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正宗的心灵鸡汤是熬给自己喝的

正宗的心灵鸡汤是熬给自己喝的

文/墨非

心灵鸡汤是不是都是扯淡这个着实不好说,这要看熬制鸡汤的人有没有用心,只是也不能太用心,太用心了会乱,所以心灵鸡汤不像真正有味道的鸡汤那样是熬给身边亲爱的人喝的,而是熬给那些和自己关系不大,或者干脆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只要烹调的人用心,这碗心灵鸡汤会大补,但也极少有人喜欢喝。我想也是基于这些原因,我们才会去质疑心灵鸡汤是否真的有效,久而久之,以前大家都喜欢喝的心灵鸡汤也逐渐消失,其实这只不过是换了种形式存在罢了。

我是一个即将大三的学生,暑假无事宅在家中。

昨天晚上,一个挺久没有聊过的同学突然莫名其妙给我发过来一个qq消息,问我在不在,我是那种q在人在的主儿。出于尊重我回的很快,秒回,好大一会ta问我是不是在打游戏?这着实让我郁闷了一下,不知道ta为什么这样问。当然我当时没觉得什么,后来我才意识这或许就是别人对我根深蒂固的无所事事的偏见吧。对于傲慢与偏见,我不太想去澄清什么,对方觉得我是什么样子,在ta面前我就偏偏做出这样的样子,让ta欣喜于自己的眼力,我呢,也是自得其乐。

我回道,我没玩游戏,只是在看网页而已。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还对打游戏有着深深偏见的人,是种极端,极端总是让人不舒服。接着ta开始话入正题,问我毕业之后打算怎么办。我承认这个问题很深,而且我毕业后干什么和ta关系毕竟不大,我在想ta为什么发问。我的第一感觉有时候很准,我觉得ta应该是在想如果我这种MADO都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都能干什么的话,ta怎么会比我还差呢。这是一种典型的优越感狂想症(非人身攻击,三观问题,没有高下之分),私下觉得还是不可取的。

但我也绝少按我的第一感觉去做事,我知道我第一感觉准,是因为那些都是事后结果的佐证,我事前又不知道它准不准,有些事不是十拿九稳我是不会做的,比如怀疑别人。所以,我没管那些,仍在很用心的和ta聊。

然后我就说了我还没有想好以后的路,还有两年,可以慢慢想的。之后ta就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很普遍的情况,压力大。我也说了点我很少对别人说的我的情况,大家都不容易,重要的是心态。我不太擅长安慰别人,但我仍在尽我的努力去帮ta出主意,尽管那些可能ta已经想过无数次。之后,ta说要靠自己,这是对的。我觉得这些不用说,好像靠自己是正确的,是光明的,是与众不同的一样。靠自己,是应该的。

我很怕人被逼到绝境中,要么沉默,要么爆发,当然这句用在这里夸张了。丧心病狂的人做事没有底线,所以才会向上爬的很快,有时也会摔得很惨。“Baby,take your time.”是我很喜欢念叨的一句话。慢慢来,不要着急,是你的总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真不是你的。

之后我们聊到了家庭。我们活着,父母对我们很重要。我不太想谈钱,好像没有钱就不能让父母过的好一样,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贫门无孝子。这并不是我在为自己找理由,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事断然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我只是觉得将心比心,如果自己为人父母的话,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开心快乐的活着,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把一些事,视作必然,就不会想太多,像担起家庭的担子这种事,是必然的,想太多干什么,是想做的更好,还是想逃避呢?爸妈吃苦也是为了孩子,我们知恩图报之,也要为自己好好活着。铭记于心就行,时刻拿出来压着自己往前走,往上爬,多累。

我不知道ta是否真的看了我说的,也许别人只是想说一说自己苦闷之处,我则在那里像遇到大事一样慎之又慎地去措辞。ta说ta突然没有了方向等等,我就说了一些算是安慰的话,我不得不承认,我在输出我的三观。但是ta回的却是“说的也是”这四个字,我已经意识到话风要转。

我说欲速不达。ta好像轻松了一些,就说起了自己之前那么说的原因,是被现实吓到了。现实确实可怕,能被现实吓到的人,不是那些现实主义者,反而是那些有一点理想主义的人。最大的现实主义也是最大的理想主义,现实和理想之间有那么一个黄金点,只要努力,我们就能将其找到。努力的方式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千篇一律的不一定是捷径。

也许是我说的有点模式化,看上有是有点道理,实际上就是废话。这就是心灵鸡汤。我可以说的循循善诱,说的前景无限广阔,去描绘蓝图,去勾勒未来,但我不想那样。道理很简单,说出来就好,听不听就不是我所能干涉的。我没有觉得我说的都是对的,但我知道我说的这些没错,因为这样我们至少能轻松点,能快乐点,能在有限长度的生命中去增加宽度。

深夜已至。ta问我每天都睡得那么晚。我说我一会还要追电视剧。ta说你在学校是看,回家也是看。关于这个问题,我说我看“龙门镖局”,搞笑,我看了会开心,所以我会看。在学校我是玩游戏,看电视剧不多。ta表明主题说这都是浪费时间。以五十步笑百步,何如?有书读书,无书读心,无书无心读自然。

