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来处理

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来处理

三个短篇的启示。

 

一、您一定是工程师吧

一位乘坐热气球的男士发现自己迷路了。他降低飞行高度,看到了地上的一位妇女。

他继续降低高度,然后大声喊道:“抱歉,打搅您,可不可以帮个忙?一个小时之前我答应跟一个朋友见面,可现在我迷路了。”

地上的妇女回答:“你正在离地面大约9米的地方盘旋。你所在的纬度是北纬40度到41度,所在经度是西经59度到60度。”

“您一定是工程师吧。”热气球驾驶员说道。

“是的,”妇女回答他,“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啊,”男士说,“您告诉我的每一点,技术上都是正确无误的,但是,我不知道您的信息对我有什么参考价值,我还是找不到方向。坦率地讲,您这个忙真没帮上。如果说有什么帮助的话,那就是您已经耽搁我的行程了。”

地上的妇女回应他:“你一定是做管理的吧?”

“我是做管理的,”男士回答,“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啊,”妇女说,“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去往何方。可由于你大话连篇,所以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你做出承诺,却不知道如何实现。你希望底下的人能帮你解决问题,但事实上,你目前所在的位置就是你之前遇见我的位置,一点儿都没变。现在倒好,这竟然成了我的错。”

 

二、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来处理

来自:勺子

这是我处理事情的一个基本态度和方法,我看到身边很有一些人往往为解决一个很小的问题而花了大量的时间去研究各种细节,说是为了让自己多掌握,以便下次遇到的时候自己能解决,常常,这样的人还被人称赞为好学生。

我的逻辑则完全不是这样的。

举例来说,生活中如果我遇到一个法律方面的问题,我首先想到和去做的肯定是找律师咨询,而不是临时去研究各种法律条文。所谓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情由专业的人来处理才能达到最高的效率,三十岁之前的男人靠吃苦耐劳过活,三十岁之后办事,则应更讲究方法和效率,这时候你的周围应该有各种人脉了,换言之,你已经有各种可利用的资源了,为什么不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呢,所谓人脉,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个你帮我,我帮你,你用我,我用你,的过程,而且久久不用会作废。

当然,我并不反对平时各种知识的积累,我平时也看各种书,学习各种知识。我表达的是,这绝计不能是一个临时抱佛脚的事情。

记得在一次关于管理能力方面的培训课上,老师开始上课前就说:你们要学习管理,得先理解到底什么是管理?你们说说看。同学们各抒己见,五花八门啊,天花乱坠啊,老师听完之后只是笑笑,并未表态,只说,接下来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直到课程结束,老师也没有给管理下定义,要大家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慢慢体会,他说这是一门艺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回家后,我回味着课上玩过的各种游戏和老师讲解的案例,我自己总结:所谓管理,说白了,尼玛不就是如何透过别人的努力来最快、最好的达到自己的目标的一种技术么。(提示一下,这句话里的几个关键字:如何、别人、又快又好、目标、技术。)事实上管理这件事情是包括但不限于工作的,你自己的时间、你自己的各种关系、生活中各种琐碎事务,都需要管理。

 

三、生活,也让别人生活

作者:叔本华

在这世界上生存,具备一定的预见能力和宽恕能力合乎我们争取幸福的目的:前者帮助我们避免受到伤害和损失,后者则为我们免除了人事纷争和吵闹。

谁要是生活在人群当中,那他就绝对不应该摒弃任何人—只要这个人是大自然安排和产生的作品,哪怕这个人是一个最卑劣、最可笑的人。我们应该把这样一个人视为既成的事实和无法改变:这个人遵循一条永恒的、形而上的规律,只能表现出他的这个样子。如果我们碰到一些糟糕透顶的人,那就要记住这一句话:“林子里总少不了一些怪鸟。”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我们就是不公正的,我们也就等于向这个人发出了生死决斗的挑战。原因在于没有一个人能够改变自己的真实个性,这包括道德气质、认识能力、长相脾气,等等。如果我们彻底地谴责一个人的本质,那么,这个人除了把我们视为他的仇敌,别无其他选择,因为我们只在这个人必须脱胎换骨、成为一个与那永远不可改变的他截然不同的人的前提下,才肯承认这个人的生存权利。

为此原因,要在人群当中生存,我们就必须容许别人以既定的自身个性存在,不管这种个性是什么。我们关心的只是如何使一个人以本性的内容和特质所允许的方式发挥他的本性的作用,既不应该希望改变,也不可以干脆谴责别人的本性,这就是“生活,也让别人生活”这条格言的含义。这种做法虽然合乎理性,但具体实施却并不容易。谁要是能够一劳永逸地躲开那许多多的人,那他就是幸福的。

要学会容忍别人,我们不妨先利用死物锻炼我们的耐心。物件由于机械和物理的必然性顽固地妨碍着我们。每天我们都有这样练习的机会。在这之后,我们就可以把在这种练习中获得的耐性应用在人的身上了。我们让自己习惯于这样的看法:别人拂逆我们的心意,妨碍我们的行动,但他们这样做完全是出于一种严格的发自本性的必然性,它与物体活动所根据的必然性一般无异。所以,针对别人的行为动怒,就跟向一块横在我们前进路上的石头大发脾气同等的愚蠢。对于许多人,我们最聪明的想法就是:我不准备改变他们,我要利用他们。



发表评论

*

*