q认为自己生死存亡的时候,Q找到自己的母亲,想让其母照顾,当时Q的母亲将近70岁。在治疗过程中,Q发现母亲并不是尽心尽力,丈夫也是跟平常一样对她大吼大叫,妹妹和弟弟也不时常打电话来抚慰她,只有女儿T是最关心她的病情的,并且T要求卖掉房子给Q看病治疗。

Q的身体完全康复后,T已经从学校毕业三年,Q以身体弱为由使T留在她身边没有去更好的城市发展。T也到谈恋爱结婚的时候了,但是每当T在热恋时,Q便会以种种理由拆散T恋爱,直接导致T至今二十五六岁没有恋爱对象,心理极度空虚寂寞,产生自卑感。

 

下面是对Q的心理分析:

Q小时候在家病弱是为了和哥哥一样得到父亲的爱,Q在俄狄甫斯阶段时,对父亲抱有极大的幻想。当发现病弱也无法使父亲多看自己一眼,她的爱没有得到回报和满足,并且在母亲的教育下她也感觉到自己对父亲抱有这样的幻想是不对的之后,她便在成年时找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来代替父亲疼爱自己,并且在这个男人身上她能得到爱的满足,这也就是Q第一段感情的发生。这个时候她为了掩饰自己生病希望博得父亲的爱这件事,开始宣称自己在家务事方面帮助家里很多,这个事情她说了几十年。

当然,Q的父母是不会允许的,所以Q觉得自己的爱受到了羞辱,更加害怕自己对父亲的感情被母亲看穿,所以遁走上海,照顾孤寡老人。本来以为“山高皇帝远”管不到她的事情,并且也可以用这种高尚的名义掩饰自己的恋父情节,没想到哥嫂的出现打破了她的美梦,哥嫂洞察了她的意图,她再一次失去了她想要得到的爱。

随后29岁的Q嫁给了四十多岁的丈夫,她是很高兴的,这次她不顾父母反对,义无反顾。随后T的出生再一次打破了她的美梦,她发现T对丈夫也有俄狄甫斯情结,于是她为了保护自己对丈夫的爱开始在T面前数落和嫌弃丈夫,让T感觉到父亲的很不完美,并且第一次掌控了T,而导致T同情Q的处境,对父亲多是嘲讽。直到Q生病,T对Q更加同情,并且Q也发觉T才是她的依靠,所以Q更加想要控制T,Q限制了T去其他城市工作的权利和想法。

在T开始自己的恋爱时,可以说Q是羡慕和嫉妒的,因为Q从来没有过正常的恋情,她一生只想要得到父亲的爱并且想尽一切办法掩饰这个事实。一开始Q出于嫉妒十分反对T的恋情,一度Q与T为此事而母女之间不和,在僵持几个月之后,最终Q战胜了T,T放弃了恋爱,仍然听从Q的安排。

在此过程中,Q对T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我认为是爱,Q想控制T是因为Q依赖T对自己的付出,例如卖房子也要给Q治病,Q对T的依赖也在于Q对T产生的爱,Q认为只有T是真心为自己付出的,Q太爱T了,她舍不得放走T。

所以,最终Q的恋父情节转化成了恋女情节。

 

本故事已完结,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是看《心理学的故事——起源与演变》的一些小联想,还不是很成熟。

心理

左岸记:正常状态下,男孩女孩在十几岁之后就渐渐地解开了俄狄甫斯情结,而倾向于在同年人之中寻找情感寄托;倘若孩子到青春期之后,还有强烈的恋父恋母情绪,那么,父母就应该开始反思自己的家庭教育问题了。

附: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是弗洛伊德在做臆症病人的时候发现,病人呈现出很多关于成年人在其儿童早期的冲突,一种普遍的强烈的情感和欲望。这个欲望与他的客体关系有很强烈的关系。1910年把俄狄浦斯情结做为神经症的核心情节。

对同性父母的认同,从对抗过渡到不对抗,前提是在这个前没有心灵的创伤,异性父母对其的压制不是太过分。否则就是强烈的终生的对抗,或者是顺从。如果父亲很强硬但压制不是很强烈,就会采取终生的奋斗不息的对抗。

在孩子的整个心理发育来说,一定要经历一定比例的挫败。压制强烈就会被打压,自身发展不起来。不包容的原因是这个情结没有彻底的处理好,比如,女性和妈妈的关系不好。男性和父亲的情感很怪异,恶性竞争。

俄狄浦斯情结是真实存在的,但有此情结的只能是父母,而不是孩子。母亲憎恨女儿的青春美丽,父亲嫉妒儿子的强壮有力,无助地觉得时代的更替正将他埋葬。但是,没有哪个父母愿意承认自己有嫉妒怨恨后代的愿望,所以俄狄浦斯情结肯定是被投射到孩子身上的。

弗洛伊德对人类心理举起镜子,见到的是现实的镜像——秘密的俄狄浦斯欲望潜藏的心灵,是父母的,而不是孩子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