这时候,ta才隐约的表达了一些对我的看法。说男孩子为什么不出去闯闯呢?对啊,男子汉不是应该志在四方,豪情万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嘛。如果不趁着年轻多出去闯闯,见见世面,开拓眼界,以后老了怎么办,青春终将逝去的啊。你的青春喂狗了吗?你去过XX吗?你承不承认自己是个MADO?脸谱化的内心形象塑造,果然是要把人害死的节奏。

我也想出去闯,我之后也是会出去闯的。如果因为有过所谓闯的经历,就再次优越感爆棚,不提倡不赞赏。我现在有精力,可惜的是财力不足,我张不开嘴找爸妈要钱出去玩,所以我待在家里。我不想去外面打工,那就是闯吗?我承认在那里会有收获,但去那里是为了什么,钱。简简单单为了钱去做一件事,得到的除了钱,别的应该不会很多。我打过工,我忘不了我第一次领到工钱时心中的激动。我的性格,即使去打工,也会开开心心的,问题是现在不太想去。

ta还是强调打工会有收获,我也承认有,但ta说不光是钱的问题,我不敢苟同。

至于关于ta出去闯闯的质疑,我还是按着我的想法去回答。我认为旅程分为两种,一种外在,一种内在,没有孰轻孰重,都值得去经历。两者兼得自然最好,但得有机会。

ta说我说不过你。我没有意识我是在和ta辩论,这好像和起初的立意偏离了。而ta说ta说不过我,意思就是我只是能说,但理还在ta那边。于是ta也只能敷衍客套一下,着实勉强。

我是个懒人,但我不觉得我是个烂人。懒也有懒的好处,懂讨巧,想讨巧,同时也深知不是所有事都能讨巧,不能讨巧的,会尽全力去拼。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暑假有次去见朋友,他复读了,谈到复读生活,有件事他很难忘。他的室友中有一位是个学习狂人,各种你所能想到的学习方法他都在用,要多刻苦就有多刻苦,结果最后才考上了个二本,这种故事我们真是看得太多。他并没感到很挫败,而是说,自己虽然没有考的多好,但是知道自己在这一年里有多么努力,也证明自己有全力去拼的潜力,这就够了。这种想法,我也有过,这就够了。

之后,我们聊了会暑假生活,ta说ta早睡早起,我说早睡早起干嘛,ta说对身体好。其实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了这完全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就我也有锻炼,有骑车,有游泳,还很耐心的讲解了我很快学会游泳的方法,但是我估计ta应该是没有怎么听得进去,只是当我就知道玩,完全不会做正事。

我觉得我即使再会游泳,也不会跳水救陌生人的,是陌生人,况且我还不算会游泳,也就能在自己不小心落水后,有自救的能力。

ta听到这句话,说我大学白念了。

我承认我思想觉悟确实不够高,但这和大学白念了并没有多大关系吧。谈学校,论教育,我觉得很心虚,为了什么而上学呢?

我只能重申我个人的观点:伟人难当,小富即安。

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了。ta问我是不是要开始追剧了,我说是的。这时ta又问了一个很深的问题,问我白天也没事,为什么不白天看呢?

我如实答道,白天看了的话,晚上干什么呢?

这样的问题向来是无解的。

就这样扯到了习惯这个话题上。我再次忍不住输出了我的三观。我觉得,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生活方式,现在没钱,就吃地摊;有钱的话,就吃大餐。就这么个理儿,一成不变没意思,总是会变的,随心就好。

我以上的三观,得来“你看得挺开”这种评价,看得开,我又不是一小沙弥。但我觉得我这种心态,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我也彻底意识到,我这次挺用心熬制的心灵鸡汤,不合食客口味,而这位食客也算挺怪,ta的口味已经定型,还要来喝心灵鸡汤,觉得不合口味后,还想把厨子我的口味也掰正,着实有点不理解。但是遇到这种食客,厨子会首先问为什么自己的汤不合食客口味呢,原来厨子一直炖着的心灵鸡汤,根本就不是多数人想要的,只是属于自己的怪味鸡汤。

厨子将其视为正宗,然后自己喝了一口。

尽管自己心中觉得是,但它不是。虽然自己之前也很认定,但这还是让我不得不思考自己以前认定是否真的是对的。但这种事,怎么去分对错,根本就分不出来。

后来厨子按照之前那位食客口味炖了碗汤,喝了一口,味道不好,有苦味,厨子不怕苦味,只是觉得既然是鸡汤,做出苦味,会对不起锅里的那只鸡。

厨子决定以后少做汤了……

心灵鸡汤



Comment (2)
Trackback (1)
  1. zn Opera Mini11.10unknow 沙发 2013/08/20 15:49

    话不投机半句多,话语是思想的输出途径

  2. 吾不可去 UCWEB 8.9.0.253unknow 板凳 2013/08/25 14:51

    心灵鸡汤其实也没那么不堪。也许正是心灵鸡汤,才让我有了比以前更积极的态度。(* ̄︶ ̄*)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